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 地图

作品:《阴阳女鬼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ps更新奉上哦,亲们晚安,看文的亲看完后顺手投投票呀,爱你们,么么哒!)

    骆瑾瑜一听郎魁鬼主说有十八层的地图大感吃惊,要知道连阿鼻大地狱的最高管理者平等王都没有地图,否则他也不会专门派一队人来给她当向导。

    骆瑾瑜心道有地图也好,就算她不去十八层,地图带出去也将是轰动鬼界的宝物了,肯定会有很多人想要,拍卖出去换个高价也可以。

    就算不去拍卖她也可以上交给平等王,或许他老人家一高兴就有重赏了也有可能。

    当然,这个前提是先将地图忽悠到手,这位鬼主大人都被关押在地狱十层十万年了,骆瑾瑜觉得还是不要轻易答应他的要求,能被镇压在地狱的可不是什么好人,她帮了这位肯定得罪平等王。

    她还想在阴司混个千年的,得罪了平等王可没她好果子吃!

    最重要的问题是她与十殿阎王之间有交易,鬼王墓租用千年期间她根本无法与阴司分割清楚。这千年她就是被绑在阴司里了,若是为了这位连面都没有见过的鬼主得罪了阴司大佬,她还真是得不偿失。

    她也不傻,自然不会做赔本生意!

    然而又怎样忽悠到这十八层地图呢?

    就算她什么都不要,这位鬼主大人也不可能放过她,与其等着他动手还不如先答应他先拿到地图再想法逃脱。

    “臭丫头,你别想了!”阴阳小鱼的声音在骆瑾瑜的脑海里响起来。

    “小鱼,我干嘛不想,这可是地狱十八层的地图!”骆瑾瑜反驳。

    然而傲娇鱼却不再有声音,骆瑾瑜正想问却听到了郎魁鬼主的声音再度响起。

    “小丫头,怎么样,你可是想清楚了吗?”

    苍老的声音响起时骆瑾瑜立即明白傲娇鱼不敢再出声是怕被郎魁鬼主发现,于是她也不敢再有动作。

    “前辈,我能看一下地图吗?”骆瑾瑜问。

    “不能!”郎魁鬼主断然拒绝。

    “为什么啊?”

    “呵呵,小丫头,这可是鬼界独一份!”

    “那么,我能知道这地图是只有十八层的还是有地狱其他层的?”骆瑾瑜又问。

    郎魁鬼主道“小丫头,老夫手里当然还有地狱十层的,但只能给你十八层的!”

    “好吧!”骆瑾瑜点点头,“那我能问问前辈是要我为您取什么东西吗?”

    “等你到了十八层后自然就会知道!”郎魁鬼主道,“看来小丫头是答应前往了?”

    “我能说不吗,晚辈实在没这个能力,前辈可以放了晚辈吗?”骆瑾瑜道。

    “当然不能!”

    “那么就请前辈先将地图交给晚辈吧!”

    “小丫头,在交给你之前,你需要先发神魔誓言!”郎魁鬼主要求道。

    骆瑾瑜沉默了,没想到这只老鬼竟然还有这招,她可知道神魔誓言绝不可违背,否则岂不是自断自己前程。只是她也不愿意替这只老鬼取东西,她现在只想着出去。

    怎么办呢,还真叫她为难啊!

    “怎么?你不愿意?难道刚才答应的是想骗老夫?”郎魁鬼主的声音里带着怒气。

    “不不不,前辈您先别生气!”骆瑾瑜连忙安抚,废话她现在可是阶下囚呢,惹恼了这家伙又得一番折腾。

    “那你发神魔誓吧!”郎魁鬼主冷声道。

    骆瑾瑜心道这个时候她也不得不先妥协了,或许可以在誓言上做做文章。

    “不要耍花招,否则老夫不介意直接在你神魂里打下主仆烙印!”郎魁鬼主威胁道。

    骆瑾瑜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这老家伙还真敢说,老家伙敢这么做她绝对翻脸,就算打不过她也要挣扎一下,来个鱼死网破。

    与其被下主仆烙印她还不如直接自我了断好了!

    “丫头先答应他,神魔誓言小爷替你解决!”阴阳小鱼突然又传音。

    它传完后又切断了联系,可见还是很防患老家伙的。

    有了阴阳小鱼的保证后,骆瑾瑜顿时放心,便爽快地答应了郎魁鬼主的要求。

    郎魁鬼主见骆瑾瑜终于答应后大喜,等着她发神魔誓言。

    当骆瑾瑜照着他要求念时,感觉到自己识海空间里一阵震荡,鬼珠发出柔和的光芒,海潮汹涌澎湃。冥冥之中有一道无形屏障屏蔽了她的声音。

    “咦!”郎魁鬼主发出疑惑的声音,“没想到这小丫头竟已开辟了识海!”

    他说着便分出一道神识试图闯入骆瑾瑜的识海空间,但阴阳小鱼又岂会让他闯入?

    郎魁鬼主的神识才刚进去就被吞噬掉,直接与他本体失了联系。

    郎魁鬼主发出一声惨呼,但他却是不敢声张,本来入侵他人识海就是属于极为不尊重的行为,他也只能吃了这个闷亏。

    骆瑾瑜知道这老家伙被傲娇鱼阴了一把,心里那股闷气可算出了。

    “前辈,我好了!”骆瑾瑜只装作不知,对郎魁鬼主道。

    “好,这便是十八层地图,小丫头你且拿着!”郎魁鬼主说着便有一样东西出现在骆瑾瑜的眼前。

    她伸手拿过来,感觉入手冰凉,摸过去像是人的皮肤一样。

    骆瑾瑜打了个响子,右手指尖上出现了一团小火苗,正是她的阴阳烈焰。

    她将地图摊放在自己的膝头,用手中烈焰来照明仔细察看起来。可惜此处空间的黑暗正吞噬着她手中的烈焰,不过她也只是先看看这地图长什么样,是什么材质的。

    却见这图虽然入手冰凉光滑,让她还以为是人皮,但它却是全黑的,如同一块黑布,却有着皮肤的感觉,让她感觉心里毛毛的。

    骆瑾瑜现在虽然是鬼修,但她前世的记忆太深,对于这张类似人皮的地图很是感冒。

    许是看骆瑾瑜研究得认真,郎魁鬼主开口解释道,“这地图是取自五阶魂兽地狱穴居人的皮肤所制。”

    “什么,五阶魂兽?”地狱穴居人是什么东东?

    骆瑾瑜第一次听到这个名称。

    “哼,没见识!”

    骆瑾瑜被骂也未有所觉,没听过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她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

    “嘎嘎,主人,地狱穴居人小冥知道,有空跟你解释!”冥鸦传音给骆瑾瑜。

    骆瑾瑜点了点头,收了阴阳烈焰,也将地图收进了自己的魂囊。

    “前辈,晚辈已经答应您的要求,那请问可有什么报酬吗?”

    “你这小丫头倒是一点也不客气!”郎魁鬼主冷哼道。

    “前辈您也可以不给,反正晚辈这誓言也发了,就算没有报酬也得去完成您给的任务不是吗?”骆瑾瑜讽刺道。

    “哼,不错!”

    骆瑾瑜也不管他的不满,继续说道“不过嘛,这完成任务的时限也没有,晚辈倒可以先在阿鼻大地狱里多逛逛!这进来机会难得,里面宝贝又很多,晚辈穷得很还是先收集些好东西带出去卖了也不错!”

    骆瑾瑜越说越起劲,就差怕郎魁鬼主没气得大怒了。反正她现在也不怕他发怒拿自己怎么样,先气气这老家伙也算是报了自己被胁迫的仇了。

    “好好好,你这丫头真是要气煞老夫了!”郎魁鬼主被气得不行,但还真不敢再动骆瑾瑜,沉默了半晌才又道,“罢了罢了,老夫也不是小气之人,且先给你点好处吧!”

    骆瑾瑜一听顿时乐了,笑盈盈道,“那就先多谢鬼主大人了!”

    郎魁鬼主哼了一声后,才又道,“老夫观你已有自己的业火,只是这品阶太低了!”

    骆瑾瑜心道,何止是太低,根本是没有品阶好吧!要不是进来前在平等王那里吞噬了一朵红莲业火,令阴阳烈焰异变后威力比之前大了些,她还真烦恼自己的业火进阶问题。

    “老夫这里有七刹尸火,且给你的业火吞噬吧!”

    骆瑾瑜双眼一亮,一听便是好东西呀,且不管这七刹尸火是什么火,她已经尝到让自己业火吞噬其他火所带来的好处了。

    就见郎魁鬼主话音一落,在她的眼前便出来一团绿色的幽火,就像是坟场里偶尔会出现的鳞火一样。

    七刹尸火静静飘浮在骆瑾瑜的面前,它的幽绿色光芒却无视这诡异空间里的黑暗吞噬,幽绿色光芒甚至吸引了在一旁玩耍的冰女和小阴小灵它们。

    三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如篮球大小的七刹尸火,冰女甚至走过来用手指去小心碰触它。

    却见本来温和无害,没有丝毫温度的七刹尸火突然‘轰’的燃起,窜上冰女的整只手臂。

    冰女也是果决的,她一见不对果断砍掉自己的手臂,飞速后退出十多米。

    “冰女前辈,你没事吧?”骆瑾瑜惊呼,刚刚她都没来得及阻止,冰女便被烧掉了手臂。

    好在冰女的心智虽然不全但她反应还不慢,而且还很果断,否则断掉的就不是手臂了。

    冰女拿出一块手掌大小的冰晶石出来啃,用一双水汪汪又无辜的大眼委屈地瞪着骆瑾瑜。

    骆瑾瑜自知刚才没及时阻止让冰女受了委屈,连忙从自己魂囊里拿出一块冰晶石去哄冰女。虽然她知道冰女身上肯定少不了冰晶石,但这也算是她的心意和赔礼了。

    果然冰女见骆瑾瑜愿意哄她顿时就阴转多云了,而她的手臂在她吃完手里那块冰晶石后便也恢复了。不过她还是很宝贝骆瑾瑜给她的冰晶石,拿着手里舍不得吃。

    骆瑾瑜总算安抚好冰女,又让冥鸦看好小阴小灵它们,自己则是坐下来开始操控着阴阳烈焰吞噬七刹尸火。

    有过一次吞噬经验后,她很快就将这团篮球大小的尸火吞噬掉了。阴阳烈焰也再度发生变化,本是黑白红三色的火焰现在白色部分却占了大部分,几乎有三分之二的部分是白色的,其次是黑色的,红色只有一小块。

    骆瑾瑜感觉自己的业火应该会有融合的,总不能是这种三色分明的状态,这样看起来就像没有融合一样。

    她想这个问题或许可以问问阴阳小鱼,只是现在不是时候,郎魁鬼主还在监视着她呢。

    “前辈,我好了,您是不是可以放我们出去了?”她出声问道。

    之前郎魁鬼主给了她七刹尸火后便失了声,是特意给她时间消化这团尸火。

    此时见骆瑾瑜主动问起,便道,“急什么,你那几个同伴在老夫的肚里空间折腾了这么久,老夫要给他们一点教训才是!”

    “什么?”差点忘了余辰他们了,骆瑾瑜心里一阵懊恼。

    不过现在还来得及挽救,“前辈,请您放过我的同伴,没有他们我无法去十八层!”

    “怕什么,老夫只是给他们一点教训,又不会杀了他们!他们应该感谢老夫,能让他们有机会磨练自身技艺,到哪里有这么好的场所让他们历炼啊!”郎魁鬼主越说越得意。

    骆瑾瑜却是满脸黑线,感情这老家伙之前不断派夜叉及夜叉王对付她也是在磨练她。

    哼哼哼,她才不稀罕呢,那些夜叉鬼出现对她来说哪一次不是生死战,若非她手段多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回了。

    “前辈,既然您不肯放了他们,那就请将晚辈传送过去,或者告诉我他们在哪里也行!”骆瑾瑜终究不能放余辰他们不管。

    她能不管鬼魈鬼渊他们,但无法不管狄修啊!

    “行,让你去陪他们练练也好,你还太弱了!需要再磨练磨练,最好在进入十八层地狱前真正晋升鬼王。”郎魁鬼主道。

    原来这老家伙知道她现在的修为是临时提上来的啊!骆瑾瑜心中感慨。

    “那就多谢鬼主大人了!”骆瑾瑜客套道。

    “你且将那阵法撤了,老夫传你过去!”郎魁鬼主道。

    “嘎嘎,主人,不要啊,这个防御阵法可是余辰设下的,他让我们在这里等他呢,您要撤了万一这个老家伙要害您怎么办?”冥鸦急切地给传音骆瑾瑜道。

    “无妨,他现在不会害我的,他还要我替他拿东西呢!”骆瑾瑜安慰冥鸦道。

    她说着便撤去了防御阵,收起了余辰布下的阵盘,与此同时她便感觉到一阵传送的眩晕感,当她张开眼时便看到余辰他们正战斗激烈。

    却见他们正与几只夜叉王战斗着,其中却不见鬼魈的踪迹。

    她带着小伙伴们冲进了战圈。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