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交心

作品:《风云中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纪诗嫣道:“全看到的,洛天舒将你当成了杀人凶手,像审理罪犯似的审问你,还没问出个结果来,铁剑门掌门人鲁子明就搅和进来了。鲁子明跟你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伏牛派的郝大奈便抓住了你的手,你跟他比拼内力。郝大奈和你比试结束,五行拳派的传人何清风又跟你比试拳脚功夫。项坤从你的拳招中认出你使的是梅花拳,惊呼尖叫,为你喝彩。”

    萧爻一面听着,一面回思着,想起了当时确曾有一个身穿道袍的人为自己喝过彩。问道:“那个为我喝彩道人,名字叫作项坤吗?”

    纪诗嫣听他过问,便顿住。道:“我也是从他与鲁子明的对话中得知的。我与姑姑藏身的地方,正好能看清寺院中的每一个人。你们在寺院中做什么,说的是什么,我与姑姑全都看得到,听得明。”

    萧爻道:“你们藏身的功夫天上少有,就是锦衣卫的查案高手也有所不及。”忽然一惊:“她们藏身的这项本事很高明,难怪能查出姚文定十七年前犯下的大案。”

    却听纪诗嫣道:“你别打岔,你一打岔,我跟着你去想你的事了,就想不起要说的话来。”

    萧爻听她会跟自己想到一块,十分开心。道:“我不来岔你了,你说吧。”

    纪诗嫣向萧爻看了一眼。续道:“你跟何清风对了一掌,将他的气息闭住了。他的四名弟子将你围住,要杀你。金刀门的四名弟子趁火打劫,八个人将你围在中间,虎视眈眈,要对付你。”

    萧爻心道:“我那时担心何老前辈的伤势,那八个人围着我,我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但说过不打岔她,也就没说话。

    纪诗嫣道:“洛天舒又来盘问你,问你是不是杀人凶手。你说不是,然后,他又问是谁杀害了姚文定。”

    萧爻心道:“确是这样。”

    纪诗嫣又道:“洛天舒问你这句话的时候,你什么话也没说,我那时就在树影丛中,我见你低着头。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萧爻接口道:“洛掌门提到姚文定的时候,我想到你了。”

    纪诗嫣微微一惊,道:“想到我了?哦,是我杀死姚文定的,你怎么不告诉他呢?你只要说是玉面判官杀死姚文定的,洛天舒就不会为难你了。”

    萧爻看着纪诗嫣,脸上现出一片诚挚之色。道:“诗嫣,就算他拿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会把你说出去。你是为了救我,才杀死姚文定的,我如果将你供出去,那叫忘恩负义。”

    纪诗嫣道:“你原来是为了顾全恩义,才不肯将我说出去的。那我若不是为了救你,而杀死了姚文定,你就会把我供出去了?”

    萧爻的双目中现出一片温和的神色。柔声道:“不会的,诗嫣。就算我们之间没有恩义可言,我也不会将你供出去。”

    纪诗嫣听得这话,有些感动,凝视着萧爻。问道:“你说的可是真心话?”

    萧爻道:“如果是假的,就叫我舌头生疮,从此再也不能说话。”

    纪诗嫣心道:“舌头生疮,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却也相信了七八分。又道:“你当时什么话也不说,可真有些笨。”

    萧爻道:“我那时只觉得不好回答,既不能承认我杀了姚文定,又不能说是你杀的。只好什么也不说了。”心道:“这能叫笨吗?我那叫左右为难。”

    却听纪诗嫣道:“你就不能随便编一个来?哼!在我面前,你倒能说会道的。那种时候,你却哑口无言了。”

    萧爻听得如此轻嗔薄怒,全身暖烘烘地,心头荡起了无限的柔情蜜意。道:“你叫我编什么呢?”

    纪诗嫣轻轻一笑。道:“你就说杀死姚文定的凶手是张三,或者是李四,又或者是王五。总之天南海北,不经大脑的瞎说,骗得洛天舒分不清东南西北就好了。你说我是天下第一美女,这句话你就没经过大脑。”

    萧爻道:“那不一样的,我说你是天下第一美女,是实话实说。经不经大脑,你都是的。”忽然又想:“认识她也有些时日了,却一直没见过她的真面目。”凝目向纪诗嫣的面罩上瞧去,不由得大是好奇。问道:“你为什么会一直蒙着脸?”

    纪诗嫣向萧爻扫了一眼。道:“不为什么。”

    萧爻怔了怔,便觉得不好再问下去。他伤后初醒,也不愿过度劳神,依着石壁,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却尽是想着纪诗嫣的娇弱的身形,和她那双清澈透亮的眸子。又睁开眼来,瞧着纪诗嫣,纪诗嫣已转过了身去。

    忽然,洞外响起了一声竹哨声,声音破空而来。萧爻立时惊醒,警觉起来。纪诗嫣转身说道:“是姑姑来了,你不用害怕。”

    萧爻这才放下了警惕。道:“是纪前辈吗?”突然觉得这句话很多余,她的姑姑当然就是纪前辈了。

    却见纪诗嫣从怀内掏出一只绿玉雕成的短哨,绿光闪闪,看来十分贵重。她拿到面罩下,轻轻一吹,嘟的响了一声。当她揭开面罩时,萧爻晃眼看到了她的脸,但觉得她的肌肤晶莹白亮,犹如透明的美玉,五官生成什么样,却没能看清楚。

    萧爻问道:“诗嫣,纪前辈不是能找到这里吗?吹哨子有什么用呢?”

    纪诗嫣收回了哨子。道:“那是我跟姑姑的暗号。我吹响哨子后,姑姑便能从哨声中得知我的方位。那嘟的一声,表示我很安全,一切正常。”

    萧爻道:“哦,你们是用哨子来交换信息的,我跟爷爷用的却是一门神功。”

    纪诗嫣道:“神功?什么神功?”

    萧爻道:“那门神功叫作千里相闻密语传功。”

    纪诗嫣听他念完。道:“这门功夫的名字有点长,你说的这门神功,有什么神奇之处吗?”

    萧爻有意要在她面前卖弄一番。道:“这门功夫神妙难测。你等着,一会儿会有一个声音传入你的耳朵里。”说完,运了运气,萧爻受伤未愈,只能稍微运转真气。但已足够用来运使千里相闻密语传音神功。萧爻想了想,便打算以神功向纪诗嫣传出一句话。

    纪诗嫣并不相信世上会有如此神功,不知他会如何运使,又会有怎样的神妙之处。凝视着萧爻,但见他嘴唇紧闭。双膝盘坐着,两手垂于两膝,自然摆放着,正在运转真气。

    忽然,耳朵边响起了一个声音。那声音轻轻缓缓地说道:“诗嫣姑娘,小生萧爻给你磕头了。你能揭开面罩,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子吗?”

    纪诗嫣噗的一笑,她与萧爻说过很多话,已能识别萧爻的声音。刚才耳边响起的话,跟萧爻的声音没有分别,是萧爻的声音不假。但那声音传入耳朵里的时候,萧爻一直闭着嘴唇的,他没有开口说话。这才相信,他是以内力将声音传送到自己耳朵里面。

    萧爻以这门莫名其妙的千里相闻密语传音功逗得纪诗嫣欢然而笑,心中的喜悦、骄傲当真难以形容。

    纪诗嫣道:“这门神功就只有这点用处了吗?”

    萧爻忙道:“用处大着呢?只是我暂时想不到怎么用。”

    却听一个声音说道:“什么功夫?用处很大吗?”却见催命婆婆走进洞里来了。

    两人正说得投机,正当两两欢洽之际。催命婆婆忽然到来,问了一句,将两人从那欢洽的情绪中惊醒过来,两人的脸上都是一红。

    萧爻心道:“这门千里相闻密语传音功用来博诗谍一笑则可,在纪前辈的面前,却是不便卖弄的了。”眼光移向纪诗嫣,却见纪诗嫣眨了眨眼。萧爻顿时会意,那是叫自己不可将刚才之事说破。

    萧爻道:“是梅花拳法,我用来跟何清风前辈过招的正是梅花拳呢。”说完,向纪诗嫣看去,纪诗嫣回了他一眼,示意赞许,就转过了头。

    催命婆婆来到洞外时,只听得萧爻说起一门功夫很有用,萧爻说的前面的话并没有听到,对萧爻的话也就没有怀疑。

    萧爻见她没加追问,正是求之不得。见她往一只大布袋里掏东西。一手拿出了一盘鲜鸡,却是用鲜膜包裹好的。催命婆婆将鲜鸡递给纪诗嫣,纪诗嫣小心谨慎地揭掉鲜膜,露出了一盘鲜鸡,放在石洞中一块又圆又高的大青石上,将那大青石当作了饭桌。

    催命婆婆接着从布袋里将东西一件一件地掏出来。有燕窝、有鲈鱼、有熊掌、有鸭舌等等等等。布袋里装的全是山珍海味,总共有三十多样,却都用鲜膜包裹着,没有一样被撞坏的,全摆在大青石上。装美食的瓷盘,样式新奇,古色古香,颇为名贵。

    萧爻只觉得一阵阵清香扑鼻而来,小小的石洞,顿时变成了天下美味聚集之所。

    催命婆婆将美食拿完。道:“就这些了。”萧爻正想说,没有碗筷,催命婆婆又从布袋里拿出三副碗筷和一大坛美酒。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