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锦衣夜行 > 第894章 急成亲

第894章 急成亲(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一流文学网」地址:www.16wx.com  锦衣夜行更新最快!

夏浔这一遭在乡下可是真的修身养性了。附近风景名胜,几乎都已被他逛遍,如果没有紧急大事,每隔三天,他的人会赶来把朝中发生的一些重要大事向他汇报一下,夏浔只简单了解一下朝中发生的要事即可。

这一日,夏浔一家人又到濮塘游览,这里层峦叠嶂,沟壑纵横,松竹翠秀,乳泉叮咚,山间小道蜿蜒曲折。乔灌参差,藤萝悬挂,古树参天,竹林似海。山风徐来时,远看一碧万顷,近看竹影婆娑,如鸣天籁,徜徉其间,宠辱皆忘,心旷神怡。

游过了濮塘,夏浔一家人兴致勃勃返回别院,路上时而还是能够看到有人成亲。夏浔并不知民间正处于突击成婚的高峰期,皇上选秀女这种事,与他八杆子打不着,自然没人拿这种事来向他禀报,要是连这事儿也打听,那这天底下就没有什么事儿是他不需要了解的了。

夏浔回到别院时,徐姜正好赶到。

今天不是三日一汇报的固定日期,夏浔晓得必有突发事件,忙把他带到书房,一问才知,原来是皇上北巡了。茗儿先前了解到的情报不假,永乐皇帝果然北巡了。

此番北巡,朱棣仍命皇太子监国,并下旨诏告天下,沿路亲王,只离王城一程迎候,官吏军民于境内朝见,非经过之处,毋得出境。凡道途供应皆已节备,有司不得有所进献。

又命,六部及各省凡有重事及四夷来朝进表,俱送达行在,小事送达金陵,启皇太子奏闻。吏部尚书蹇义,兵部尚书金忠、左春坊大学士黄淮、左谕德杨士奇留辅太子;户部尚书夏书吉、右谕德金幼孜、翰林学士胡广、右庶子杨荣扈从。

夏浔早知其事,自然毫不惊讶。皇帝如此频繁的北巡,旁人不解其意,他却是一清二楚,皇上的心在北边,这是心切于迁都呢。只是,迁都事关重大,皇上迄今不露口风,也不知他还要隐忍到几时。

夏浔听了徐姜的汇报,知道了皇帝的行踪和人事调整的动态,做到心中有数即可,此事原也无他置喙余地,皇上既离了金陵,朝中由太子主持,一时之间更不会有大事发生了,因此夏浔更是放心地在别院小住,不必急切回京了。

此时,应天府治下几个县,处处可见吹吹打打的迎亲队伍。现在最难找到的就是媒人、司仪和吹鼓手,以致他们把价格提高了几番,依旧是供不应求。有些小门小户的人家干脆不讲究这些了,给闺女换身新衣服,红盖头一蒙,用一头驴驮到男方家里,就算成了亲了。

谁愿意让自己的亲生女儿为了那一点渺茫的荣华富贵的机会,就此分开,甚至可能永远诀别啊?虽然说仓促之间找个丈夫未必称心如意,至少能朝夕相处,也能时常与亲人相见,总比送进宫里捱到年华老去才得以出宫或者永远都出不来,找个阉人做菜户要好啊。

媒婆子这些天可真是跑断了腿儿,到后来紧急结婚之风愈来愈盛,一种恐慌性情绪在民间开始迅速蔓延,就像11年的抢盐风波一样,突击成婚已经到了一种病态的地步。恐慌情绪已不可遏止,如果哪家的父母不急着给女儿找个丈夫,那女儿急得上吊的都有。

于是,一种只在草原上才流行过的风俗开始了:抢亲!

与草原上抢亲抢女人的风俗不同,现在是抢男人,只要相貌出众一点的,或者职业体面一点的,都成了被抢的对象,抢到家里摁倒成亲,你想不认帐都不成。这种风气尤其是在乡镇地区多见,那儿的豪绅大户在地方上说一不二,抢个女婿回来,也不怕他事后反了天。

百姓们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许多已经被登录造册的人家也急着嫁女儿,他们抱着万一的希望:“我女儿已经嫁了,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了,你奈我何?”

这种风气迅速引起了官府的警觉,应天府知会各地官府,严令不许在选秀女期间结亲、成亲,各地巡检司在大小路口设了关卡,不允许青年妇女在此期间在外走动,走亲访友一概不许,统统回家等候选秀女。官府的这一举动,在好事者的鼓吹下,反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民间恐慌情绪更严重了。

谣言越传越离谱,传到后来,已经成了据说是只要还没有男人的年轻女人,统统都要参加选秀女。于是乎……一些守寡的青年妇女也忙不迭地加入了突击成亲的大军。一时间条件稍好些的青年男子都成了抢手货,每人家里头都挤了十来户的媒人或者女方父母,由着他挑选。

那媒人和女方父母也都是心眼灵活的,哪肯一棵树上吊死,要是这小伙子家里看不上自己的姑娘咋办?于是他们广泛撒网,逮着啥鱼是啥鱼。张家刚说要考虑考虑,他们出了张家的门,马上就再去李家说亲,结果回头张家李家都同意了,于是乎一女两嫁、三嫁的情形也出现了,几家人少不得又要打罗圈架。

高高在上的永乐皇帝绝不会想到,入个宫而已,在民间居然已被视同进鬼门关。

金陵城里,里甲保长们也是挨家挨户的通知着。

聚宝门外长干里,一户人家。

锦衣校尉、宫里的宦官、应天府的差官,这选秀三人组敲开一户人家的大门,登堂入室,那锦衣校尉耀武扬威地道:“怎么回事?今儿你家女子不是该去府衙接受挑选么?怎么竟然没有动静?”

那主人看样子是个有见识的读书人,一袭青衫,三绺长髯,气定神闲地道:“皇上选秀女,规矩是不选官宦之女。官家女不入秀女之列,这规矩,没变吧?”

“哦?”

那锦衣卫上下打量他几眼,皮笑肉不笑地拱拱手:“失敬!失敬!原来足下居然是官,不知足下在哪里做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44号殡仪馆 等君许我婚嫁 心悦君兮乱君心 女医传 神魔系统 曹贼 悍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