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桃花妆 > 第162章 公主:本宫就是欺你太甚又如何

第162章 公主:本宫就是欺你太甚又如何(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一流文学网」地址:www.16wx.com  桃花妆更新最快!

凡为上贡的酹金,自然是有成色要求的,可这成色到底如何,还不是皇帝瞧后说了算。

底下的朝臣没人动,谁都不敢当做这个第一人。

皇帝息潮生面色渐渐难看,他目光在往日这些自诩为他肱骨大臣的身上一扫而过,就拂袖冷哼了声。

这当,驸马秦寿忽的起身,他身姿颀长,本来那驸马椅就比周遭旁人的高,坐着很是显眼,但这站起来,就更是挺拔。

他拱手朝皇帝行了一礼,字字若冰珠炸裂刺人非常,“臣有酹金千两,愿献上为太后祝千秋!”

话音方落,当真就有一众小太监抬着好几口的箱子进来,那箱子还特地用彩绸绾了花结。

五口漆红楠木箱一一打开后,顿金光闪闪的耀眼光芒射出来,叫人忍不住微微眯眼。

箱子里,随意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金樽器皿,还有精致的金雕品,无一不闪,无一不金。

雒妃微微撇了撇嘴,眉目不屑一闪而逝,别人不晓得,她可是清清楚楚,这千两的黄金,根本就是凤窝崖上秦寿分到的部分赃物,他只不过找人融金后另铸了,适才又拿来讨太后欢喜,还顺带给皇帝哥哥长脸了。

她觉得这人真是奸诈,上官寂这样的老狐狸也是根本比不上他。

皇帝息潮生一手搁腰腹,一手背身后,缓缓走下龙椅,站在几口箱子面前,捻起盏三角金樽,那亮澄澄的金黄色,显然是成色十足的,且颇为沉手,可见也是实心的,半点都不掺假。

息潮生满意地笑了,“驸马的心意,朕个太后瞧的明明白白,是个好的。”

秦寿微微一笑,“圣人谬赞,一应都是臣该做的。”

息潮生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一切尽在不言而喻。

他不管旁的朝臣是何心思,那几口箱子,就那么堂而皇之的留在殿中,背着双手环视一圈道,“驸马的酹金诸位爱卿也是看到的,想必诸位所献的酹金定然也是不差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旁的大臣不得不硬着头皮将准备好的酹金送上来。

有太监专门收敛,也有专门唱喏的,皇帝挨个地看,看过一个,身后的太监就扯着嗓子道,“左中侍郎酹金一百二十两。”

这些酹金,大多是重新融的,被铸成了或杯盏碟盘,或香炉金瓶的模样,端的是各种吉祥的寓意。

息潮生不慌不忙,嘴角含笑,很是喜庆好说话的模样。

而上缴了酹金,顺利过眼的大臣,皆悄然捻袖擦汗,如蒙大赦的神色。

终于,息潮生走到一言官面前,那言官从前乃是司马家的门生,官职不高,可胜在言官太过特殊,且并不受皇帝的喜欢。

那言官也是个迂腐顽固不化的,他竟掏出堪堪五十两的金杯来,那金杯小,也制的粗糙,一看就很是敷衍。

息潮生嘴角的笑意倏地就冷了,他瞥了眼那金杯,淡淡的道,“如此暗淡的酹金,爱卿是在糊弄朕不成?”

这一声龙威喝,回荡在整个东鹿苑,殿中众人情不自禁都屏了呼吸。

那言官色厉内荏,还以为这是在朝堂之上,拂袖义正言辞的道,“臣官小俸禄少,故而只能拿出五十两,且臣以为酹金之事,实为强迫之举,本就是欠妥当。”

“放肆!”息潮生冷若冰霜,他目光锐利如刀地盯着那言官,抿着唇,半点都不掩饰自己的怒火,“朕以为此人不仁不慈,且无孝心可言,并以官位甚轻为由,敷衍与朕。”

往日里的息潮生多是温润如水,多数的早朝上,都会让人忘了他还是个帝王,故而还觉他并无威严。

然而此刻,他浑身上下那迫人的威严以及盛怒,叫那言官身子一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息潮生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冷冷的道,“来人,夺去此人官帽、官印,贬为庶人,用不录用!”

那言官眼前一阵发懵,有禁军来拖他出去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大声喊着,“圣人饶命,圣人开恩哪……”

然息潮生不为多动,他一甩袖子,继续看剩下的酹金。

旁的朝臣,皆低头不言,有觉得自个酹金不足,还悄悄补上的。

随后,息潮生又以同样酹金成色份量不足的理由接连贬去数位大臣,其中被贬的大臣中,要么就是四大世家的人,要么就是上官家一系的,再则便是与三王有勾结的。

杀鸡儆猴,不外乎如是罢了。

终于到了上官寂面前,息潮生抬眼看他,只见上官寂眼观鼻,鼻观心,拢着双手老神在在的模样。

他的面前,却是只有一锭二十两的金元宝,连重铸都给省了。

息潮生似笑非笑的道,“上官爱卿,莫不是也是嫌朕给的官轻了不成?府中金子不够?是以也不融一下。”

上官寂颌下黑须一抖,耷拉着眼皮回道,“回圣人话,微臣以为礼轻情意重,再有天大的孝心,情意到了即可,礼那都是身外之物,不可看中。”

“哦?”息潮生伸手拿起那锭金元宝,上下抛着掂了掂,“上官爱卿多言甚是,朕也是这样以为的,不过爱卿这二十两竟是最少的,爱卿以为是否说的过去?”

上官寂面色不变,他又道,“说不说的过去,端看圣人如何看了。”

息潮生嘴角有笑意,可那笑并未到眼底,还在眼梢就凝结为了化不开的冰霜,“那么爱卿以为,朕是如何看的?”

听闻这话,上官寂终于撩起眼皮,看了息潮生一眼,意味深长地道,“臣惶恐,不敢揣测圣意。”

“你还有什么是不敢的?”息潮生声音猛地拔高,他将就手里的金元宝,朝着上官寂面门就砸过去,“都敢经视朕到这样的地步,上官寂,你是想反了不成?”

上官寂头微微一偏,躲过那锭金元宝,依然云淡风轻的道,“微臣不敢。”

息潮生接连冷笑,他头上的九龙冠晃动的厉害,显然是被气狠了,他一脚踹到上官寂面前的案几,下旨道,“传朕旨意,上官寂藐视天威,举止无状,不知轻重,夺去上官家朱雀营之权,上缴朱雀军虎符,念在上官寂一朝元老,朕可免其死罪,但活罪难逃,杖责五十,撸去大将军之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婚宠撩人:总裁宠妻入骨 重生之庶不为后 黄泉客栈 晚婚 我在异界插个眼 相亲遇上初恋 嫡色 英雄信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