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风波再起(求订阅)

作品:《纵横诸天的武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贾家第四代子女纷纷成亲生子,眼下宁荣二府第五代可有不少。

    就连老太太,尽管表现得对大老爷各种不爽,可她的身体极为康健,精神头也相当饱满,以大老爷医术看来,完全可以活到九十多甚至百岁高龄。

    在大老爷坐上内阁首辅之位时,贾家的声势达到了顶点,就算大老爷莫名其妙告老辞官,因着琏二及时进入内阁,贾家的声势虽然比不得鼎盛之时,却也还是京城的顶级权贵。

    外界的纷纷扰扰大老爷没啥兴趣,等他把《玄武真功》筑基和修神的内容全弄明白,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年多。

    “我打算出外走走!”

    这日,等琏二下衙回府,大老爷派人把他喊来,开门见山说道。

    “老爷,这样不妥吧!”

    琏二吃了一惊,苦笑道:“怕是当心会心生不安的!”

    “关我屁事?”

    大老爷不屑道:“老子都辞官了,难道还得受当今约数不成,没这样的道理,这事就这么定了!”

    “老爷打算带哪个小辈一同离开?”

    琏二也知拦阻不成,只得继续问道:“总得叫我们心中有数吧!”

    “哪个都不带!”

    大老爷嗤笑道:“别以为我不知晓,那帮小子的后宅说了什么风凉话,老子懒得理会这些,也不想被影响了心情!”

    一个个后宅夫人把孩子看得跟眼珠子似的,生怕在大老爷这吃了苦受了罪,大老爷还懒得侍侯。

    琏二脸上全是尴尬和无奈,见大老爷坚持也就没继续劝说了。

    三天后,大老爷谁都没有通知,带着邢夫人直接离开了京城,在外头四处游走晃荡。..

    不是他对邢夫人有了感情,怎么说都住一起数十年了,邢夫人的出身问题一直受人诟病,别以为他不知晓暗地里有些人一直拿这事嗤笑,就连小辈娶进门的夫人都受了影响。

    反正邢夫人没有亲生儿女,大老爷干脆直接带她离开,省得窝在侯府受了窝囊器,家族人丁多了也就这点不好,莫名其妙的屁事太多。

    大老爷带着邢夫人漫无目的四下乱窜,刚开始当今还特别关注,生怕大老爷有什么不好的举动。

    时间一长却是发觉多心了,大老爷‘规矩’得很,出门晃荡再也没有拿什么‘前内阁首辅’的身份做什么事儿,以他的实力和武艺也根本用不着依仗什么身份吓唬人。

    渐渐的,当今也就没了心思紧张关注,只是叫绣衣卫看着点就成,并没有一直把太多精力放在外出游玩的大老爷身上。

    随着大老爷离开朝堂,时间一长朝堂局势又开始纷乱,各种利益集团粉墨登场,极力争取着更大的利益。

    之前他们被大老爷压制得太狠,同时也损失了不少利益,眼下大老爷已经告老辞官,他们自然要跳将出来将之前的损失弥补回来,并且还要捞取更多的利益和好处。

    原本清明的官场逐渐浑浊,地方上也开始出现各的妖蛾子。

    当今对此并不在意,只要他愿意很容易就能肃清官场风气,只是如此一来内阁的权威将大有提升,这是当今不乐意看到的情况。

    至于下面的局面逐渐崩坏,这不是不可收拾的麻烦,只要维持在一个限定的范围内,对当今来说就不算大事。

    可惜当今太过乐观,就在当年的中秋灯会,残酷的事实就狠狠扇了当今和朝廷几记响亮耳光。

    京城中秋灯会之夜,京城失踪或者说被拐的孩童数量上百!

    不仅如此,其中大半都是富贵人家的孩童,第二日顺天府就被着急忙慌的权贵族人堵住,要求顺天府尽快破案寻回他们家里被拐的孩童。

    这事,还在朝堂上引起一阵轩然大波,就连当今都惊动了。

    查,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感觉被打了脸面的当今怒不可歇,贾恩侯这才离任不到半年就出了这么大篓子,脸面上实在难堪啊。

    只是可惜,无论顺天府衙门如何追查,除了找到几个自己走失的平民家的小孩,其余孩童全都消失不见,就好象他们从来都没出现过一般。

    一时间,京城众多权贵府中气氛底沉,整个府邸都笼罩在浓郁的阴霾之中。

    大老爷半月之后才得到消息,心中一动想到了某种可能,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感觉没有深究。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样的事情突然爆发,让他也感觉十分奇怪,按说在他当政期间,对混迹社会的渣渣清理得相当干净,凡是犯事了的家伙不说全部都抓住了,起码大半犯事者都进入了劳改营。

    要不怎么说,在大老爷当政期间无论是官场风气,还是民间风气都是一清呢,大老爷在治理上头花费的精力可不在少数。

    按他的想法,京城作为天子脚子自然是清理的重点,几乎每年都要来上几次突击抓捕,凡是性子太过跳脱的基本都进了劳改营,就算还有漏往之鱼也翻不起多少浪花。

    可京城一夜只就被拐走上百孩童,这里头的意味可不简单。

    只是大老爷此时身在江南,就算想要探个究竟却是分身乏术,再说了估计当今也不乐意他出面啊。

    算了,这些事情由朝廷和地方官府处理就好,跟自己的关系不好,还是不要刺激当今的敏感神经了。

    大老爷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跑来江南的,他此时的目的地是金陵,打算聚拢金陵族人的力量,开启对外开拓的序幕。

    此时的江南地界,繁华锦绣商业气息十分浓郁,市面上的商品琳琅满目,来自天南地北的商人会聚一堂,很有那么点万国齐聚的鼎盛气象。

    只是可惜,大老爷的后续施政手段还没有铺开,江南之地的格局还没彻底向工业化转变,只能说已经开启了工业化的端倪,至于后续能不能更进一步,大老爷已经没法掌控了。

    闲话不提,到了金陵后并没有发生那种狗屁倒灶的豪门家族争权之事,大老爷很容易就掌控了金陵贾氏一族的大权。

    当然,在私下里询问过后,大老爷也确定了,这帮身家不菲的族人,已经彻底失去了在海外开拓的雄心,他们对眼下的富贵生活十分满意,不想继冒什么风险。

    毕竟眼下江南繁华锦绣,确实很难让他们放弃大好的生活不过,偏要去海外披荆斩棘重新开始,这有点强人所难。

    如此,大老爷也基本确定了金陵族人的心思,同样也定下了他以后的行事方针,出海奋斗之事只能靠自己,族人只能帮忙运送后勤物资,至于其它的就不要指望了。

    大老爷倒也不气馁,金陵族人如此选择倒省了他以后的麻烦。

    等到了外海占岛建国,也用不着给族人什么好处,能用经济利益解决的麻烦,根本就用不着拿爵位和土地出来,这也算是好事一件了。

    大老爷在金陵住下,开始指挥金陵族人控制的船队,开始慢慢向看中的南海海岛渗透。

    眼下他还暂时没想着出海,自然也用不着弄出太大动静,先在沿海的膏腴之地弄几个大庄园再说,以后就以庄园作为基地向外慢慢扩张就是。

    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大老爷并没有能够真的得享安宁。

    好象大齐出了个专拐孩子的大型利益集团一般,从中秋节的京城开始,然后向外蔓延,先是北方各地城镇频频出现孩童被拐的案件,然后迅速向南方扩散,搞得人心惶惶不安之极。

    大老爷接到琏二的家书,字里行间颇有种焦头烂额的赶脚,显然突然爆发的拐子潮,对朝堂特别是内阁阁老们感受到了极大压力。

    以当今的性子,更是不能容忍这样无视法度的事情蔓延。

    更别说,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大老爷辞官之后,叫人总是难免生起拐子潮的幕后黑手害怕大老爷,而不怕当今和朝廷的赶脚。

    可不是么,大老爷当政期间哪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结果这才告老辞官半年多时间,就出了这样官府和朝廷一时无法解决的棘手之事。

    按说只是拐卖孩童之事,其实对大齐朝政还有国势没有实质影响,可对人心士气的打击实在太大。

    特别是,被拐走的孩童大多出身富贵,不仅京城的权贵官宦之家人心惶惶,眼下这种不安情绪已经迅速蔓延到了整个北方,要是不能即使处置妥当的话,对当今和朝廷的声誉影响极大。

    琏二寄来的家信中,可是隐晦提及当今眼下气急败坏,正派人严查各地频繁出现的孩童拐卖之事,可惜到现在还没什么好的结果,京城那边的气氛十分压抑,建议大老爷暂时不要回京云云。

    大老爷才不会这时候眼巴巴回京,碍当今的眼么?

    他虽然不怕当今报复,却也得为自家孩子考虑一二。

    这日突然有请贴送到门上,打靠一看原来是江南浈家的请贴,邀他参加甄家某个嫡系子弟的婚宴。

    大老爷本不想理会,甄家现在是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多久了,要不是江南商业兴旺当今私库不缺银子,怕是甄家早就被拿下了,

    只是心中突然有感,好象甄家的喜宴会发生什么一般,他又该了主意。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