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桃花妆 > 第191章 公主:本宫命你将话说个明白

第191章 公主:本宫命你将话说个明白(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一流文学网」地址:www.16wx.com  桃花妆更新最快!

雒妃从来不晓得秦寿竟是有南蛮血脉的,她掰着手指头算了算辈分,所谓的外曾祖母,可不就该是秦寿祖母的母亲。

她忽的想起秦寿祖父以一白身起家的事来,当时有传言,他是娶了个很是神秘的女子为妻,那八十一计的兵书正是嫁妆。

如此看来,盖因秦寿祖母自知是个南蛮人,故而鲜少在人前露面,是以外人才觉得神秘。

但她想起那日秦寿脱口而出的南蛮话,她记得他说是生母教的。

雒妃侧坐在马背上,她拢着宝蓝色枫叶暗纹的那件披风,侧头问他,“驸马母亲也是南蛮人?”

秦寿一手拉缰绳,一手扶着她细腰,不快不慢的在湿潮的南蛮密林中穿行,听闻雒妃这样问,他低头看了她一眼,“不是,母亲是大殷人。”

许是心情还不错,他这会愿意与雒妃说说几句自个的事,又详细的道,“母亲是祖母亲自为父亲挑选的,不得父亲喜欢,但母亲和祖母的婆媳关系十分融洽,说是亲如母女都不为过,是以早年祖母就教了母亲一些南蛮话。”

雒妃凝神细听,秦寿说的这些秘闻,让她有一种他允许她跨入他的世界的错觉。

“祖父和祖母鹣鲽情深,生不曾同时,但死的时候,倒是一并去的,同穴同葬,我那会不过两三岁,这些并不太记得,都是后来母亲与我说的。”

秦寿驱着马儿跨过条溪流,好似想起一些不甚美好的事,他口吻稍冷,“祖母一去,母亲没了依靠,父亲不待见她,她索性就搬去了安佛院,我四五岁之前,还能日日见到她,就是我的启蒙,都是母亲教的。”

后面的事,秦寿不说,雒妃都是知道的,他还不满六岁,生母抑郁成疾早早去了,之后,就被老容王以嫡长子要继承家业为由,逼着学兵法权术等,再大一些,老容王迎了安氏为续弦,最后是继弟的出生。

雒妃觉得秦寿该庆幸,即便老容王再是不喜他生母,也没做出宠妾灭妻,冷落嫡子的事来,反而是早便与安氏说的一清二楚,嫡庶分明的很。

她抓着披风细带,在指尖绕了绕,又皱着眉头问,“祖母都去世多年,你如何晓得外曾祖母尚且在人世?”

对她自觉的喊“祖母”,秦寿狭长的眼梢几不可查地弯了下,“在的,其实……”

话说到这,他倏地顿了。

雒妃罕见的在他语调中听出几分犹豫来,她斜睨着抬眼瞥了他一眼,“如何?”

秦寿抿了抿唇,伸手拨开蹿出来的横枝,给雒妃挡了挡,“我能岁月回溯,让公主重生,是外曾祖母帮的忙。”

听闻这话,雒妃诧异地仰头看着他,“她竟有这样大的本事?”

秦寿那张脸,冷冷淡淡,可雒妃就是一下就瞧出了他对自己的幽怨来,“南蛮人,总是古古怪怪的。”

雒妃识趣的没在问,她晃了晃小脚,视野之中千篇一律的绿色,她已经看厌烦了,且这林中还潮的很,她扯了扯披风,干脆解下来抱着,不耐的问,“还要多久能到?”

闻言,秦寿见她确实小巧的鼻尖都渗出了点滴的汗液,他拿了自个的帕子给她,“约莫还有一日就能到了。”

秦寿说的一日,可实际,却是在第二日申时中,就出了南蛮密林,好在秦寿对这林中熟悉无比,专门避开了有瘴气和多野兽的地儿,这才多走了些弯路。

要换了个人,定然会奇怪,想秦寿一北方容州人,来了蜀南,居然没不适不说,还对南蛮熟悉无比。

但雒妃早习惯他这样的能耐,反而要哪天秦寿遇上了不能解决的难事,她才会觉得奇怪。

南蛮在大殷人眼里,颇为神秘,不仅是常年生活在南蛮密林深处,杳无踪迹,且还会蛊虫巫术,故而便是雒妃,也根本没见过几个南蛮人,满打满算,也就此前的南蛮巫女莫心一个罢了。

秦寿带雒妃来的,是个小小的南蛮寨子,两人才一出密林,一枚木制箭矢嗖的就插在秦寿脚边,阻拦了他的路。

雒妃在秦寿身后,她探出脑袋来,就见从那寨子里跑出三名上身赤裸,脸上涂着艳丽图腾的男子端着简陋的弓箭走了出来。

“大殷人?”其中一名南蛮男子问道。

秦寿点点头,他用南蛮语与那人说了什么,就见那三人犹豫一瞬,放下了手里的弓箭。

然后,两人被引进寨中。

雒妃好奇地四下打量,这寨子不大,大抵住着十来户人家,且多是妇人孩童。

每个人脸上都画着古怪的图腾纹理,且男子皆袒露上身,妇人露胳膊露腰,手腕上还带着一圈一圈的银镯子,见着雒妃与秦寿这两外来人,有那妇人顺手摸出腰间袋子里的小蛇把玩起来。

雒妃当即一个激灵,赶紧挨着秦寿。

秦寿微微侧头,见雒妃面色泛白,他心下了然,遂探手过去牵着她,将人牢牢的护在身边。

两人走到寨尾一座精巧的竹楼面前,就见一满头银发的老妪手杵根暗红色竹节拐杖,弓腰驼背的等在那。

秦寿一见那人,便缓缓驻脚,他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但牵着雒妃的手却是一下收紧。

雒妃被握的痛了,她拽了拽他,抽不出手来,急的都想踢他一脚。

秦寿猛地回神,他松开她手,朝那老妪走近了,恭恭敬敬地行了个晚辈的礼。

“我晓得你要来。”那老妪声音暗哑,像是被火烧过一般。

她抬起头来,雒妃才发现她一双眼只有眼白,而无眼瞳,实在骇人。

那老妪朝着秦寿望了望,又越过他目光落在雒妃身上,她看了好一会,就在雒妃头皮发麻之际,她才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来,“就是她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婚宠撩人:总裁宠妻入骨 重生之庶不为后 黄泉客栈 晚婚 我在异界插个眼 相亲遇上初恋 嫡色 英雄信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