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天下最挣钱的买卖

作品:《逍遥县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听完了罗昆玉的话之后,纵然很激动,但是也更加懵逼了,自己这边的一把手丢下队友跑到敌占区单干去了,而且貌似还玩得有声有色的。这就跟玩象棋一样,这才刚开局,大家都势均力敌,结果你就直接飞将把别人的大帅给堵了,怎么看都跟开了挂一样。

    “大人在菱湖一个人势单力孤,我看,不如咱们偷偷调运扬城的兵马过去护卫?”一个部将提议道,不过刚说出口就被否决了。

    “是傻子吗?别人在扬城也是有眼线的,兵马一动天下皆知,你可别说护卫了,能不能保护好自己都是两说。”

    另一个更加直接,“直接打过去,跟大人会合?”

    罗昆玉直接翻白眼了,这群家伙果然只会打仗,让他们动脑子实在是难为他们了,不过好在不是所有的部将都是傻子,听了那人的话之后直接把他就地摁在地上狠狠揍了一顿。

    “咳咳。”罗昆玉制止了部下们的瞎闹,扬扬手中的信封,“大人说了,先不要轻举妄动,他会随时从菱湖传回消息,到时候按照他的指示去做就是了,另外,密切注意南边王顺叛军的动向。”

    “这就简单多了嘛。”众部将松了一口气。

    …………

    …………

    经过了马横的事情之后,再没有人这么不识趣跳出来闹了,众人都知道这是一块大肥肉,但是这块肥肉却并非唐僧肉,而是叼在虎口的,如果真的想分一杯羹,强抢机会不大,所以很多人都选择了跟齐心阁合作。

    就算是不合作的,也至少不会跟齐心阁明面上对着干。

    开阁典礼进行得很顺利,不管是不是真心祝贺的人,至少都给足了墨谦面子,直到傍晚夜幕沉沉才陆陆续续离开。

    墨谦目送滕县令父子离开,就在宴会快结束的时候滕县令带着滕彦青到自己的面前赔礼道歉,承诺以后一定不会再胡乱生事,最后隐晦地表达了想要跟齐心阁合作的意向。

    墨谦当然不会拒绝,虽然无论在道德和法治层面,滕家父子都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有时候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就现在的情况来说如果能够将滕家父子这种中立势力拉过来,远比铲除了再重塑菱湖要更利于自己的发展。

    得到了墨谦的保证之后,两人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墨谦伸了个懒腰,接过庄婉递过来的茶灌了一口,瘫在椅子上。以为终于可以休息了,但是这个时候又有一群人走了过来,定睛一看,颇为意外,领头的竟然是当日在菱湖帮自己解围的人。

    但是当时墨谦就已经料定对方身份不简单,所以再次见到的时候也不至于太过失态,于是站起来施了一礼,“丁大哥,又见面了,当日菱湖解围之恩,还未道谢呢。”

    丁锐哈哈一笑,“道什么谢,都是自家兄弟,说这话就见外了。”

    墨谦嘿嘿一笑,望向他身边的人,问道:“不知这位公子怎么称呼?”

    “这是我家公子,名王琅。”说罢又指着墨谦对王琅介绍道:“公子,这就是墨拙言墨兄弟了,属下曾在菱湖见识过墨兄弟的手段,一个人独挑菱湖青年才俊,说是文曲星降世也不为过。”王琅本身星眉剑目,又面带微笑,很有亲和力,所以在介绍完了之后一下就吸引了尧乐村老少的注意力,感受到众人的目光,他也不胆怯,一一回以微笑,轻易就赢得了好感。

    目光落到了庄婉的身上,眼眸深处流露出一丝丝欲望,但是等到跟墨谦对视时,那一点点的欲望都隐匿得无影无踪,呵呵笑道,“墨兄弟,你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啊,丁锐都不知道在我这儿提过几次了,说得天上有人间无的,我也早就盼望着有机会跟墨兄弟结交一番,还望不要嫌弃才是。”

    “岂敢,公子过奖了,只是侥幸而已。”墨谦淡淡说道,对于丁锐,他的印象不错,但是面对王琅,说不上厌恶,但是这样温润如玉的公子哥见过太多,他已经麻木了。

    “哪里的话,墨兄弟的事情现在还被菱湖百姓们津津乐道,以少胜多歼灭连云坞,单枪匹马文斗菱湖县,一手建立齐心阁,拿出哪一个都是传奇啊。”王琅笑得更加真诚。

    墨谦摆摆手,“王兄莫要捧杀墨某了,王兄器宇轩昂,站在你的面前,墨某都有些自惭形秽啊,想必来历不凡。”

    “墨兄弟你可真是慧眼如炬,我家公子乃是南方……”丁锐张口就说道。但是说到一半就被王琅挥手打断了,“不才,靠着祖上余荫,经营一家车行,东西奔走勉强度日而已。”

    “是吗?墨某的齐心阁做的也是交通货物的行当,到时候少不得麻烦王兄,望多多照拂。”

    王琅豪气干云地说道:“好说,别的不敢说,我们家车行在江南一带还是有些声望的,到时候两家强强联合,必然能有一番成就。”

    “墨阁主。”王琅身边另一个人对着墨谦施了一礼,轻声说道:“齐心阁一开阁便已经名动菱湖,成就自然不会差,但是恕我直言,在菱湖名头再响,也不过是一隅之地,有没有想法更进一步呢?”

    “未请教?”墨谦淡淡说道。

    “小的名叫余凉,只是一些偏颇之言,阁主不要见怪。”那个人歉意一笑。

    “没事,但说无妨,只是墨某不明白先生所说的更进一步是什么意思?”

    “敢问阁主,天下间最挣钱的买卖是什么?”

    “自然是盐铁酒,但是这些都攥在朝廷手中,没什么好说的,再者说大齐百姓富庶,要得到这些东西也不难,所以卖给一般的百姓怕是没什么意义,所以……”墨谦顿了顿,剩下的话不言而喻。

    “墨阁主果然是聪明人,诚然大齐的百姓们不缺少盐铁酒,但是总会有地方缺少的。”余凉神秘一笑。

    “比如?”墨谦眉头一皱。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