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清宫熹妃传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反客为主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反客为主(1 / 1)

她们这番对话,将夏晴等人看得莫名其妙,瑕月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抿唇笑道:“还不明白吗,颖贵妃是假意与舒妃同谋呢!”

夏晴恍然之余,又疑惑地道:“既是这样,她为何还要劝娘娘登天坛求雨,不是该设法劝阻,并将舒妃的阴谋告之皇上吗?”

“无凭无据,就算告诉了皇上,也不会重责舒妃,再说”胡氏幽幽叹了口气道:“当时百官已经上奏皇上,惠妃觉得,娘娘一味逃避,真的好吗?”

“可至少会安稳许多。”面对夏晴的话,胡氏点头道:“本宫不否认惠妃的说法,但本宫同样不否认一句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一直以来,娘娘最遭人诟病的,莫过于出身,正因为这样,不论是先皇后,还是舒妃、魏氏,都一再拿娘娘的出身做文章,若这件事不解决,就算避过这次的事,依然会有下一次,下下一次,谁敢保证,每一次都避得过?与其这样被动,倒不如反客为主,出身不够,就用德行来弥补。”说到此处,胡氏笑道:“昨日的事,臣妾都已经听说了,百姓感念娘娘恩德,一路叩拜,简直当成是活菩萨一般;以后,哪个若敢再说娘娘是灾星,怕是立刻就会被京城的百姓殴打至死呢!”

“万一昨日没有下雨呢,贵妃可曾想过这个问题?”面对瑕月的问题,胡氏垂目道:“臣妾想过,就算没有下雨,只要娘娘能够忍耐,情况亦不会太坏;不过臣妾承认,臣妾确实在娘娘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娘娘您推上了赌局进行一场豪赌,臣妾以下犯下,蒙骗娘娘,若娘娘要降罪,臣妾甘愿领受。”说着,她屈膝跪了下来。

“本宫一直以为贵妃是个谨慎之人,想不到竟然如此大胆。”说话间,目光落在胡氏髻上的镂银双蝶步摇上,自从永玤过世后,胡氏的饰物便是再简单不过的银饰,那些好看的金玉首饰,皆被她收了起来。

胡氏苦笑道:“臣妾自己也没有想过,但是昨日那场赌,臣妾并不后悔,若是重新来过,臣妾仍然会做一样的选择!”

瑕月幽幽叹了口气,“本宫明白,若本宫处在你的位置,也会做同样的事情。”说着,她身子往前倾了几分,亲自扶起胡氏,“多谢你愿意相信本宫,更多谢你替本宫解决了后顾之忧,令本宫不必再担心以后有人拿本宫的出身做文章。”

胡氏低头一笑道:“不瞒娘娘,确实刚听叶赫那拉氏说娘娘与惠妃与永玤的死有关时,臣妾确实很生气,也确实差一点被她说动想要对付娘娘与惠妃,幸好悬崖勒马,认清谁才是真正该死之人;所以就假装被舒妃说动,与她一起对付娘娘,一来可以知悉她的诡计,二来也可趁机抓她的证据!”

瑕月欣慰地道:“难为你还能守住灵台一丝清明,没有受舒妃利用。”

“臣妾虽然有些糊涂,但尚能分得清谁对臣妾好,谁对臣妾不好,叶赫那拉氏才是最该死的人。其实那日娘娘与惠妃在御花园说话之时,臣妾就站在不远处的树后,听到了你们的对话。”

瑕月沉默了一会儿,道:“你可有生本宫的气?”

“有一些,不过臣妾明白,永玤出了事,您与惠妃心里的难过不会比臣妾少。”

“难为你了。”如此说了一句,瑕月道:“你这会儿将计划合盘托出,可是已经找到了对付舒妃的法子?”

“不错。”胡氏眸光冷凛地道:“臣妾昨夜借机套舒妃的话,得知她今日一早,就会将那些煽动民乱之人送出京城,京城九门之中,有一道城门的守城官是叶赫那拉氏阿玛的至交好友,所以他们会从那道门的走;一旦离开京城,想再找到他们可就难了。”

夏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道:“这么说来,这会儿他们岂非已经悉数出城了?”

胡氏神色诡异地笑道:“舒妃倒是想,不过若是一切顺利的话,那些人应该已经被拦下来了。”

瑕月惊讶地道:“哦?你将消息传出去了?但是昨夜宫门已闭,你怎么传出去的?要说今儿个一早送出去的,怕是已经晚了,拦不住那些人。”

胡氏低头一笑道:“不敢隐瞒娘娘,臣妾买通了一位当夜交班的侍卫,请他当完班回去时,将臣妾的信送到父亲手中,如此才能先叶赫那拉氏一步;虽说这样做会有些危险,但时间那么紧迫,臣妾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

说话间,有宫人进来禀报,说是李四求见,胡氏一听,连忙道:“娘娘,臣妾今早遣了李四去打听确切消息,他这会儿过来,定是都打听清楚了。”

瑕月点点头,示意宫人传李四进来,后者打了个千儿后,有些兴奋地对胡氏道:“老爷昨夜接到侍卫送去的信,查到他们会从朝阳门的走,所以一早派了人在那里拦截,然后匿名送去顺天府,这会儿,那些人正在顺天府受审呢!”

“好!”胡氏兴奋地道:“这可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舒妃,本宫看她这次还往哪里逃!”

“舒妃的气数尽了。”这般说着,瑕月有些担心地道:“不过这件事,贵妃你也曾牵涉其中,若舒妃被查,本宫担心你也会有危险。”

胡氏连忙道:“臣妾就是为此而来,虽然臣妾已经极力避免直接出面,但是正如娘娘所言,多少有些牵扯;所以,若舒妃到时候咬着臣妾不放,还请娘娘为臣妾美言几句!”

瑕月笑笑道:“你帮了本宫这么大的忙,本宫怎会不帮你,这一点你尽可放心。”

“多谢娘娘。”听得她这么说,胡氏心中一块大石落了地,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瑕月在弘历心中的地位,她替自己说一句,胜过别人说上十句百句。

见她们说完了正事,夏晴朝胡氏屈膝,有些愧疚地道:“刚才冤枉了娘娘,还请娘娘恕罪。”

热门推荐
GT病毒进化者 花心校草的满分爱恋 闪婚惊爱 清潭洞的幸运星 文艺圈枭雄 王者战兵 错遇惊婚 不可思议怀孕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