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穿越婚然天成 > 第273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

第273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一流文学网」地址:www.16wx.com  穿越婚然天成更新最快!

家具厂这边有人欢喜有人愁,禾家那边就都是欢喜没有愁了。:.in.

禾母把菜端上桌,招呼大伙儿上桌。

贺迟风今儿上午没课,和老吴去了趟家具厂,搞定了这个事后,绕了趟老婆单位,带上许惠香一起来了禾家。

四方筹资者,以贺迟风俩口子出资最多,因为他们一开始就挑明了:能出多少是多少,不够的,他们想办法筹齐。

所以,禾家俩口子商讨之后,决定筹资一百万。

贺擎东虽然出了份子,但仅限于出份子,涉及细节讨论,他是不可能参与到当中来的。

贺迟风说了,等这边都商讨好了,电话知会大侄子一声,然后回清市时,让他补签个字就行了。

所以讨论的就成了三方。

而这三方中,老吴早早就摆明了态度:掏钱凑份子行,具体事务就甭问他意见了。两家怎么商定,他就怎么跟。反正是个小股东,啥事儿都不必征求他的意见,需要他做什么只管吩咐。

这么一来,真正商量的主,其实就只剩禾家俩口子和贺家俩口子了。

照禾父禾母的意思,贺家俩口子出资占大头,凡事都听他们的就行了,自己又不懂文化,要他们做什么还行,要他们决策哪吃得消啊。

最后,还是贺迟风拍板:在家具厂这个事上,禾家“主内”、贺家“主外”。

也就是说,需要出面的事,一律由贺迟风负责。内部事宜,均由禾父敲定。

禾父禾母受宠若惊,这样未免也太占便宜了。

搞半天,其他三方是在帮衬自家吧。

后来听贺迟风说,家具厂里的设备啥的,都还能用,与其干等着拆迁,倒不如利用起来。而这一块。他是陌生的,理所当然要由禾父领头了。

“可是这么一来,原先那厂子,是不是白租了?”禾母心疼那笔租金啊。早知道会把家具厂整个儿地盘下来。就不掏那个钱租厂子了。

许惠香拍拍她的手安抚道:“不白租。家具厂只是临时过渡的,我今早上刚打听过,那一片儿两年内肯定动工,所以不准备租出去了,毕竟里头的设备都是做家具用的。租给别家也用不着,闲置着也是浪费。何况,建顺哥现在租的那地方,做活是够了,但仓库太小,稍微多几件存货,就显得逼仄了,所以我和老贺琢磨着,让建顺哥把做活的摊子铺家具厂里头去,如今租的那地方就暂时充当仓库。毕竟离高速口近,交通方便。要是把它退了,到时想要再找个这么便利又实惠的厂子,怕是难了。而且家具厂那边一动,拆迁费到了手,不是立马就能把现在租的那厂子吃下来了吗?那一片我也找人打听过,十年内保准不会有变动。这么一来,你们看,钱有了,厂子有了。生意也扩大了,是不是一箭三雕?顶多就费点租金嘛。但至少心里踏实了是不?”

禾母被她劝得笑不拢嘴:“听着像是要大发了似的。”

“可不就是要大发了嘛。”许惠香也笑。

禾父见众人都是这么个意思,后牙槽一咬,拍板道:“那就这么办!”

两三年的租金。算下来也要十多万,不过要是禾记的生意好,这点钱,半年就能挣回来了。拼一把就拼一把!

当晚,禾母给女儿打电话,说了家具厂已经盘下来的事。

禾薇耳边夹着手机。十指敲着笔记本电脑,查看自己的股票账户。

“妈,家里筹得出这么多钱吗?我再给你转点吧。”

一百万可不是小数目,家里存款肯定没这么多。该不会是打算把那两套出租的商铺卖了吧?

她这儿倒是还有五十五万,其中包括蒋佑铭近期刚给她打的十万,说是友情客串的薪酬。只是,一下子转过去那么多,她娘会不会受惊吓?

结果没等她想好说辞,禾母说:“不用,你哥前几天把暑假时淘来的鼻烟壶卖出去了,入股的钱足够了,还有余呢,你那点钱自己留着,别给妈转了。”

禾曦冬暑假的时候,跟着他师傅南下转了一圈,除了看展览,再就是逛各地的鬼市。

说学习也好、捡漏也罢,总之,经他掌眼,还真给淘到了一件前朝古物料胎珐琅彩山水鼻烟壶。

禾曦冬原本想当场转手的。

毕竟这类鼻烟壶,近几年市场交易价已经明朗化了,三十万到顶,但毕竟是千把钱块淘来的小件,转手能赚上个三十万也很了不起了。

所以,他见边上有人感兴趣,倒是想立马转手,但被他师傅拦下了,说是别急着卖,他一个朋友的儿子,刚在京都成立了一家拍卖行,目前正需要这类古物,禾曦冬若是不急,放那儿拍卖去,横竖不会比市价低。

禾曦冬的师傅,平时很少在捡漏过程中提意见,顶多帮忙掌个眼,更多的,是让徒弟自己去看、去辨、去鉴定,以及事后如何处理,否则很难有广阔的进步空间。

这次也是受朋友所托,需要不少古物充实新开的拍卖行,这才有这么一说。

师傅既然发话了,做徒弟的当然不会不给面子了。

二话不说,禾曦冬把淘得的鼻烟壶交给他师傅去办了。

暑假过后升高三,可没那个闲工夫继续跟着他师傅跑进跑出了,哪怕他想,他娘也不会肯的。

在禾母看来,这个年纪的孩子,学业比什么都重要。赚钱这种事,完全可以放到学有所成之后再去专心攻克。

所谓“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什么都想干好,是不现实的,主次必须得分明。

鼻烟壶送去京都拍卖行的第三个月,也就是禾家正犹豫要不要筹钱参股吃下家具厂的当口,禾曦冬的师傅找上门了,说是徒弟交给他的那件小玩意儿,已经被人拍走了,成交价是一百八十万。扣掉所得税和佣金,禾曦冬最后能拿到一百四十一万。

“哇喔!”

突如其来的好运,让禾曦冬惊喜得一蹦三尺高。

这成交价。他是怎么都想不到的。

“师傅万岁!”

杨老哈哈大笑:“开心吧?要是没听师傅的话,是不是白亏一百多万?不知道还好,知道了有你悔的。”

“没错没错。”禾曦冬高兴地双眼眯成一条缝。

当天中午,禾曦冬兴奋地陪着他师傅喝了满满一海碗米酒。喝完好了,倒头睡死在床上,礼拜天下午大好的光阴,就这么在呼呼酣睡中浪费了。真是让禾母笑也不是、骂也不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无法阻挡的薄先生 我在仙界送快递 特种兵之王 重生之我要生猴子 绝世神王 先结婚后恋爱 你用情深,引我入牢 男人不能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