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锦衣夜行 > 第880章 女人的命运(三更一万求月票)

第880章 女人的命运(三更一万求月票)(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一流文学网」地址:www.16wx.com  锦衣夜行更新最快!

“罪臣本雅失里未亡人图门宝音,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图门宝音一进谨身殿,看见一个身穿团龙皇袍的浓须阔口男子站在那儿,未及细看便拜将下去,她的母亲和小樱见状忙也随之跪倒。

“嗳,请起请起,快快请起!”

朱棣连忙虚扶一把,说道:“哈敦且莫如此,不要行此大礼,来来来,快请起来,来人呐,赐座!”

朱棣往图门宝音背后看了一眼,见她身后还跪着一个老妇和一个少女,夏浔曾提过图门宝音的母亲也逃到了中原,自然就是这老妇了。至于那少女,却不曾听夏浔说过,想来应该是这位哈敦的侍女。堂堂一国皇后,落得这般下场,身边只得一个侍女追随,亡国之后,落魄如斯,朱棣心中不禁泛起一片心酸和怜悯。

小樱跪在图门宝音身后,见她诚惶诚恐、毕恭毕敬,心中也是百味杂陈:“大元是被大明赶出中原的,皇后的丈夫是被大明皇帝追得仓惶逃窜,才死于瓦剌人之手的,而皇后今日……,唉!国仇家恨也不过如此。国兴国亡云聚散,人死人灭一场空……”

朱棣叫人给她们看了坐,和颜悦色地道:“哈敦的事情,杨旭已经对朕说了,虽然本雅失里抗拒天威,屡犯天朝,然其毕竟已经过世,朕不忍加罪于家人,哈敦既投奔我朝,朕自会予以妥善安置,哈敦放心便是!”

图门宝音道:“皇上宏恩,可汗辜负皇上美意,擅杀天朝使臣,自取灭亡,咎由自取。臣妾当时,也曾屡屡劝诫,奈何妇人之言,难入其口,可汗终至玩火自龘焚……”

图门宝音轻轻拭了拭眼泪,哽咽道:“可汗身死,草原各部争权夺利、自相残杀,偌大草原,再没有臣妾存身之地。皇上胸怀天下,广有四海,不以可汗逆行为忤,慨然收容,臣妾真是既羞且惭。”

朱棣宽慰道:“哈敦不必如此,国之大事,本就不是妇人可以干预的。罪责自然也不应由你承担。这样吧,朕叫礼部在京中择一处僻静优雅的所在,好生安置你母女,再拨些官奴侍候……”

图门宝音连忙欠身道:“谢皇上美意,罪臣之妾,怎敢承皇上如此隆恩。臣妾来时路上,也曾仔细想过,昔日种种,俱成过去,这哈敦,业已名不符实。臣妾想,若皇上肯收容的话,还请皇上掩饰了臣妾的身份、名姓,将臣妾安置于民间,赐田三亩、民房一间,叫臣妾母女有个安身之所就好。”

“这……”

朱棣一怔,觉得如此安顿一位皇后实在不妥,还以为这是图门宝音的谦辞,他又劝说一番,图门宝音留着眼泪只是如此要求。朱棣觑了她一眼,见她大约只有三旬上下,若由官府安置,保全她的皇后身份,锦衣玉食自可无忧,只是年纪轻轻,也只好守着空房度日。若是安排在民间,再改了她的名姓、出身,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完全抛弃过往,也未尝就不能开始全新的生活。

思及此处,朱棣便点点头道:“好吧!既如此,朕便答应了你!”

朱棣思索片刻,对夏浔道:“杨旭,朕没记错的话,你本秣陵人氏?”

夏浔闻弦音而知雅意,忙道:“是,臣是秣陵人氏。秣陵距金陵城不过二十里距离,把哈敦安置在那里,既可享受田园宁静,有事时朝廷又可予以照顾。臣在秣陵还有一处老宅,皇上靖难的时候,乱臣拆房毁地,意欲阻我大军,将臣的宅子也毁了。皇上御极之后,在京里给臣赐了宅子,臣在秣陵镇上的老宅拾掇了一下,重新修建起来,做了一处下院,只是一直不曾去住,只着两个老仆在那儿看守家院。不如,就把臣这幢宅子转赠于哈敦吧!”

朱棣霁颜道:“甚好!那么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办吧。你帮哈敦换一个名姓、身份,再拨些田亩与她,一应所费,由内库拨付!”

“臣遵旨!”

万松岭的壮举,制止了哈什哈和马哈木两大势力的火拼,也赢得了无数蒙古人的心。

他住进了营帐中最大最豪华的一处帐蓬,有侍卫、有奴婢,有了一点大汗的尊严。

这些场面上的事,马哈木不能与他争,既然要利用他的声望来达成自己的目的,那么他既然浮出了水面,至少表面上就得把他当成一个大汗来礼敬。公孙大风作为皇弟,做为台吉,也有了自己的帐蓬和侍候的下人。

天色将晚了,万松岭用过晚膳,叫人将碟盘撤下,沏了一壶茶水,正志得意满地喝着茶,帐口忽有侍卫禀报:“大汗,豁阿哈屯求见!”

“啊?快请!”

万松岭立即放下茶杯,坐正了身子。

在万松岭的斡旋下,没有勇气决战的瓦剌四大部落首领握手言和,重新恢复了此前暂时平衡的状态。

不过哈什哈没敢在当地驻扎,这是马哈木的地盘,各地援军正陆续赶来,如果马哈木言而无信,他和他的精锐尽皆断送在这里,他的部落就真的一败涂地了。

哈什哈连夜撤兵,把他的精锐撤回了他的部落驻牧之地,豁阿夫人没急着走,她是要回巴尔喀什湖的,哈什哈已走,留她一个妇人在这里,就不用担心马哈木会把她怎么样。

瓦剌三王就地驻扎下来,明日一早就返回巴尔喀什湖,豁阿夫人也住进了马哈木的营寨。上一刻是生死大敌,下一刻比邻而居,这在草原上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完者秃.皇.豁阿哈屯觐见!”

门口侍卫一声喊,豁阿夫人便盛装而入,向端坐帐中的万松岭盈盈拜倒,娇声道:“臣妾豁阿,见过大汗!”

这妇人真是天生尤物,虽然跟过三个男人,孩子都生过两个了,依旧是丽色照人,风情无限。哪怕这声音,都是异常的柔媚,而她偏偏并未拿腔作势,天生的女人味儿。

万松岭忙道:“哦,豁阿哈屯,快快请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44号殡仪馆 等君许我婚嫁 心悦君兮乱君心 女医传 神魔系统 曹贼 悍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