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 第223章 阿星、易天行加入群聊(W字)

第223章 阿星、易天行加入群聊(W字)(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一流文学网」地址:www.16wx.com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更新最快!

“那就我来吧。”

陈识咧嘴笑着,走出人群:“四大恶人之首,段延庆。”

“你是配合呢,还是让我用强?”

段延庆:“!!!!”

······

毫无意外,段延庆勉强挣扎了片刻,还是抵挡不住,被吸走足足九成功力,只能在岳老三的搀扶下踉跄离去。

而这少室山一战,也终究落下帷幕。

“诸位。”

王语嫣朗声道:“少室山一战已经终结,还是都各自散去吧。”

“对对对。”封于修跟着帮腔:“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没热闹看了,都走,都走吧。”

“免得留下来被误伤。”

还特么误伤?!

一听这话,吃瓜武林人士们全都眉头直跳,一个个都被吓的不轻,然后纷纷告辞,拔腿就跑。

这尼玛刚才余波差点把鸠摩智和段延庆都给震死了,听你们这样子,还要打?这谁不怕啊!

绝大部分人跑的比兔子还快。

段正淳一家人倒是没走,毕竟是王语嫣的家人,段正淳不太怂,但也退后了很远。

除此之外,就是丐帮等人,也在与萧峰告别之后灰溜溜的跑了。

包不同、风波恶两人带着阿碧,流着泪,将慕容博父子的尸体带走,至于报仇···

他们的确是铁骨铮铮的汉子,但跟萧峰父子打?

与其说是报仇,倒不如说是送人头。

何况,若是他们都死了,谁来给慕容博父子收尸?所以,他们只能隐忍,甚至心中都升不起复仇的念头。

差距太大了!

何况莫说是复仇,如今慕容博父子都已经身死,江湖上不知有多少人都对燕子坞虎视眈眈,能不能守得住燕子坞都是个问题。

很快,还留在少室山的,除主家少林之外,便只剩下灵鹫宫弟子、林彬一行人、萧峰父子以及段正淳他们。

只是,萧远山各位警惕与担忧。

小心翼翼关注着林彬等人,且一直拉着自己儿子的手腕,显然是打定主意,一旦打起来,便立刻把萧峰扔出战场,他自己拼命阻拦。

萧峰见状,苦笑一声,道:“父亲,不必如此紧张。”

他伸手,十分客气的扫过林彬等人:“封兄弟、封兄弟、林兄弟还有王姑娘,他们都是铁骨铮铮的好汉!”

“我们父子与他们无冤无仇,他们不会对咱们出手。”

“傻孩子!”

萧远山心中暗叹,你个年轻人懂什么?我们父子乃是契丹人,这些中原汉人,岂能善罢甘休?

何况···

就在此时,东方不败走出人群,对萧峰轻轻拱手。

“萧帮主,当日一别,如隔三秋。”

“此番碰巧,不如再切磋一番?”

“哈哈哈!”

萧峰顿时大笑一声,兴奋道:“东方兄弟有此雅兴,萧峰自当舍命奉陪,方才那些土鸡瓦狗,当真让萧某很不尽兴。”

“东方兄弟,请!”

“请!”

萧远山顿时瞪眼,连拉住萧峰:“请什么啊请?”

“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分明···”

“诶!”

萧峰却是一推手,一扭头:“父亲,东方兄弟行事光明磊落,绝对是大好男儿,何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若是不放心,父亲你帮我掠阵便是!”

萧峰狂笑一声,直接‘飞’向东方不败,二人之战,再度爆发。

眼看着两人打的十分激烈,萧远山是急得团团转。

一身内力时刻提起,就怕出现什么意外自己来不及救援。

而他这模样,也是让林彬不由感到好笑。

“看给萧远山急的。”

“这是怕咱们下死手啊。”

“也对,之前鸠摩智和段延庆,咳咳···”

“不过这一次,东方大哥不会败了。”陈玉娘则对东方不败很有信心。

“论实力,东方不败的确很强了。”林彬也点头表示赞同。

各种天龙顶尖武学汇于一身,内力方面也不弱,就算略弱于天山童姥,也不会差多少。

而萧峰就算是到目前为止的巅峰时期,大概也就能与天山童姥打个平手,这还全都是靠着降龙十八掌的至阳至刚霸道掌力。

可不要忘记,东方不败却是除了天山童姥的功夫之外,还会李秋水的还特么会六脉神剑!

独孤九剑和葵花宝典等,甚至都不用多说。

如此一来,萧峰自然不是对手。

数十招下来,眼睁睁看着东方不败每一招都是顶尖武学,自己的降龙十八掌虽强,却并无多少用武之地,萧峰也是不由佩服的惊叹,道:“厉害,当真厉害!”

“东方兄弟进步神速,上次一别,还不算太久,但东方兄弟的实力,却已经是远胜于乔某了!”

“佩服,佩服!”

“萧帮主客气了。”

东方不败自信一笑,缓缓退却。

虽然不能直接把萧峰秒了,但如今的他,却也是成功证明了自己,至少,开挂的东方不败,比萧峰要强的多了。

见双方和平停手,萧远山终于松了口气。

然而气还没‘放’完呢,赵心川又跳了出来,对他道:“萧老居士,你有没有兴趣,与我切磋一番?”

“你强练少林绝学,后遗症已经极为严重,之后倒是可以修行佛法逐渐化解,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法子。”

赵心川笑了笑:“我帮你把佛门功力吸了。”

“如此,自然不会有冲突,也就不会有后遗症。”

萧远山脸色一黑:“不必!”

“可惜了。”

赵心川缓缓摇头。

大家都佩服乔峰,所以也并不打算为难他们父子,但萧远山的确有问题,而且用北冥神功吸走那部分佛门功力,他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但很显然,萧远山舍不得。

舍不得便舍不得呗,他们也不强求。

简单闲聊后,林彬等人退走。

王语嫣倒是暂时留下了,与段正淳等人先聊一阵后,朝萧峰父子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

封于修:“今天真刺激!”

加钱居士:“爽了吧?!”

黄飞鸿:“我感觉还不够爽。”

海大富:“不够爽?那就接红包!”

群内,很快出现红包

都是群员们用北冥神功吸到的功力。

鸠摩智的、慕容父子以及包不同和风波恶的、还有段延庆的,王语嫣虽然没吭声,却也把丁春秋的功力发出来了。

这其中,鸠摩智和慕容家四人的功力只有一半左右。

但就算如此,加在一起,也已经极为惊人!

鸠摩智、慕容博、段延庆,几乎都是一流顶尖乃至超一流高手,而且都一大把年纪了。

他们的功力,可绝对不弱!

慕容复稍微菜一些,但好歹也是超一流,风波恶和包不同最菜,不过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

黄飞鸿:“···”

“看起来真的很爽,但我感觉有点害怕。”

封于修:“靠!!!你不早点提醒我?我特么要渡劫了!”

赵心川:“···”

陈玉娘:“激动的心,颤抖的手,这些红包我到底点还是不点?”

张天志:“老封,你先渡个劫试试,如果你度过了,我就点。”

黄飞鸿:“+1”

霍元甲:“我也这么想的。”

陈真:“额,还有我。”

李天然:“咳咳,老封,你先去探探路!”

······

“你们这些禽兽!!!”

《一个人的武林》世界,封于修在自己的武馆顶楼,看着窗外突如其来的一片漆黑,脸都吓绿了。

“我的妈呀。”

“我这···能渡的过吗?”

他极为担忧。

窗外,不知多少惊讶甚至惊恐的声音,不断传来。

“天,天怎么黑了?”

“这是要下暴雨吗?”

“可尼玛现在是冬天啊,你说夏天我可以理解,这冬天???”

“就是夏天也不可能有这么厚的乌云好吧?而且范围这么广,尼玛,我在香江,我朋友在西藏,他给我发消息说他那边也黑了?!!!”

“这尼玛算什么?我马子这几天回niuyo了,她告诉我说那边天黑了,要下暴雨?!!”

“我尼玛!!!”

“全球都黑了?”

“艹?难道不是乌云?是太阳爆炸了?”

“世界末日?”

“后羿跳出来射日了还是怎么?”

“吓人啊卧槽,赶紧回家···”

听着他们的惊恐言论,看着街道上还没来得及亮起的路灯,封于修嘴角疯狂抽搐。

“不愧是现代人。”

“脑洞就是大,比教主渡劫时任我行他们的脑洞和反应大多了,不过,事已至此,我也只能拼一波了啊。”

“度过之后,满级上限提升,未来是一片坦途。”

“渡不过,凉凉!”

开启直播,封于修来到屋顶。

而满天乌云之下,已经有大量的雷霆汇聚,如同电蛇弥漫、游走,极为恐怖。

由于民众们都很惊恐,哪怕不是脑洞大开以为太阳爆炸、世界末日,也都觉着是超级大暴雨要来了。

所以也没人在外面瞎晃悠,再加上一片漆黑,根本没人发现封于修在楼顶。

“诸位!”

这货在直播间内抱拳,露出标志性的歪嘴邪笑:“祝我成功吧!”

随即,他看向已经酝酿到极致的雷霆,摆开架势:“今日,既分胜负,也决生死!”

东方不败:“你咋还又装上了?”

国术传承者:“果然是装逼遭雷劈,我要是可以控制劫雷,不说其他的,就你这句话,至少给你威力加一倍。”

“咳咳!!!”

封于修顿时干咳不止。

“我错了。”

“我错了,我老老实实渡劫。”

“但其实你们看,我旁边有个避雷针!”

封于修指向自己所在这座大厦旁边的避雷针,歪嘴一笑:“这就是现代跟古代的区别了。”

“教主渡劫的时候只能靠自己,但我们现代有避雷针,如果运气好的话···”

轰!

话音未落,一道银白色粗大雷电顿时从天而降。

“卧槽!”

封于修浑身鸡皮疙瘩瞬间暴起,怪叫一声,全力以赴去抵挡。

噼里啪啦!!!

很快,封于修成了‘黑人’。

全身都在冒烟,东方不败发出弹幕:“呵呵,这就是时代的局限性,有避雷针,嗯,避雷针。”

加钱居士:“避雷针有用的话,还要天劫做什么?”

李天然:“噗好惨一老封。”

封于修:“···,我还撑得住!!!”

很快,第二道天雷落下,封于修依旧拼尽全力去抵挡,不过多少还是受了些轻伤,不仅仅只是看上去有些凄惨而已了。

第三道,封于修已经在拼命!

但他却没注意到,因为这恐怖的雷电从天而降,他已经成为周围所有能看到这一幕之人心中的焦点!

对面大楼上,甚至发现了沐浴着雷霆的封于修。

而且拍下视频,发到了网上。

《卧槽!卧槽!卧槽!我发现修仙者了,他在渡劫!原来天黑的原因是有人要渡劫!》

他很快发了一个帖子。

但瞬间被很多人嘲讽。

“又特么一个看小说看傻的。”

“渡你没的劫啊?”

“别人好歹p了一张图片才会说这种话,你倒好,图片都没有还在这儿吹比!”

“有图有真相,无图无j8!”

楼主怒了。

“急个锤子?!我的确没图,但老子有视频!刚才是网速不行,现在自己看视频把!”

时间推移,两分钟后。

很多网友看到视频,人都傻了。

“卧槽?真的假的?”

“楼上的你竟然还怀疑?搞的我都有点怀疑你的智商和学历了,这还用怀疑吗?肯定是假的啊?”

“可是···看上去挺真的啊!”

“楼主,我是浩瀚特效工作室的,你的特效做的跟真的一样,来我们公司上班吧,我让你当特效部门主管!”

“楼上的,你吹你妈呢?老子才是浩瀚特效工作室的,这视频我仔细分析过了,绝对不是特效、也没有剪辑的痕迹,简单来说,这是真的!”

“特么的你也是浩瀚的?我是浩瀚老板,你是谁?把工号报上来?”

“???,老板,我错了。”

“卧槽,你们的意思是···视频是真的?真有人渡劫?!”

“其实也不是不可能,你们都看新闻了吧?全球性‘天黑’!整个地球突然就乌云密布了,也就是在这个视频上传的时间点,全球的乌云开始迅速退去,到现在恢复正常···”

“他上传视频的时间,刚好结束拍摄,也就是渡劫结束???”

“???”

“好像还真是!”

“我了个草的?”

“抱歉,我这个人没什么文化,只能一句我草行天下,我只能说,这尼玛碉堡了!”

“我一直以为这就是个普通的科技世界,没有神秘力量,结果现在连渡劫的修仙者都出来了?所以我们其实是在一个神秘侧世界?”

“这是要成仙了?”

“官方呢?有没有官方大佬出来解释一下?”

“不用@官方了,铁定又说没有的事儿,然后用‘科学’强行解释一波···”

“自己找吧!”

“我得了癌症,重金求这位修仙者的信息···”

“···”

······

封于修全然不知,自己渡个劫,整个世界都几乎乱了套。

但此刻呲牙咧嘴,浑身剧痛的他,却是兴奋不已。

被劈了,劈的很惨。

但却还活着,而且状态比之前东方不败渡劫时还要好的多,毕竟他现在的内力,比当初东方不败渡劫时,还要高出一大截。

相比之下,自然不成问题。

不过也是受伤很重,全身皮肤都龟裂了,伤口焦黑,跟炭一样,但一直都在迅速恢复之中。

“成功了!”

这货在直播间内嘚瑟:“哈哈哈,那种被窥探的感觉没有了。”

“牛皮!”

“我感觉我的未来一片坦途!”

国术传承者:“恭喜了,老封,你没被雷劈死真是太好了。”

封于修:“···,群主你是真心的吗?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

国术传承者:“当然是真的,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跟个女人一样疑神疑鬼?”

发出弹幕之后,林彬忍不住笑出声来。

随即又道:“不过说起来,你渡劫之所以看似如此轻松,其实应该也是有原因的。”

众人见此弹幕,纷纷追问:“什么原因?”

“其实我也是猜测,不过应该没毛病。”

林彬解释道:“我们目前关于这天劫的猜测是世界升级的天劫,简单来说,就是我们触碰到世界‘等级上限’,就会引发天劫。”

“而你们感觉到被‘窥探’,我估计就是离等级上限不远了。”

“老封呢,早就已经有被窥探的感觉,证明他其实已经触碰到他那个世界的等级上限。”

“但是刚才的几个红包一领,他的等级直接‘飙升’,其实我觉得大概率已经突破了等级上限!”

“好比本来只能升到一百级,但老封相当于开挂瞬间飙升到一百二十级了,这时候,一百级的劫雷,自然不会给他带来太多危险。”

陈玉娘:“原来是这样?!”

陈识:“有道理!!!”

西装暴徒:“这么说的话···我倒是也能试试。”

陈真:“我也来吧!”

“如果群主的猜测没错,我们目前,倒是都不用太过担心了。”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除王语嫣和林彬之外,所有人心里都绷着一股劲儿,或者说,一直都有一块大石头悬着。

都怕啊!

谁也不知道这块大石头什么时候会砸下来,又会不会把自己给砸死。

脑子里紧绷着那根弦,也一直没敢松。

甚至这些时间都不练内功了,只能修行武功招式或是各种武学,虽然也能提升战力,但到连他们这个层次,内功才是根本。

‘根’不提升,光是提升武学招式,进步着实有限。

而此刻林彬的理论,却是让大家都略微轻松不少。

随即。

群里的红包剩余数量大幅度减少。

接着,便是一群人直接开始渡劫!

加钱居士、张天志、陈识、西装暴徒、‘黄飞鸿三人组’、陈玉娘、李天然、江阿生、厂花、魔鬼筋肉人···

属于他们的世界升级之劫,近乎同时到来!

群直播间瞬间变成十余个,林彬都快看不过来了。

他凝神关注的同时,自己也领了红包。

林彬自然不用怕渡劫与否。

因为他知道,自己所在这一片世界的上限,高的没边了!就是大罗金仙据说都出过不少,自己这点实力,算个求?

别说这点内力,就是再来千倍、万倍,离上限都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轰隆隆!!!

通过红包,内力入体、出现在丹田之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这位大帝也是我朋友 回到过去当富翁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重生之似水流年 贫僧不想当影帝 开局站在人生巅峰 我要做港岛豪门 回到明朝做仁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