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八十三节:秦某坐等!

作品:《儒武争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苏还真猛然抬起头来,他的瞳孔微微向内收缩,似乎是想辨认出搅局者的身份。

    映入眼帘的是天穹之外,那艘星舰的舰身之上,醒目的剑徽。

    那一枚剑徽之上,两柄长剑交错,一轮旭日缓缓升起。

    苏还真之前见过,正是昭明剑域的剑徽!

    只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昭明剑域会来帮助面前这个明显与林渊也是死敌的人。

    他更想不明白的是,分明降临梦都星的是一艘昭明剑域的星舰,可是当域主的声音响起时,所说的话却是“秦傲,你不过是区区万古仙朝的六品平北将军,竟敢这般肆意妄为,就不怕引起梦域与万古仙朝的全面战争吗?”

    梦域之主毕竟是一域霸主,又是成名已久的天人境强者,威严气度自是在苏还真之上。

    只不过他的一声厉喝,换来的竟是星舰之上的一身冷笑。

    一道人影蓦地浮现在天穹之下。

    他身披黑甲,手中倒提一杆三尖两刃长枪,傲立于长空之上。

    万古仙朝最年轻的天人强者,六品平北将军秦傲。

    滚滚云涛自他身体之中穿透而过,这不是一个真人,而仅仅只是一道全息影像。

    他看向在场的苏还真,似也在看向苏还真身后的那名还未暴露身份的梦域之主。

    秦傲冷冷说道“梦域第一强者,仗着整整三层的境界压制,强行镇压一名未入天人境的修士,真是好大,好大的威风!”

    来的是昭明剑域的星舰,来的却是万古仙朝的人?

    霎那之间,苏还真心内波澜狂起,他并不明白,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的情况。

    面前这个万古仙朝的男子,并未足以让眼高于顶的苏还真知道他的名字。

    他不明白,万古仙朝与昭明剑域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不明白,这个天人境都没入的蝼蚁,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有一艘星舰来救他!

    他更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蝼蚁分明与林渊有很深的仇隙,为什么还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

    即便苏还真已是不争境的大能,但他并非是强于推算因果的道家天人强者。

    所以他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这并没有关系,因为秦傲根本不需要他了解。

    那一道悬停在禁城上空的漆黑覆甲人影,沉声说道“放人,否则禁城之内,明天将再无一个活人!”

    梦域之主冷笑道“区区一艘星舰,你以为能为所欲为吗?”

    秦傲冷冷说道“你若不信,可以试一试!”

    秦傲的话,没有丝毫的外交辞令。

    这哪里像是万古仙朝区区的六品将军,对堂堂梦域之主说话的语气?

    换言之,哪个六品将军可以开出来一艘星舰这样的大杀器?

    梦域之主沉默许久。

    显然,他此时天人交战,很难决断。

    如果秦傲的语气上,表现出来哪怕一丝一毫,一个刹那的软弱,梦域之主不仅会一口回绝秦傲的要求,更会趁机

    出手,争取夺下这一艘星舰。

    可偏偏没有!

    仅仅是布武境的秦傲在面对梦域之主与苏还真两名实力凌驾于他之上的天人强者时,没有丝毫的畏惧。

    一个小小的布武境修士,哪里来的底气,又是哪里来的勇气,敢在时空折跃之后,直接对梦域的梦都星禁城开火?

    如果说他没有任何的后台,背后也没有任何大能的授意指示,梦域之主绝不相信。

    因为他觉得,这个推测是在侮辱他作为一域之主的智力。

    至于支持秦傲的是万古仙朝的某位强者,是昭明剑域的那名号称是林渊弟子的新任剑主,还是两位强者一同授意的。

    其实之于梦域之主,并无差别。

    现在他要考虑的是,如果同意了秦傲的要求,会有什么样的损失。

    就拿秦傲要带走的人来说。

    此人并不是什么梦域必不可少的人,不过是一个得罪了苏还真的散修而已。

    半晌沉默,他缓缓说道“你可以将人带走,但今日你对我们梦域所做的羞辱,本座定会让你跟你幕后之人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他看似无心地问道“你们为何要不惜一切地救下一个天人境都没有迈入的修士?就因为他跟你一样姓‘秦’?”

    秦傲不屑冷笑道“梦域之主,你管得未免也太宽了!”

    面对这样摆在明面上,都不加掩饰的嘲讽,梦域之主顿时哑然,半晌,他方才怒意更炽,说道“无礼至极的家伙,你以后,定会为你今日付出代价的!”

    秦傲的全息影像骤然抬头,他哈哈大笑。

    好像是听到了一个极度好笑的笑话。

    他的语气之中,依旧没有丝毫的畏惧“好,秦某坐等!”

    好一个“秦某坐等”,当真是无所畏惧,也当真是叫一域之主下不了台。

    这完全就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恶少模样。

    可偏偏事情就是这样,秦傲越是傲慢无礼,梦域之主越是小心谨慎。

    但有一个人不是这样。

    “哼,梦域岂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苏还真的身后,道道黑莲生灭,如同一条盘绕身后,蓄势待发的恶蟒,他盯住秦傲,冷声道“一艘星舰又如何?难不成你当真托大到以为一艘星舰能对付得了两个不争境的强者?”

    苏还真手握紫金黑水莲,他遥指向面前的秦枫,冷冷说道“你想要救他走,我苏还真偏要杀了他,你又能奈我何?”

    他冷冷说道“说什么拉上所有禁城之人陪葬,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有什么胆气,在两名不争境以上的强者面前大开杀戒!你们有本事,就动手便是了!”

    气氛一时尴尬,秦傲竟也不再说话。

    就在这时,忽地梦域之主开口了“放他们走!”

    苏还真此时的表情,就好像是被人从身后捅了一刀,错愕莫名,他大喊道“域主,这个人不能活着离开梦域!他绝对不能活着离开!”

    梦域之主语气平淡说道“没有人天生应该死,也没有人天生不能死。只不过,如果要拿禁城所有人的命来赌

    这一个未入天人境的修士之命,这一盘赌局上的筹码上来看,我们太亏了!”

    苏还真竟是霎那之间,好像忘记了自己与梦域之主的尊卑差别,他伸手遥指向不远处的秦枫,却是冲着不知所在的梦域之主,他大喊道“他还没有入天人境,但已有了儒家的浩然紫气,今日梦域已与他不死不休,若他以后入了天人境,我梦域可还有一天宁日?”

    他厉声咆哮道“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域主!”

    梦域之主的语气,依旧平淡,他没有回答苏还真的话,而是对着秦傲与秦枫说道“你二人今日之后,若是再敢踏足梦域一步,杀,无赦!”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梦域之主依旧同意秦傲带上秦枫离开。

    至于什么杀无赦的话,不过是找回自己脸的场面话罢了。

    秦枫也没有刻意与跟梦域之主和苏还真硬扛,他朝着苏还真拱了拱手,他淡淡说道“今日之恩怨,秦某入天人境之日,必偿!告辞!”

    言罢,“嗖嗖嗖”三声裂响,天帝青玉剑,彼岸桥与乾坤塔,三件重器瞬间光芒粉碎,重新飞回到秦枫的身躯之中。

    与此同时,一道虹桥自天空而降,稳稳落在地面之上,秦枫缓缓踏上虹桥,虹桥徐徐升天而走。

    秦枫踩在虹桥之上,他蓦然一回头,正看到那一袭红裙的佳人在遥遥朝他挥手。

    霎那之间,刚才面对几乎让人绝望的强敌苏还真,连眉头都不曾皱上一下的铮铮铁汉,竟是眼角干涩,有了流泪的冲动。

    他很想也朝着那一名刚刚重逢,便要分别的佳人挥手作别,但他却不敢。

    他怕连累到她。

    虹桥之上,秦枫只能朝她点了点头。

    虹桥之下,梦小楼泪眼婆娑,她也点了点头。

    梦小楼没来由地想起了秦枫以前在中土时跟她说的一句话来。

    “短暂的分别,是为了更长久的相聚。”

    她原本并未觉得这话如何高明,如今却是深以为然。

    随着那一道虹桥渐渐消失在天际,她轻轻擦去眼角的泪水。

    她重新恢复成了女天人强者的冰山姿态。

    她确信,下一次时,他们两人的联手,将无人能再阻挠他们的重逢!

    千年能等,百年能等,沧海桑田都已变幻,那就何妨再等待片刻就好了。

    看到秦枫离开,星舰也缓缓移出了梦都星的天穹附近,苏还真看向不知名某处,他厉声问道“域主大人,我不明白您为何要这样去做!”

    那代表梦域之主的声音徐徐说道“我最近在读儒家的书,其中有一句,我深以为然,叫做‘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林渊之后,你已经很久没有紧追在后,对你穷追不舍的仇敌了!”

    苏还真冷冷说道;“林渊与他不同。因为林渊不一定会杀我,可是这家伙,一定会!”

    梦域之主淡淡说道“你若只想着对手战胜你后,会不会杀你,那你不用争了,你已输了!”

    苏还真听到这话,他哑然半晌,侧过身来,一稽首,一作揖。

    他沉声说了一句话“我,知道了!”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