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穿越婚然天成 > 第385章 铭记

第385章 铭记(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一流文学网」地址:www.16wx.com  穿越婚然天成更新最快!

胡洁莹倒是真的不知情。

她妈当时虽然一鼓作气和她爸离了婚,离开了那个分崩离析的家,可心里的郁结始终没有散去。

搬出来之后,她既要照顾妈、又要打工赚生活费,这两年去外婆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今年五月,她妈妈查出直肠癌晚期,不到三个月就去了。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忙妈妈的身后事。因为表妹坐牢的事,小姨一直不肯原谅她们娘俩,连外婆和舅舅、舅母也很少和她们娘俩往来。直到她妈妈癌症死了,外婆和舅舅一家才上门哭了一场,小姨却依旧没露面。倒是听舅母嘀咕了半天,先是说小姨去年和小姨夫办了离婚手续,搬出去住了;接着又说有个有钱男人给小姨买了幢别墅,每个月还给几万块花销,只可惜那个男人有妻室了,无法给小姨婚姻保障,但胜在有钱有权,除了不能给小姨名分,其他的都会满足她。小姨说希望表妹能提前出狱,那个男人就四处撒钱疏通……

舅母说这些话的时候,还是在她妈妈出殡那天,离现在不到两个月,难道表妹真的提前出狱了?可出狱了不是好事吗?为什么还要去找禾薇麻烦?还逼她跳崖?

老天!

一想到跳崖,胡洁莹吓得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下意识地扯住禾鑫的衣摆,问:“你、你堂妹怎么样?人、人有没有事?要不要紧?……”

禾鑫见她哭,不知怎么的心里很是烦闷,一时半会理不清,潜意识里似乎也不想理清到底是不想看到她、还是不想看到她哭,口不择言的话脱口而出:“还真是要让你失望了。我妹妹命大,没摔死。”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胡洁莹急地想解释,可禾鑫不想听,正好对面车道有出租车在下客,他用力一抽,从她手里抽出自己的衣摆。然后绕开她。边朝出租车招手,边大步跑去。

“小心车子!”胡洁莹等他跑出几步,才看到这边车道有辆蓝皮大卡疾驰而来。似要冲前方倒数三秒的绿灯,眼见着就要撞上穿马路的禾鑫,她脑中一片空白,只想着要推开他、推开他、千万不能让他撞上……

“吱”

一声尖锐刺耳的刹车声随之响起。紧接着是“咚砰”的重物落地声。

被胡洁莹全力推出车道的禾鑫,踉跄了几下。茫然地回头,视线所及、满目猩红……

……

禾母把炒好的菜端到餐厅,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心说怪了。鑫鑫那孩子说好要来,从海城到清市,乘高速大巴的话。一个半小时都能到文欣苑了,可如今都过去俩小时了。连个电话都没有,不会出啥事吧……

禾薇在阳台练了会瑜伽,然后给花草浇了一遍水,拉开移门看到禾母站在厨房门口走神,好笑地问:“妈,你干啥呢?对着墙壁都能发呆?”

禾母回过神说:“这不担心你鑫鑫哥嘛,说好来家里吃中饭的,可都这个点了还没来个电话,也不知上车没有。”

“这有啥好愁的,又不是没鑫鑫哥的号码,我这就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禾薇说着,捞起茶几上的手机,翻出禾鑫早上那通未接来电回拨了过去。

她昨晚和贺校官煲电话粥,把手机设成了静音,以至于早上错过了禾鑫的电话。早上又顺其自然地睡了个大懒觉,起床才听老妈说禾鑫要来看她。

不过她也挺好奇的,禾鑫是从哪个同学那里听说自己秋游出事、又准备转学的事的?毕竟这个事发生才几天啊,没道理传那么快吧。

“嘟嘟”的长音响了好几声,那头才被接起。

“鑫鑫哥,你到哪儿啦?我和爸现在出发去车站接你咋样?”禾薇笑眯眯地问。不过很快就敛下了笑容,听手机那头说了几句,僵硬地转头对禾母说:“妈,鑫鑫哥在学校门口差点出车祸,被个女生救了,他人没事,但那个女生恐怕……”

禾母闻言又惊又急,虽然庆幸侄子没事,可别人家孩子的命也是命啊,何况是为了救自家侄子才出的横祸。没她这一推,躺在血泊里凶多吉少的就是自家侄子了。

禾母急得团团转,好在还有点理智,摘掉围裙,捞起座机,一边拨电话一边叮嘱闺女:“我给你二伯娘挂个电话,你去店里找你爸,让他把店门关了然后把车开上来,咱们去海城看看鑫鑫。发生这种事,那孩子指定吓坏了……”

禾薇连忙点头,收拾了个随身小包,捞起手机下楼了。

禾父正要打烊。早上听媳妇说侄子要来,不管去不去车站接,中午肯定要一块儿吃饭,于是送走新一拨上门定做家具的客户后,把店里归整了一下就准备拉下卷闸门回家,就见闺女气喘吁吁地跑来了,说是侄子差点出车祸,被个女生救了,那女生现在在海城一院抢救,是死是活还不一定,当下傻眼。

禾薇见她爹听完这消息走路同手同脚,还差点被门槛绊倒,对他能否安全无恙地开车到海城表示深深的怀疑,索性给老吴打了个电话,问老吴这会儿有没有时间,请他跑趟海城得了。

老吴休息的时候,除了在家哄媳妇,别个还能有啥事。何况又是贺家未来的孙少奶奶,别说没事了,有事也给推咯。二话不说飞车赶到文欣苑门口,接上禾薇一家,朝海城一院疾驰而去。

那厢,接到禾母电话的禾二伯俩口子,同样是既庆幸又害怕。庆幸儿子安然无恙,同时又害怕救儿子的那个女生抢救无效,那可真是悲剧一场。越想越心慌,恨不得眨眼就到海城一院找儿子问个究竟。

可禾家埠到海城,那可比清市到海城远得多。俩口子又心急慌忙的,差点连车钥匙往哪儿插都想不起来。幸好禾刚在禾二伯店里聊天,见状,主动拿过车钥匙,把俩口子撵上车、送他们前往海城。

三人紧赶慢赶,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海城一院,在抢救室楼层和禾薇一家顺利会师。抢救室的工作指示灯还亮在那里,禾鑫失魂落魄地靠墙站着。

“儿子……”一看到完好无损的儿子。禾二伯娘的眼泪就止不住哗哗地往下流。

差一点。就差一点,她家宝贝儿子就要人事不省地躺在抢救室里头了。一想到这个场景,她就万分后怕。又无比感谢。感谢里头还在抢救的女生,危急关头救了自家儿子一命。无论她和她家人今后有什么要求,只要自家给得起,就一定满足他们。

“妈……”禾鑫失神的两眼总算有了点焦距。抬起头,疲惫地轻唤了一声。

他的脑袋从看到那一地鲜血开始。就一直浑浑噩噩的。

堂妹来电话,他接了,但说了啥他忘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无法阻挡的薄先生 我在仙界送快递 特种兵之王 重生之我要生猴子 绝世神王 先结婚后恋爱 你用情深,引我入牢 男人不能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