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桃花妆 > 第256章 驸马:媳妇夫君喊的很顺溜

第256章 驸马:媳妇夫君喊的很顺溜(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一流文学网」地址:www.16wx.com  桃花妆更新最快!

当天晚上,雒妃睡在客栈上房,时不时都要听到镇子里传来的打斗声响。

没有侍卫在身边,她心头微微发憷,秦寿好似晓得,他旁的并未多说,只拍着儿子哄睡觉之际,顺带也一并拍了拍雒妃背心,将她和儿子一并哄了。

实在见雒妃睡不着,在晦暗不明的房间里,他幽幽地看着她好一会,尔后不动声色将儿子挪到床尾角落里,拉过雒妃,翻身就压了上去。

雒妃一惊,她睁大了桃花眼,就着夜色支吾了两声,推了推他。

秦寿啄了她唇一口,两只手灵巧地伸进她小衣亵裤中,嘴里却醇厚低笑道,“蜜蜜嘴上不说,却是一直翻来覆去,这样故意勾为夫,为夫就好生满足你。”

谁能像他这样面无表情的说出此等不知廉耻的话来,雒妃心头一恼,她一抬头,就一口咬上他下唇,稍加使力,嘴里就品尝到一股子铁锈的腥味。

她赶紧松开,其实也没想咬伤他。

哪知秦寿眸色瞬间转深,他伸出舌尖舔了舔,末了哑着嗓音道,“公主自找的!”

雒妃还没明白过来,她嘴就让秦寿堵了,且他动作之间犹如狂风鄹雨,来势汹汹地雒妃只有退缩招架的份。

一直到雒妃舌根发麻,连话都说不出来,他才饕餮满足地放她喘气。

总是房里没留灯,很是昏暗,雒妃便肆无忌惮地瞪着他,她小巧如贝的脚趾才悄悄的蜷缩了起来。

“呵,”秦寿俯身,与她脖颈相缠,并刻意很是小声的道,“在瞪我,看来为夫还需努力,不然蜜蜜为何还有力气。”

“不……”雒妃才说出一个字,她就再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

紧接着,便当真是花初香,蕊吐馨,溪泉汩汩,哪堪风雨坠。

床儿侧,枕儿偏,轻轻挑起小金莲,眼儿媚,腮痕嫩,莺莺鹂鹂喘不停。

又有那风流郎使的手段千般,排出红浪,翻来云雨,叫那娇娇儿百般央及他不依,一段春娇,一段春娇,风流夜夜与朝朝。

初歇,雒妃已经迷迷糊糊,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就是秦寿下床打来热水与她收拾身子,她也是不大晓得的。

这一觉,她直接睡到第二日辰时末。

她睁着眼躺床上好半天都没动,秦寿已经喂了息藏米糊糊,是以她能安安静静的多睡一会。

昨个晚上,情到浓时,她好像听闻秦寿在她耳边说了句话,断断续续的,他又小声,她只抓着几个关键的字眼。

雒妃侧头,就盯着坐桌边单手逗弄儿子的秦寿来,她脑子里则在努力回想。

约莫有一刻钟,秦寿逗儿子的手一顿,他维持着面无表情的神色,清清冷冷的道,“蜜蜜别再看,为夫要吃不消。”

他根本没看向雒妃,甚至目光都还在儿子身上,脸上也半点异色都看不出来。

雒妃反应过来这话意思的时候,她不屑地嗤笑了声,不过还是移开了目光。

她窸窸窣窣地坐起身,拿了衣裳套上,干脆扭头问他,“昨晚,你跟吾说了什么?”

秦寿并不理她,全然当没听到一样。

雒妃揪了揪被子,她瞥了他一眼,又飞快错开,尔后扭捏地喊了声,“夫……夫君,昨晚夫君说了什么话?”

如此,秦寿才偏头望过去,“蜜蜜忘了?”

雒妃蹙眉,“没听清。”

这当息藏顺着秦寿腿,竟然想撑着爬起来,秦寿回头,他一根手指头轻轻戳了儿子脑门一下,息藏就像被翻来仰倒的小乌龟一样,一股子坐他腿上,倒了下去,挥着小短手,嘴里流着口水咿咿呀呀的半天没爬起来。

这哪里是在逗弄儿子,分明是在玩儿子还差不多。

雒妃下床,她拿了裙裾去隔间穿好出来,心头隐隐有个揣测,可又觉得不太真切。

昨晚,床笫间,秦寿并未诱着她喊那些乱七八糟的称呼,除了最开始他吻她之时,颇为蛮横,后来从头至尾还算体贴她。

不然,她这会哪里下的来床。

当时她记得他是喊了她好几声,最是情难自己之际,他一直在她耳边轻唤,“蜜蜜,蜜蜜……”

最后,两人一并忘情,她感觉到他抓着她的手,十指相扣,好似还听闻他呢喃了句,“执子之手,与子白头……”

但雒妃又不确定是不是这句话,她清楚的记得好似还有“心悦”二字。

见息藏实在没力气自个翻起来,秦寿适才搭了把手,将累的软趴趴的儿子抱起来。

他无甚表情地望过去道,“蜜蜜想晓得?”

雒妃下意识点头,后猛然反应过来,她扬起下颌道,“谁稀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婚宠撩人:总裁宠妻入骨 重生之庶不为后 黄泉客栈 晚婚 我在异界插个眼 相亲遇上初恋 嫡色 英雄信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