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穿越婚然天成 > 第233章 谁教的你这一招?

第233章 谁教的你这一招?(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一流文学网」地址:www.16wx.com  穿越婚然天成更新最快!

考虑到他不在的时候,禾薇基本不会去公寓住,所以只买了两顿的量。

贺擎东在驻地宿舍练手最多的是各类鱼的做法,所以鱼是必须得买的。

中午整个松鼠桂鱼。他听驻地食堂的老大厨说,一般年轻小姑娘都喜欢这么吃桂鱼,他虽然没试过,可菜谱背了千八百遍了,怎么滴都能整一盘出来吧?

晚上要吃清淡些,所以来个清蒸石斑鱼。

两个人只一道荤菜怎么够?于是又添了一盒南极虾、两只红膏梭子蟹。

南极虾肉质鲜甜,水煮吃最原汁原味。

梭子蟹嘛,贺擎东摩拳擦掌,打算和豆腐一起炖锅蟹煲。

至于蔬菜就简单了,什么新鲜挑什么,秋葵、芦笋、菠菜、藕,都是小妮子喜欢吃的。

买好菜,又选了几样新鲜的时令水果。

“买太多了。”禾薇看他买的水果,明显一天吃不完。

可某人唇一勾:“不会,多的带去学校。”

从农贸市场到悦城公寓,看着不少路,但开车没几分钟就到了。

这是禾薇第三次来了。第一次不用说,报到那一天晚上;第二次是开学第一个休息天,贺擎东怕她想家,特地请假从驻地赶来,陪她在附近的公园逛了逛,然后吃了顿冰淇淋情侣餐。

不过这回嘛,因为作业量大,恐怕不能跟他出去散步了。

贺大少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待她歇了一会儿,喝了杯水,便把她推进了书房:“洗好水果我给你送来,你安心做作业。中饭交给我。”

“你行不行啊?”禾薇想到他第一次上她家、帮她娘在厨房打下手、被一条垂死挣扎的鱼扑腾地满身都是鱼鳞的那一幕,脱口而问。

男人最怕被问“行不行”这个词了。贺大少也不例外,当即搂住小妮子,捏了捏她胸前那两枚发育良好的水蜜桃,哑声道:“很遗憾,现在还不能验证。但我以军人的名义起誓,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你想哪儿去了啊。”禾薇羞得双颊爆红。用力推开他。逃也似地奔进了书房。

贺擎东无声地咧咧嘴,眼底脸上满满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

禾薇坐在符合人体工学的多功能书桌前,沉心静气了一个半小时。把各科老师布置的作业完成了三分之一。

伸了个懒腰,看到手边的水晶果盘,弯弯眉眼,拿起水果叉。叉了块色泽诱人的红心火龙果,放到嘴里慢慢嚼着。忽听厨房传来一阵清脆的响声,貌似是碗碟摔地上了,忙搁下水果叉,起身走了出去。

厨房里。贺擎东一边清理地上的狼藉,一边夹着手机和电话那头的人说:“……菜谱上说‘炒锅上火烧热后倒入油,油热至七成。将桂鱼蘸少许淀粉放油锅中炸数分钟,再将鱼头蘸上淀粉。放入油锅中炸……’,我说干啥要搞这么复杂啊,鱼头、鱼身连着炸不成吗?非得割开了炸?害老子毁了个青花瓷碗……”

沈之砚强忍着爆笑的冲动,在电话那头问:“鱼头、鱼身分开,和毁了个青花瓷碗有什么关系?”

贺大少脖子一梗,强词夺理:“分开了不就得多用个碗来装啊?碗一多,手忙脚乱的不就容易打破么……”

“哦”沈之砚憋着笑,拖了个长音。

“哦什么哦!”贺大少满心不爽地把摔碎的瓷片扫到簸箕、倒入垃圾桶,拍拍手,然后转身看灶台,半晌,不确定地问:“鱼烧好了装盘,还要把松子下油锅捞一遍啊?不放松子放花生米行么?油炸花生米有现成的……”

沈之砚默默地甩了把汗,幽幽问:“你做的这道是什么鱼来着?”

“松鼠桂鱼。”

“为啥叫松鼠桂鱼你知道么?”

“不就是炸的鱼肉倒竖,像松鼠的毛发么。”

贺大少把菜谱翻的倒背如流,自认这点理解能力还是有的。

见电话那头迟迟不给答复,不耐烦地皱眉:“沈之砚,你别娘儿们似的问三句才答一句成么,等你个回复怎么那么难,老子的鱼都快要炖烂了。”

“……”沈之砚表示好心塞,无力地说:“你不想搁松子……”

“不是不想搁,是没买。那油炸花生米还是小区的保安队长送我下酒的。”

“……”

“算了算了,我自己想办法。”贺大少没空和个神思老不在线的家伙对话,果断掐了手机,站在灶台前,瞪着锅子里翻滚的桂鱼想对策。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禾薇听到这里,轻轻推开放式厨房的移门,含笑问某人。

贺擎东被她吓了一跳,拿在手里的锅铲差点飞出去,狼狈地接住后,扭头冲小妮子露了个俊美非凡的笑容:“不用不用,你做作业去吧,饭好了我叫你。”

心里后悔的不要不要的。

早知就不信誓旦旦地做什么松鼠桂鱼了,和石斑鱼一样,直接上锅来个清蒸的不好么。

别看菜谱上写的简单,基本的厨功他也都学会了,可一旦真正上阵,还是让他手忙脚乱了一阵,油炸了炖煮、炖完了浇料、鱼身鱼头还得分开,卧槽吃条桂鱼咋这么难啊,问题是攻克一连串难关之后,很有可能还不好吃。

想他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在小妮子跟前露一手,结果咧,厨艺没显摆成功,老脸倒是要丢光了。

还说什么“抓住她的胃,从而进一步抓住她的人”,甭提了,这么糟糕的厨艺,没把她吓跑算是好的了。

贺大少兀自腹诽,等回神,发现小妮子不仅没听他的话回书房,而是走了进来,站在他身边。探头往焖炖着松鼠桂鱼的不锈钢锅里看。因锅盖的面是透明的玻璃材质,虽说沾着雾气,但大致能看清。

“别看。”贺大少老脸羞红,一把捂住小妮子的眼,扑到她脸上的呼吸,因羞窘而显得更为灼热,“煮过头了。卖相很难看。”

“卖相难看不打紧。好吃就成了。”禾薇柔笑地说着,拉下他的手,打开锅盖。拿勺舀了点鱼汤,拿到嘴边吹了吹,呡了一口。

“怎样?”贺大少的声音听上去很是紧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无法阻挡的薄先生 我在仙界送快递 特种兵之王 重生之我要生猴子 绝世神王 先结婚后恋爱 你用情深,引我入牢 男人不能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