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桃花妆 > 第205章 驸马:公主与我

第205章 驸马:公主与我(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一流文学网」地址:www.16wx.com  桃花妆更新最快!

雒妃一度以为自己看到只开屏的孔雀昂首阔步走进帐来

鸭卵青斜织纹绣竹的长衫,羊脂白玉的镂空玉冠,结成一束的鸦发,随着他走进来的动作,发梢写意曳动。

秦寿双手背剪身后,他微微昂头,露出刀削玉雕的下颌,天生上挑的凤眼,烟色浅淡,反而衬的他眉心那一线丹朱色越发的艳红夺目。

雒妃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秦寿似乎侧目看了眼身后,就听他平淡无波的道,“素闻公主到来,身为驸马,九州自然过来近身伺候。”

雒妃回答他的,是手边那雕荷塘月色的镇纸砸嗖地砸过去。

秦寿身一侧,左右一抓,稳稳当当的就将镇纸握住,他低笑一声,狭长的眼线带出潋滟波光俊色,“打是亲骂是爱。看来公主对九州心悦的深沉。”

雒妃冷笑,粉唇一启,就要冷嘲热讽。

但秦寿几步到她面前,将镇纸啪的往桌上一放,微微低头凑到她耳边道,“公主莫轻举妄动的好,九州一路过来。可是有不少人看见。”

雒妃眉心一突,她冷幽幽地望着他。

秦寿双手撑在书案,上身前倾,靠近雒妃耳鬓,轻言低语的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九州念想公主的几欲疯魔,色令智昏不过如此。”

他这话说的大胆露骨,叫人实在吃不消,但雒妃只眨了眨眼,哼了声,“哼,驸马意欲何为?”

秦寿嘴角一弯,抬手挑起她鬓边一小撮细发。在指尖转了转,“意欲与公主侍寝。”

雒妃定定望着他,忽的朝帐外喊道,“来人,带驸马沐浴梳洗,于本宫帐中候着。”

这话一落,立于帐外的暗卫白夜蓦地就握紧了剑柄,他垂着眸子静默不严,好一会才招手示意过来几个侍卫,带驸马去沐浴梳洗。

秦寿跟着侍卫走了,白夜鸦羽面具下的唇抿着,他撩帘进帐,看着雒妃那双黑白分明的湿润桃花眼,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何事?”雒妃边卷舆图边头都没抬的问。

白夜摩挲着剑柄,斟酌着道,“目下正是两方交战之际,公主为何留下驸马?”

雒妃将舆图扔进长颈青瓷瓶里,笑着道,“不然你觉得驸马为何在这当过来?”

白夜想了想,星目泛凉若繁星夜空,“卑职以为,会引起悠闲两王的怀疑。”

雒妃点头,“是,便是此时,悠闲两王已经知晓驸马在本宫营中。”

“那公主为何还要”白夜急急问道。

雒妃抬手,打断他的话,“兵法有言,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只有迷惑了自己,才能蒙骗的了旁人。”

听闻这话,白夜皱眉,“公主是说,驸马过来,是为麻痹悠闲两王?”

他琢磨着起先秦寿的做派。实在很难认为他是为了麻痹旁人。

雒妃越过书案到白夜面前,见他剑眉星目,半张鸦羽面具,线条冷硬,她本是想抬手拍他肩,硬是生生撤回动作,转而笑道,“好了,此事勿须操心,本宫心里有数。”

话到这份上,白夜点点点头,再是想说什么也咽了下去。

他看着雒妃走出主帐,在宫娥的伺候下施施然往自个的军帐方向过去。

白夜眸色渐沉,他紧了紧腰间长剑。尔后旋身出帐,转脚往校场走,容王来此,他非得亲自看守着,定让他不得异动分毫!

白夜做的这些,雒妃自然不晓得,她在军营中走了圈。还去文书官那边查了近日的粮草辎重账目,尔后还对伤残的袍泽宽慰了番,当她不知不觉将整个营地都走遍了后,已是夜色厚重的戌时整。

首阳看出她不想回帐,约莫不太想面对秦寿,便建议道,“公主。婢子在帐中多加了一张软榻,今晚上也排了鸣蜩与季夏在帐外守夜。”

雒妃转头看着她,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晓得了。”

她这才抬脚朝自个的军帐去。

帐中,驸马秦寿鸦发披散,单着雪白的中衣,那中衣松松垮垮的,露出隐约的玉白胸膛。

他单手撑头,斜卧在床榻上,长腿伸展,神色慵懒,眉心丹朱色映衬着浅色眉目,在氤氲晕黄的油灯微光下,整个人俊美如仙神。出尘不染红尘。

雒妃半只脚踏进来的时候,秦寿正一手执骨瓷酒盏,也不知他哪弄来的酒,正慢悠悠地抿着。

雒妃皱眉,满鼻子的酒香让她脑子微微发晕,她目光从他手上的酒盏一话而过,就厉色问道,“军中禁酗酒!”

秦寿高挑的眼梢一抬,顿一股子写意到风流不羁的俊色扑面而来,他唇珠沾染了酒液,润湿光泽,又透出嫩肉色,很是惑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婚宠撩人:总裁宠妻入骨 重生之庶不为后 黄泉客栈 晚婚 我在异界插个眼 相亲遇上初恋 嫡色 英雄信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