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1992章 卸磨杀驴

第1992章 卸磨杀驴(1 / 1)

“放开我!小兔崽子!你们这样做会遭天谴的,有违天道!莽仙不会放过你们的!!!”他失去了莽仙的仙魂力量,哪里是马程峰的对手,马程峰嫌他吵的心烦,一掌把他劈晕了过去。

“无量天尊,贫道今日就让你这凡人见识见识什么是天道!”他说罢,凝结与掌心的印记就已经推了出去。

潜伏在水下的白莽好像也知道自己大难临头,虽然头上拴着五条七色锁,但却凭蛮力拽着七色锁拼命地在水下游动着。可它已然是瓮中之鳖逃不出阴阳玄道的手掌心了。

“天师纷留掌五雷,雷公急急来相随,五雷常在手中握,掌手一发响五雷。五雷击得乾坤动,山崩地裂海水飞”一声声道咒中夹杂着阴阳玄道浑厚的修为响彻天际,天际那朵朵乌云中,闷雷滚滚,一道道炸雷咔嚓咔嚓的连续劈了下来,不停地击中五条七色锁。

程峰与小曼眼睁睁地看着,无数雷电顺着那虚幻的七色锁攀爬着,延伸着,一下下击中水中拼命逃走的白莽身上。

可这玩应也得讲究个科学原理吧,但凡不是绝缘物质都会传导电流,既然可以顺着五条七色锁劈到那白莽身上,自然也少不了阴阳玄道的份。

“五雷五雷,步步相随,吾身披金甲,头戴紫金盔,五雷一道,五雷相威缝天天开,缝地地裂,顺我者生,逆我者亡,吾逢老君掌心雷令除魔行道!!!”

这还是马程峰第一次听到如此怪异的道咒呢,这也太损了吧?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自己成了降妖除魔的师,好的都成自己的了,可就得让那莽仙活受罪了。别说是条蛇了,就算是条龙,咔嚓嚓地连续怒雷劈身也受不了啊!

勺子沟里边的积水都黑了,里边滚烫滚烫的,咕嘟嘟直往上冒泡,一股股焦糊的烤肉味飘来。战斗结束了。

“无量天尊!阿弥陀你个佛”阴阳玄道坏笑着从天而降,用七彩拂尘把水中那庞然大物拖了出来。

那大家伙被雷劈的都不成形状了,好似一块焦炭似的,张着嘴瞪着眼睛早已一命呜呼。

“呵呵玄道,您您这道咒念的还真怪啊?”常小曼笑道。

“哎,好一条百年修行的莽仙呀,若不是贫道施法,只怕此遭天劫也奈何不了它呀!好歹也算是条生命,贫道破解了,罪过呀!”它猫哭耗子假慈悲。说完竟迫不及待地喊马程峰把匕首递过来。

他接过匕首,一刀刀戳开白莽表面的焦糊物质,从七寸位置挑出来一个金光闪闪的物体,那东西正是蛇胆。这白莽已然修行成精了,腹中的蛇胆不跟普通蛇胆一样,硬的跟块石头似的通体金光,直晃人眼。

“你说你折腾这么长时间不就是为了百年蛇胆吗?犯得上吗?”马程峰埋怨他问道。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贫道是可以生擒了它,可却需要耗费贫道的修为,得不偿失啊?为何不借住天劫呢?再有,它的仙魂离开肉身后,不可能轻易敢钻出洞外,只能靠老刘来引它!若不是它仙魂不全,恐怕我这五光七色锁也束缚不住它哟!”阴阳玄道美滋滋地拿着那天灵地宝,爱不释手。

“玄道,是不是差不多得了?你这忙我该帮都帮了,咱吃水还不忘打井人了对不对?”马程峰用话磕打着他,若他真忘了承诺,马程峰都得跟他拼了。要知道,刚才常小曼差点没摔死了。

“你这小贼,急什么急?不就是那破坟吗?又没埋啥好玩应,莽仙一除,凤凰山的风水眼也就开了,你俩耐心等着,等那洞中的泉眼流尽了自然就找到你们想要的东西了。”他手中捧着百年蛇胆,根本没闲心再与他俩说话。

“就这么简单?”

“前辈,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这龙冢岂不是几百年前就被人给挖了吗?为何那泉水几百年来从未枯竭,今日就要流尽了呢?”常小曼问道。

“什么都问我,那你俩脑袋是干啥长的呀?好了好了,贫道现在没心思,我要回了,此缘已尽,你俩好自为之吧,该说的贫道就无需多言了,好好干,属于你们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去吧去吧。”这不是卸磨杀驴吗?帮了他这么大的忙,马程峰和常小曼就差把命搭进去了,到头来就换来这么一两句无足轻重的话?

可阴阳玄道乃是真正的半仙之躯,你跟谁耍横别跟他耍横,那百年盲仙厉害不,却也不是被人家玩弄于鼓掌之中嘛?

在世人眼中,只有钱才能衡量物质的价值,可在阴阳玄道这种高人眼中,但凡能用钱买来的,甭管多少,那都不是好东西,只有这些来之不易的天灵地宝才是真正可遇而不可求的宝贝。凤凰山中确实藏着一个龙斗,只不过玄道该说的都说了,在他看来这龙冢没什么价值。根本没必要去浪费精力。

自然的,他乃是半仙之躯,不吃不喝也不会死,不像他那个不孝的徒子徒孙,柴米油盐酱醋茶,那么大一家子都要等着养活。

“奶奶的,早知如此真不该帮他,什么狗屁半仙,说的都是废话!”马程峰怒道。

“程峰少说两句吧,玄道乃是高人,不可能直接道出其中玄妙,再说了,咱们此次也算是救了老刘头啊,这是一条人命啊!”她不说马程峰还忘了呢,也不知道老刘头现在是死是活。

二人走过去伸手试了试,还好,有鼻息,只是胸口受伤断了条肋骨,而且刚才多少受了点惊吓昏过去了。

“哼!骗子!”马程峰指着阴阳玄道骂道。

一抬眼,玄道早已仙踪难觅,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了,小贼子,冢下设有玄门九九八十一道,门门为死路,不可妄入!切记,眼中看到的未必是实物,只有身边的人,才是真正的人!好自为之吧!”山谷中,回荡着阴阳玄道的声音,他的声音飘忽不定,像是在天边,像是在地下,像是在身边,像是在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