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锦衣夜行 > 第970章 锦幄暖,易水寒(三更合一求月票)

第970章 锦幄暖,易水寒(三更合一求月票)(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一流文学网」地址:www.16wx.com  锦衣夜行更新最快!

第970章锦幄暖,易水寒(三更合一求月票)

夏浔回到馆驿就一头钻进了书房,约摸半个时辰之后,唤辛雷和费贺炜进去。&..最快更新**两人进了书房,就见夏浔正将一封书信封好火漆,桌上还摆着一摞书信。

夏浔招呼二人近前,拿起早就写好的一封书信,递予费贺炜道:“你速去辽东,把这封信交给开原侯丁宇,叫辽东布政使万世域、都指挥使张俊与他,三人一同开启,遵嘱行事,不得迟误,立即上路吧!”

“是!卑职遵命!”费贺炜不敢多问,赶紧揣好书信,向夏浔重重一抱拳,转身走出书房。

夏浔又将刚写好的那封书信连着其他两封书信递与辛雷,说道:“你速速回金陵一趟,必须把这封信直接交到东厂厂督木恩手中,事关重大,马虎不得!”

辛雷答应一声,刚刚接过书信,夏浔又道:“办妥此事之后,你再转往肃州一行,去见西宁侯宋琥,然后转道浙东双屿,将信交与许浒。”

辛雷一呆,道:“既如此,那卑职先去肃州然后折返东南,去金陵和双屿岂不是好,如今这般,要走许多冤枉路?”

夏浔道:“事有轻重缓急,给木恩的消息是最最重要的,耽搁不得,所以要先去金陵,至于肃州和双屿,一东一西,你愿意先去哪边都无妨了。”

夏浔皮笑肉不笑地道:“久视伤血,久卧伤气,久坐伤肉,久立伤骨,多走走嘛,活动活动,肾水才足啊!”

辛雷听了立即向夏浔拱一拱手,屁也不放便溜之大吉了。

夏浔笑嘻嘻地走出书房,小丫头弦雅从书房东墙角急急转了出来,一见夏浔站在那儿,急急收不住脚,险些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去,夏浔伸手往弦雅肩头一按,一股大力沉下,将她定在那里,好笑地道:“你这丫头,风风火火的又做什么了?”

弦雅知道主人性情温和,倒不怕他,吐了吐舌头,嘻笑道:“老爷,有两位大人急着要见您呢,小婢刚刚将他们请进客堂,两人都说是有要紧的公务事禀报老爷!”

“哦?”夏浔疑惑地道:“我去瞧瞧!”

客堂里两位官员正坐在那儿吃茶,相互攀谈说话,夏浔迈步走了进来,弦雅道:“两位大人,我们老爷来了!”

两位官员赶紧放下茶杯,趋前拜见,一经通禀名姓,原来其中一人是瀚林院五经博士叶锦廷,另一人是钦天监监副陈文涛,两人虽然同到馆驿,却不是为了同一件事而来。

瀚林博士叶锦廷是从金陵来,因那《永乐大典》已然编撰完毕,永乐大帝赦令其护送大典到北京,储放与北京城中。

这部宝典集合了全国数千士林名流,穷尽三皇五代之至大明永乐年止所有典籍文章,可谓旷世之宝、无价之宝。永乐要兴这文教盛事,固然是为了天下士林之心,可是这样一部学术总纲,既然编撰完成,当然不舍得置放宝库,任它腐朽。

只是编撰这部宝典,耗资甚巨,如此庞大的一部丛书典籍,即便由朝廷来印刷发行,也是一笔难以承受的支出,况且这部宝典包罗万象,士民百姓不可能有足够的财力去购买整部,也不需要留存整部宝典。

朱棣还记得夏浔当初所说的办法,可着各书坊誊录,各自雕版印刷其中一部分,独家发行贩卖。这样既可以让这部学术宝典真正的用之于民,利之于民,又可以让它开枝散叶,遍行天下,所以宝典运到北京之后,就要立即依此办理。

夏浔现在身负秘密使命,朱棣并不想让他分神再去操办此事,这件事本来是要赵王牵头,行部操办的。不过整个计划本来就是出自夏浔手,所以朱棣命叶锦廷运宝典到北京时去见夏浔。

并不叫夏浔操劳此事,不过整个安排却由他督查谏议,配合赵王和行部。叶博士赶到北京之后,马上去见赵王,结果赵王不在京里,现如今那运送宝典的一辆辆大车还停在城里未曾安置呢,所以就急急转来拜见夏浔。

夏浔听他说明来由,又问钦天监陈文涛来意。陈文涛所言却是关于天文台的建设事宜。

北京本有一处天文台,是从金朝时候起开始建立的,金灭北宋后,从汴京将天文仪器运至北京,建造了一处天文台。元朝建立后,又扩建成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天文台,郭守敬就是在这处天文台上夜观天象,计算出一年为365.2425天,同现在世界公认的数值仅差了26秒,精确度高的吓人。

明朝定都于金陵,天文台便设在金陵,但是朱棣登基当年时,便重开了北京天文台,这样大明就有了两处天文台。这些年来,北京天文台记录了不下于1400个运行在华夏天空中星星的情况,可以精确地预测日蚀和月蚀,确定了南半球南十字星和老人星的位置。

星相研究准确,就可以精确定位世界各地的位置,还可以用“过洋牵星”之法,确定海洋航线,其意义十分重大。

钦天监研究天象,觉得只以北京和南京两地天文数据不足以参照、对比,商议一番后,觉得若是在异域他乡也能建几处天文台,定时向钦天监报送数据,更有利于对天象的研究,可这么大的事,钦天监监正也只是个七品小官,哪有胆量向皇帝进言?

难得夏浔这么大的官儿身负巡察监管北京营建事宜,若是由他来向皇帝进言,这话语的份量便自不同,所以陈文涛鼓起勇气,来向夏浔谏议。在夏浔面前,陈文涛有些胆怯,吞吞吐吐的,半天才说明来意。

夏浔听了略一沉思,便朗声笑道:“这是好事啊,只是周边诸国,大多不甚稳定,若要建天文台,眼下来看,只有朝鲜和日本才有可能,你看这两地如何?”

陈文涛大喜,连声道:“使得,使得,在这两地建立观星台的话足矣!”

夏浔笑道:“既如此,你们便把详细的情形写下来,本国公给你们呈报御前!由皇帝下旨,敕令朝鲜国和日本国分别建立天文台,以配合我大明钦天监之星象研究!”

陈文涛感激涕零,千恩万谢地拜辞而去。夏浔想想刚从纪纲那儿回来,今天是不可能有消息传来的,离开一下却也无妨,便对叶锦廷道:“叶博士,赵王要两天后才会回来,我先与你去把《永乐大典》存放入宫,等汉王回来,再就版印发行事宜与殿下商议。”

叶锦廷点头称是,夏浔自回府来,衣袍还不曾换,便与叶锦廷又离开了馆驿。

《永乐大典》,仅目录就达60卷,正文22877卷,订成11095册,约3.7亿字,汇集古今图书七八千种。眼看着那一卷卷图书被搬运入库,夏浔不禁油然升起一种自豪感。

这时候,在欧洲,亨利五世的图书馆里只有六本手抄书,其中还有三本是向女修道院借的!同一时期欧洲最富有的商人,佛罗伦萨人弗郎西斯科达梯尼也仅拥有十二本书,其中八本是宗教方面的书籍。

而大明呢?此时的大明,是当之无愧的世界文化中心。

北京,已渐渐显出了它的王者风范,大明,已渐渐显出了它的王都风范。

只要再解决了那边的事情……

夏浔将目光悄然投向北方。

不同于欧非其它国家的地理政治格局和民族分布,使得中原汉人周围强大的游牧民族成为挥之不去的梦魇,它像附骨之蛆一般,始终对中原形成强大的威胁,当宋元之后,西域已经再也不可能形成一个强大到足以威胁中原政权的存在时,北方就成了唯一的敌人。

“只要再解决了它……”

夏浔暗暗思忖着:“永乐是一代雄主,汉武唐宗之功,他立下了。只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北方狼虽在他的手中被打得气息奄奄,夹尾狂逃,终究伤而不死,遗下后患。(,观看本书最新更新)上天既送我来帮他拾遗补缺,只待解决了那里,我的功德也就圆满了,到那时候……”

夏浔缓缓抬起目光,看着殿顶《文渊阁》的黑漆金字大匾,再慢慢抬头,目光便定在湛蓝天空下,一抹白云之上。

白云悠悠,攸东攸西……

※※※※※※※※※※※※※※※※※※※※※※※※※※

“大汗召见!”

三排九名较技获得下三的选手挺胸腆肚地走上高台。

金川还穿着“昭德格”的摔跤服,唐玮和赵锋也都穿着鲜艳的服饰,当他们踏上三层高台的最高一层时,站定身子,侍立在万松岭身后的杨亘目不斜视,手却轻轻地移到了刀柄上。

金川、唐玮和赵锋立在中间一排,前边三人走上前去,抚胸躬腰,万松岭和左右的哈什哈、马哈木一起站起身来,笑吟吟地捧过代表优胜的彩带搭在他们脖子上,又叫人捧过托盘,端起盛满烈酒的大木碗,三位选手接过木碗,把碗中酒一仰而尽,亮一亮碗,放回盘中,便退下来站在一边。

金川面无表情地向前踏出一步,赵锋几乎是与他同时踏出去的,唐玮却似有些紧张,迟了那么一刹,比他们慢了一步,马哈木、哈什哈等人见他局促的样子,不由开怀大笑,万松岭的眼角急剧地跳了两下,也哈哈地大笑几声。

三人抚胸低头,台下的欢呼,远处的马嘶,台前的歌舞,酒席宴前各位头人首领的谈笑声,忽然就像被一层无形的隔膜屏蔽开来,耳鼓膨胀着,他们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噗嗵!”

“噗嗵!”

声音那样清晰。

优胜的彩带搭在了他们脖子上,然后三位首领分别举起一碗酒,微笑着递向他们。金川伸手接碗,一只大手伸出去,刚刚触到碗沿,突然闪电般滑过碗沿,铁钳一般扣住了马哈木的手腕!

“呔!”

金川一声大吼,熊腰一拧,身躯电转,虎背一锉一张,马哈木一个硕大的身子就像风车一般被他抡了起来,“嗵”地一声砸在地上!

随着“呔”的一声,唐玮和赵锋同时出手!

唐玮屈指扣向万松岭,十指如爪。这一下是必行的,因为他们务必力求行刺计划完美实施,向万松岭的这一抓,就是为了洗清万松岭的嫌疑。

万松岭“大吃一惊”,幸好有马哈木前车之鉴,提前引起了他的注意,万松岭及时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唐玮这一抓,站在他身后的侍卫杨亘反应敏捷,及时出刀,弯刀横空,好象水面上一道光痕一闪而过。

杨亘的眼中闪过一抹痛苦,但是这抹痛苦之色隐藏的极深,在他眸底只是一闪即没。他紧紧抿着唇,唇成一线,微微上挑,宛若吴钩。

手中刀一闪而逝,匹练之光犹自横空,便迸现出一片血色,唐玮故意慢了一刹收手,双手十指齐断!

十指连心,断一指便痛澈肺腑,何况十指齐断,唐玮痛吼一声,踉跄退了一步。

与此同时,在他左边,金川发力将马哈木摔起,风车般一抡,重重地砸在木板搭就的看台上后,马上屈身抓起马哈木切肉的小刀。小刀不长,却很锋利,扎在一块又肥又大的羔羊肉上。

金川抓刀在手,立即奋力一挥,坐在马哈木身畔的脱欢乍见父亲被拖出席外,狠狠惯在地上,大惊之下就要扑上来,却万万没有料到金川将马哈木狠狠一掼,便返身向他扑来,目标竟然是他!

脱欢大骇欲退,只觉喉头一凉,等他倒跌出去,摔在几个扑上来的侍卫怀中时,喉头鲜血突突乱喷,已被金川这一刀破开了咽喉。脱欢双手紧紧掩住喉咙,鲜血自指缝间缢出,一双眼睛闪烁着惊栗的光。

金川一招得手,旁边一个侍卫业已拔刀劈来,金川正欲返身去杀马哈木,吃这一刀,持刀的右臂整个儿离体已去,金川痛极,大吼一声,打着转儿旋过身去,双腿一屈一弹,便合身向马哈木压去。

他摔开马哈木,刺杀脱欢,只在电光火石之间。马哈木身体强健,自幼也习摔跤,吃他这一摔,虽然骨痛欲裂,神志却还清醒,这时忍着痛正要爬起,冷不防金川浑身浴血,又复向他扑来,一个近两百斤重的身子又重重地撞在了他的身上,将他再度压倒在地。

另一边,赵锋同样抓向哈什哈,用的也是摔跤术,哈什哈及时退了一下,避开了他这一抓,但是哈什哈的侍卫反应却不及早知将要发生什么的杨亘,他的刀刚刚抽出一半,赵锋就纵身疾进,握拳如喙,“噗”地一下击打在哈什哈的喉部。

纵然再结实的人,喉部都是脆弱的,赵锋自幼苦练武术,就算是普通练过硬气功的人,或者颈部肌肉结实,提前有了防备,绷紧颈肌硬抗这一击的,虽能顶住一拳重击,也抵不住他这握拳如喙的透针击法。

赵锋全力一击,哈什哈喉部“咔”地一声脆响,喉骨已被击断。

这时赵锋已一步踏上矮几,赵锋下盘功夫极稳,这一脚踏去,重有千钧之力,只听“砰”的一声,脚下杯盘带着矮几一齐踏碎,在脚下变成殛粉!

赵锋身形一高一低,右手并掌如刀,顺势击下,一掌砍在那个侍卫颈上,登时砍断了他的脖子。

那侍卫一颗头颅软绵绵歪向一侧,口鼻中一起喷出鲜血,溅了赵锋一脸,赵锋左手抹一把脸上鲜血,右手拔出那侍卫钢刀,右足向下一踏,又是“嗵”地一声闷响,倒在地上掩住喉咙正丝丝吸气的哈什哈被赵锋一脚踏断喉咙。

这一脚之力,几乎将哈什哈整个颈部都踏平了,如何还能活命?

这时,哈什哈身后几名侍卫全都反应过来,齐齐拔刀扑上,以赵锋此时站位,应该顺势砍杀万松岭,可他们豁出一死,就为万松岭上位,哪能叫他受了伤害。

众侍卫一拥而上,正合赵锋心意,这样的反应本就在他们算计当中,赵锋掌中刀一抡,挡开凌厉刺来的几口钢刀,顺势仰摔出去。

这种种情形,说来复杂,却只发生在刹那之间,三层看台上四周持矛武士,尽皆挺枪刺来,如狼似虎,唐玮大喝一声,张开双臂扑了上去,“噗噗噗!”几柄长枪尽皆贯入他的身体。

矛尖自后胸挺出,唐玮目赤如血,嘶吼一声,张开双臂,又抓住两杆长枪,向前死命冲出,迫得那持枪武士连连退步,唐玮攥住矛尖发力一振,竟将那两个侍卫振下高台。

死士!

唐玮的作用,仅仅是佯刺万松岭,然后就是血肉之躯为两个伙伴争取刹那机会!两个侍卫被振下高台,唐玮也终气绝,他双手倒握两杆长矛,胡须虬张,豹眼怒凸,立在那儿犹自不倒!

饶是那些侍卫虎狼成性,杀戮寻常事,竟也被他神威震撼。几杆长枪攒刺在他的身上,因他奋力前冲,那几杆枪都刺穿了他的身体,红缨被血黏成一绺,鲜血顺着笔尖似的红缨“嗒嗒嗒”地落在地上,片刻就积成一洼。

就在唐玮以身挡枪,拦住多名侍卫的刹那,倒摔于地的赵锋舞起地躺刀,旋风一般自唐玮以身挡枪给他让出的空间滚杀到金川和马哈木身边。

四下里长枪短刀纷纷乱刺,却均未料到这人并不是站起来跑过来,而是就地翻腾,而且身姿矫健敏捷之极,两丈宽距离他只一个腾跃就到了马哈木的身边,一时纷纷刺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44号殡仪馆 等君许我婚嫁 心悦君兮乱君心 女医传 神魔系统 曹贼 悍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