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001章 巨型守宫兽

第2001章 巨型守宫兽(1 / 1)

马程峰顾不得脑袋上的伤口,用力一拽,把常小曼拽了回来,然后张开双臂挡在了小曼身前。

那家伙太大了,看这样子少说也有一吨多,很难想象,如此笨重的身子,是怎么用四肢扒在洞壁上不掉下来的。它的肚子有些干瘪,看来还没有完全吃饱,是程峰和小曼打扰了人家的美餐,也许,它的肚子可以足够装下四个人。

“程峰,它是守宫兽!”常小曼认出了这个大家伙的真实面目。

守宫兽是个什么玩应呢?大家可能只听过守宫砂,守宫砂在古装宫廷剧中常有出现。这在以前宫廷中的的确确有过,不是电视剧里边杜撰的,嫔妃们选秀进宫,为了防止她们在嫁给皇帝之前出轨,都会在胳膊上点个守宫砂,据说偷食禁果后,守宫砂会自动脱落。当然,据说隋唐时期,宫女胳膊小臂上也要有守宫砂,因为皇帝有这方面癖好。不过守宫砂到底能不能守住女人的贞操这是没有科学依据的,也不知道古人是用什么来控制。

咱这里重点说的不是守宫砂,守宫砂就取自守宫兽的血,守宫兽是啥呢?古代中国人认为它就是壁虎,在国外有些专家认为它们是蜥蜴。但实际上,这守宫兽属于两者之间这么一个物种,与壁虎和蜥蜴的生活习性不同,它们喜欢生活在地下寒冷潮湿的岩洞之中,靠捕捉昆虫为生。

生物学家近年来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全球范围内,守宫兽的数目已经不超过万只了,几乎濒临灭绝。

这种守宫兽寿命往往都很长,有些被挖出来后还处于休眠状态。守宫兽是很名贵的药材,千金难求!

像马程峰他俩遇上的这只,估计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这么大的个头,哪是守宫兽了?都赶上一条巨鳄了!而且,它生活在地下岩洞数百年,已经让它自身完成了一次次进化。守宫兽通常是没有牙齿的,而且身体不会变色。

这个大家伙,不但体格大,而且已经具备了几乎人类能想到的所有攻击猎物的手段,实难对付。

守宫兽被程峰砍断了舌头,疼痛难忍,它大怒,张开那好似鳄鱼嘴的大口就冲了上来。只是,这次它的真实面目暴露出来,速度好像并没有马程峰预想的那么快,也许也正是因为它挨了两刀受伤的缘故吧。

巨型守宫兽冲上来就要咬他,马程峰身姿敏捷,一个侧身躲过去,这一转身,脑袋也跟着晃动了下,里边就跟浆糊似的,闷疼着。他稳住身形,回手又是一刀,这一刀插入了那大家伙的背脊上,立刻,一滩透明状鲜血流淌而出。

马程峰的这把刀子不是寒血刃,可平时却也打磨的十分锋利,刀身长二十公分左右,瞬间没入那家伙血肉中。守宫兽背脊吃疼,拼命地舞动身体想逃跑,它的力气极大,马程峰也无法控制住它,但就是它的蛮力让它吃亏了。

刀锋太利,守宫兽拼命地往前跑,一使劲儿,刀身顺着它的背脊就划开了一道长口子,一直延到了它那条长尾上。

“跑?我看你往哪跑?”马程峰右手握着匕首,左手死死拽住那家伙的长尾巴不松开。这么大的一条口子,能不疼吗?动物不像人,只要受惊吓或者剧烈的疼痛,就能让它们失去理智。

它的力气很大,背上的伤口还难以让它致命,它拼命地狂奔着,从地面,到洞壁,再到头顶上,粗壮的大尾巴带着马程峰不停地奔跑着,它想甩掉马程峰,马程峰根本不给它这个机会,一旦放它逃走,恐怕等它再回过头来,马程峰和常小曼就得被它吃了!

它的大尾巴疯狂的甩动着,马程峰是人,不是金刚铁骨,这要是被它甩到洞壁上再撞一下,五脏六腑都得零碎了。它收回短刀,仗着自己身姿敏捷,单手抓着那家伙的大尾巴,纵身一跃,索性双腿骑在了它受伤的背脊上。

然后,用力一刀,直接戳进了守宫兽的大脑袋里边,顷刻间,那家伙的脑浆喷涌而出,重伤下,再也难以保持沉重身体的平衡,从洞顶上重重地摔了下来。马程峰松开他,一根翻滚稳稳落地。

守宫兽痛苦地吼叫着,没有舌头,喉咙里咕噜噜的响动着。那声音十分诡异!

马程峰挡在常小曼身前,距离那大家伙十来米远,虽然已经给它致命一击,可这家伙的体型太大,实在不知道它到底还能不能构成威胁。再不确定这家伙死透之前,马程峰也不敢靠的太近。

马程峰脑袋上的伤口有点大,血还在流着,人在精神高度集中的情况下会迸发出无穷的力量来,可过后,立刻那种疼痛感随之而来,本就失血过多,再加上刚才他孤注一掷拼死一战,体能也受到了巨大损耗。

二人刚脱险,马程峰再也坚持不住了,重重地倒了下去。

“程峰?你没事的,坚持住!我带你回去,咱们去医院!一定要坚持住!”常小曼不停地呼喊着,生怕马程峰这时候睡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

这些江湖儿女一辈子跟刀枪棍棒为伍,多少都受过外伤,他们也不娇气,自己受伤什么程度自己最清楚。马程峰抬手摸了摸自己头顶的伤口,黏糊糊的鲜血已经染红了自己的双手。伤口大概有三公分长,幸好并没有再伤到里边。

“小曼,我身上有消炎药,给我抹上,然后用针缝上应该就没啥大事了,别担心,就是流点血而已,皮外伤死不了人!”说的就跟受伤的是常小曼不是他自己似的。

“啊?我……你让我给你缝伤口?天啊,这么长的口子怎么缝啊?”不是常小曼胆小,而是太过于血腥,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承受不住。您想啊,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阵线从头皮里穿过,还不止一下,要缝三公分的口子。受伤的人恐怕剧痛难忍,缝伤口的人心理压力更大,根本不敢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