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穿越婚然天成 > 第358章 干醋乱飞的贺大爷

第358章 干醋乱飞的贺大爷(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一流文学网」地址:www.16wx.com  穿越婚然天成更新最快!

钓了会儿鱼的工夫,家里就多了两个客人,贺大少顶多挑了一下眉,没多余的感觉,只不过看到郑老和常建军与自家小禾苗相处得那么融洽,不禁有些吃味。n∈n∈,

趁着饭后小憩,把人拖到卧室,一方面抓紧时间温存,一方面敲打:“别看郑老很好说话,其实比爷爷难缠多了。要说顾绪是我们这辈人中的狡狐,那么郑老就是爷爷他们那一辈人里的老狐,奸着呢,你别傻乎乎地被他温和的表象蒙蔽了。而且他膝下六个子女,五个都是女儿,就一个儿子,儿子又只生了一个儿子,唯一的孙子被全家当成眼珠子疼,养成了奸猾霸道的性子……”

禾薇越听越糊涂,仰起头,眨巴眨巴眼睛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贺擎东被她黑珍珠般晶亮的眸子盯得耳朵根有些发烫,清清嗓子,佯装若无其事地说:“没什么,就随便说说。”

其实好想挑明了说:你看郑老那么个老狐狸,郑家那样的大环境,嫁过去压力多大啊,而郑嘉宝也不是能托付终身的良人,表面上看是名校高材生,实际上一肚子坏水。所以你别被郑老的花言巧语骗动摇了。只有我们贺家才最适合你,老爷子脾气耿直,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家里小子多所以绝对不会发生嫁过来就盯着你肚子猛瞧、不生出个儿子就让你深感愧对列祖列宗之类的事,相反,只会把你当成宝……

这话在他心里翻来覆去地烙了无数个饼,终究没好意思直白地说出来,怕说了有“王婆卖瓜”的嫌疑,虽然他确实是这么个意思。

“总之,你记牢了,你是我的。”直白的叮咛说不出口,只好改走霸道风,深一口、浅一口地吻着。从光洁饱满的额头一直吻到白皙嫩滑的后颈,一字一句有如烙印:“你是我的……这里……这里……这里……统统都是我的……”

“……”禾薇权当他抽风了,想到他之前说的这几天要出个任务,会不会是任务的难度系数比较大导致压力过重了?于是善解人意地捧着他脑袋哄道:“好好好。我是你的。”

贺大少的动作明显停滞了一下,接着更迅猛了。这可是第一次得到小妮子的回应,心情好得快要飞上天了。

要不是顾及她过会子就要出门,他真想狠狠地吻她一通,最好让她全身上下都布满他留下的吻痕。让人一看就知道这姑娘已经名花有主了。

可惜小妮子脸皮薄,要是真这样做了,没准儿会把他踢下床、踹出门。为了保住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同床共枕”这个福利,嘴上的力道还是克制着点吧。

可看看腿心间耸得老高的老二,贺大少强忍着勃发的欲望,把小妮子抱到床上,“乖,闭上眼眯会儿,时间到了我喊你。”

至于他自己,虽然也想搂着小媳妇睡。可老二这么兴奋,没解决之前搂着小媳妇睡那简直是活受罪,只得飞快地冲进淋浴房冲了个耗时一刻钟的凉水澡,并随着花洒下的水雾无法克制地发泄了一把,才让体温降到正常,然后擦干身子轻手轻脚地回到床上,搂着媳妇儿闭目养神。

禾薇因为中午喝了点红酒,又被某人这样那样地吻了一通,被抱上床时,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隐约听到卫生间里传出哗哗的水声,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等醒来时,已经一点半了,老爷子他们都在楼下等了。

“啊!闹钟怎么没响?还是被你掐掉了?”

她明明记得闹了一点的提醒。往日里响一声就能把她催醒的闹铃,今儿个居然罢工了,这不科学。

贺擎东扶着她肩头来到卫生间,给她绞毛巾擦脸,说:“不会迟到的,放心。”至于闹钟的事。只字不提。

禾薇惦记着开幕式会不会迟到,便没在这个事上多纠结,匆匆洗了把脸、换好衣服,提上包包,至于要带的行李箱,已经被贺擎东提在手上了。

两人下楼,然后顶着众人戏谑的目光,上车。刚好十分钟,还真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因为人多,除了禾薇小俩口,还有圆圆、双胞胎、贺老爷子、郑老、常建军,以及贴身保护俩老爷子的警卫员,三部车略嫌挤,索性开了四部,清一色的军牌照,浩浩荡荡地开往华大艺术学院。

锦绣庄自上届pk赛之后换老板了,老板是日国人,于是,锦绣庄成了行内唯一一家外资企业,而且还是日资,这让华夏一干爱国人士有些接受不能。

可法律也没明文规定,外资企业就一定不能参加本土的行业竞赛,所以要是硬生生地把锦绣庄排斥在外,要是被有心人拿去利用,难保不传出“华夏企业害怕”的传闻。所以,排斥这个方案显而易见不可取,那就只好接纳了。可接纳之后呢?万一被锦绣庄摘走了本届桂冠可咋整?输给谁也不能输给小日国呀。

爱国人士一纠结,今年的刺绣pk赛性质升华了,从行业内部的交流赛华丽丽地升到了国家级别的高度,说好听点是两国间的文化交流,说难听点就是国和国之间的对擂了。

比赛性质得到升华,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来慰问、观赛的领导人士增多了。

上一届的开幕式,禾薇依稀记得,没几个高级别的军政人物,大都是行内比较有威望的大师,可瞧瞧今年这届,一二三排都留给了军政系统的大佬级人物,不由唏嘘:这次比赛压力大了。

陶德福和几个分店掌柜寒暄了几句,又四下打探了会儿“敌情”,坐到禾薇旁边,脸色凝重地说:“小禾,听说日国方面也派了外交人士来观赛,今年这比赛不分出个胜负怕是不能善了。”

禾薇上午听常建军说了些日国绣娘的情况,琢磨着和华夏这边的绣工差不多水平,至于锦绣庄对外宣扬的那种比传统古绣还要稀罕的绣技,常建军摇头说不知,她也就无从得知了。

不管怎么样,“陶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之。在没有比完之前,一切皆有可能。”禾薇虽然没有必胜的把握,但这不还没开始比嘛,总不能气势上先自己败下阵来吧。

“说得好!”顾绪不知何时坐到了两人的后排。身边是挺着个大肚子的周悦乐。

“师傅,你也来啦?”禾薇惊喜地趴椅背上和周悦乐打招呼。

对外,她喊周悦乐师傅,这已是众所周知的事了。

“我来给你加油鼓劲啊。”周悦乐笑着说:“输赢别放在心上,尽自己最大努力就行了。其他的,有老顾他们扛着,不会有事的。”

“嗯,我知道了。”禾薇点点头,好奇地看着周悦乐的肚子,不是说才六个多月吗,怎么这么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无法阻挡的薄先生 我在仙界送快递 特种兵之王 重生之我要生猴子 绝世神王 先结婚后恋爱 你用情深,引我入牢 男人不能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