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御宠狂妃:逆天七小姐 > 第147章 苏芙产子

第147章 苏芙产子(1 / 1)

圆月映在碧波荡漾湖面,被一圈一圈的撞散开来,一并撞散了他的身影。东方慕婉心漏跳半拍的转眸,只见他一脸沉重的看着她,心痛的唤着她的芳名。

她的身体木然一颤,饶是腿好像有千斤重,却仍旧艰难迈步上前,开口,“你终究来了,不恨我吗?我那么义无以顾的抛下你,我以为你不懂我的。”

“懂。怎会不懂。你想要忠义两全,能顾及了南启的颜面,又能与我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慕婉,你知道不,你同时也在逼我,是要把我逼进绝境的意思!”连城锦知道这是她最想要的,可是,如果他万一不能成功的说服父皇议和,那么是不是代表他们要永远的分别了!

东方慕婉轻嗯一声,垂首不语之际,他倏地箭步上前,一把生生的搂了她的身体入怀,很用力,几乎要将她整个人掐碎一般,“慕婉,你让我真是好生的想念,好生的想念……”

“慕婉亦是如此。”

她从未有过的感觉,竟是那般的强烈。像是失了心一般,不眠不休,不寝不语。她的心被他拿走了,她怎么也找不到了,即便她的身体在这里,却也不过是行尸走肉罢了。

连城锦捧起她的小脸,爱恋不舍的吻过她的额头,再吻去她的泪水,轻啄过她的唇瓣,“这段日子在南启好吗?他们有没有为难你,在知晓你……”

“嫂嫂知道了,她并没有为难我,只问我后悔吗?我坚定不移的告诉她,不后悔!这是我心甘情愿,只是那里大抵终究是有些怨你的。怨你那般的不顾我的感受……不过嫂嫂并没有生气,反而还说服了大哥答应这场议和。或许我终究是幸运的,因为遇着了这样的嫂嫂。”东方慕婉想来苏晚对她的种种,她真是感动不已。

再想到之前自己的一切,更是厌恶自己到了极点,她怎就是如此的幼稚无知。

连城锦摩挲着她的轮廓,双目含情,“苏晚不愧为战王妃,她的心胸,大气是无人能比的。既然他们应允了议和的事情,那么此次我们回了北辰就大婚,再一起回了南启拜访你的母妃,可好?”

“好!”

东方慕婉想得早晨在帐篷外听到的事情,“等等,这事虽然大哥是应允了,可是宫中的太子没有答应,而且父皇一直不理朝政,好像朝政的事情都是母后间接把持着,不知大哥会如何处理此事。”

“不管前路多么的艰辛,我都不会再对你放一次手。”连城锦知道她是在害怕,这件事想来确实不易,可是东方煜的手段,他是非常的知道,几乎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

东方慕婉一脸的幸福,轻轻地回抱着他的身体,靠着他的胸膛,嘴角轻扬,这便是最简单的幸福,触及心房,感动不已。

……

初夏,皇宫中的睡莲已经悄然绽放,在湖中显得好不俏丽。苏芙产下一男胎,皇后大喜,天子更悦,立马封了王。苏芙也因得了朱氏的恩宠。

边疆议和之事,这刚刚传到了宫中,苏芙便被匆匆的唤到了凤仪宫。她怀里抱着小王爷,皇后本来很大的脾气,也是硬生生的给压了下来。

接过小王爷,一脸欢喜的逗了逗他的小嘴儿,“哎哟,这个小东西睡得可真香。你这么赶来,没有惊着他吧。”

“没有,母后唤了芙儿来,芙儿就知道母后定是想念小王爷了,所以特意抱了他过来。”苏芙是有意的,太子先脚刚私自作主披了议和的事情,她就生气的下了旨。

她知道皇后又要发脾气了,不得不把小王爷抱过来替他的父亲挡一挡,否则真不知道皇后又要发多大的脾气,说出毁了太子的话。近来父皇是在后宫夜夜笙歌,朝事不理会,通通交由了东方宸,甚至对着母后的间接插手,置不之理。

她不知道父皇的用意是什么,但是她只知道要保全夫君的安全,那么只能靠了皇后。不管发生何事,即便母后没了,她的夫君也不会有事。

皇后朱氏让奶娘抱走了小王爷,看着苏芙是一脸的心伤,长叹一口气,“本宫这气是看着小王爷这才消了一些,若是没有看到,你来了,我恐怕还在摔东西。这宸儿到底什么时候才会争气。”

“母后,芙儿知道你是为了议和的事情。战王为国,众所周知,他竟然已经这么决定,定然有自己的考虑。再者慕婉公主出征能与锦太子结了亲,那也是一件好事。把慕婉远嫁了,德妃不就无依无靠了。”苏芙近些日子一直侯在皇后朱氏的身畔,她亦将大大小小的事情让她知晓。

慕婉公主出征的事情,她亦是知道皇后是故意了,想要折了德妃的翅膀,让她永远的在后宫失宠。却不料,偷鸡不成倒是蚀了一把米。她真想劝劝朱氏,凡事看开一些,何须如此的纠结,处处算计。

可是她何能耐开口说这话,不过是替太子生了个儿子罢了。后面不知多少女子能生出儿子,能生的不止她一个。所以她根本没有因为母凭子贵而侍宠而娇,忘了自己的根本。

皇后朱氏仿佛听了她这话,心里是要舒坦了一些,拿了桌面上刚进贡的水果搁到她的跟前,“尝尝吧,叫什么火龙果,是个稀奇玩意儿。你生产完,体虚,多补补。”

苏芙轻嗯一声,叉了一块到自己的嘴畔,忽而想得一事,便开口,“母后,父皇近日在后宫夜夜笙歌,民间已经有些说法,您不出面阻止阻止吗?”

“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本宫乏了,没有兴趣去管,也没有能力去管。”皇后朱氏看不懂他的用意,但是知晓一点,他对她是厌恶到了极点。

他不愿意看着她,她便也是不愿意看着他的。

苏芙低头敛下眼睑,思索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有将一些话告诉皇后朱氏。她必须给自己留些后路,这些年在后宫走动多了,她便也学着了一些,处处要为自己考虑,做个乖巧的人,比做聪明人好得多。

热门推荐
大豪门 曾想盛装嫁给你 苗疆禁忌档案 锦衣夜行 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44号殡仪馆 等君许我婚嫁 心悦君兮乱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