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7章 边打边逃,边逃边打,还能耗多久?

作品:《水浒任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激烈的喊杀惨嚎声打破了林间原有的寂静,先行杀至的义军勇健如群狼一般凶狠的扑噬围杀上去,而差不多就在祝永金、祝彪等人死命挣扎要脱逃的同时,陈希真手下残存者有些人被死死缠住,有些人则中了激射而来的流矢性命当即了结,也有些人侥幸杀出一条道路,继续拼命要往北面继续逃逸,偏偏当中还有一个人

    陈丽卿双眼当中杀气横飞,被当做丧家之犬追赶撵杀,不但也早激得她三尸神炸,七窍生烟,既然已有大批敌军杀至近身处,也再按捺不住,更要将目所能及处所有她眼中的贼厮尽数杀得血肉伶仃。陈丽卿手中那杆梨花古定枪卷舞起来当真也好似翻腾暴怒的赤蟒,挥挥霍霍的上下左右盘旋时,长枪这边狠狠地搠进一名义军士卒腹腔,枪尖直从后背透出;那边又是寒光一闪,冰寒的枪尖又直捣进一个头目口中,骤然搅动当即又是血肉横飞;须臾间又突刺而至,直将前方步卒的心窝刺中明明是被追杀围剿,可如今不管不顾的杀机大盛的陈丽卿倒是迎着汹涌围攻的义军人潮逆流而上。

    因为陈丽卿隐约觑见敌军正有个七尺以上身材披着虎皮战袄鹿皮靴,豹皮裙子虎筋绦,生得紫棠色面皮,腰细膀阔,手绰莲花浑铁钢叉、腰悬蒲叶尖刀而正在指挥麾下军兵涌杀上前的步军头领,陈丽卿忽然暴起,直杀得所向披靡,当即也冲杀到了那步军头领面前!

    而解珍觑见那女煞星虽然来势凶猛虽然心里一惊,可是他又是何等人物?与解宝是平素盖地包天胆,平素擒虎伏豹的一对兄弟,怒时肝胆尽横斜,性发起时更恨不得腾天倒地、拔树摇山,此时又怎会畏缩胆怯?霍亮怒吼也似起了个震天震地的大霹雳,解珍迎将上前,挺起手中莲花浑铁钢叉上前与陈丽卿恶斗成一团。虽然萧唐哥哥早有嘱咐说这婆娘杀人成性,更兼不但弓箭足以与花荣兄弟争一时长短,使枪使剑的本事亦然十分骁勇奢遮,若是战阵上撞见,也切不可因她是女子而觑得轻了,可是周围好歹也有许多步军弟兄掩杀过来,只须抵挡缠住这婆娘些时候,正可先擒住个陈希真狗贼身边的首恶奸厮!

    然而很快的,解珍顿觉陈丽卿舞动得梨花古定枪在周身上下左右飕飕的盘旋,浑如银龙探爪、怪蟒翻身,有不少冲至近身处的步军弟兄不但当即被她了账,眼见梨花古定枪骤然一收一探,也已势不可挡之势直朝着自己的心窝狠狠搠来!

    眼见解珍要被陈丽卿一枪搠心身死,电光火石之际,从旁一道黑影卷过,刘二也奋力挥起手中钢叉荡开陈丽卿直取解珍要害的这一枪。也正当要再与解珍合力来拼这婆娘时,却不料陈丽卿手中被荡开的长枪旋即以另个角度突刺而至,刘二仓惶的架起钢叉护住身前要害,然而锋利的梨花古定枪变化精妙,当即一下狠狠的又搠在了他的腿股上!

    这两个贼厮驴鸟本事低微,勉励抵挡得一时也不济事,早晚也都要死在我的手里!

    陈丽卿眼见刘二闷哼一声扑倒在地,解珍勃发怒发再挺叉前来相救时,手段动作也尽在她意料之内。真要是阵前以一斗二的厮拼,解珍、刘二两人现在多半已经命丧于陈丽卿之手,可只是趁着爆发突杀之际疾冲至解珍面前,无法速杀得手,周围旋即奔涌杀来的义军勇健旋即挥起手中诸般军械直朝陈丽卿劈头盖脑的斩搠下来,当即也迫得陈丽卿唾骂一声,再挥起梨花枪乱扫乱划、盘旋不息,不由步步向后面退去!

    由于遭受冲杀拦截,如今距离陈丽卿、祝永金之间已有许多义军步卒拦截阻击过来,生生切断几人之间联系的陈希真处境也极是不好受,他发足狂奔之际,也抡起手中长枪嗤嗤嗤的连绵探出,犹如毒蛇吐信吞吐一般格架拦挡、扫砸刺挑,虽然也有不少义军将士早将他觑定,可是陈希真也仍能勉强自保得住。

    当初多少年来苦练的身手,好歹仍是派上了用场,这些年下来陈希真虽算不得是养尊处优,但更多年来苦心算计拉拢帮手助他成事,需要他亲自上阵厮杀的时候也是极少。而体力也远非是壮年巅峰状态,毕竟也是曾点拨自己的女儿陈丽卿练就一身霸道狠厉的武艺,兼之多少年来练就的道门养气功夫,陈希真与些余孽只顾往前冲杀,生生的也杀豁开了一条路,周围奔涌而来的拦截追兵也仿佛狂涛怒浪拍打坚硬岩石上激溅得血花四溅,但还是不足以将眼前这个势必要除掉的死敌身形给彻底淹没。

    然而陈希真也很清楚,这还只是萧唐麾下先行杀来的第一二拨追兵,倘若被这厮们生生拖在此处,尚不知还要有多少猛将强兵源源不断的杀来,而在这种场面之下倘若再撞见萧唐那反军贼首,恐怕自己也是万无生理了。

    冲杀猛赶中陈希真回头望去,几支箭簇激射而至,也被他挥枪悉数格挡击落。在这个时候,陈希真也只能隐约觑见女婿祝永金、女儿陈丽卿仍能仗着自己的本领冲杀血战,何止是大批袭杀过来,敌军人数也已远超过尚残存的寥寥手下军卒。远处似乎也有喊杀声隐隐传来,附近山岗之间,周围层层叠叠的密林当中,还尚不知要有多少敌军横将杀出

    片刻停留不得!也只能毫不停歇的继续往北面寻径逃去!

    依现在的形势看来,恐怕甚至也已来不及回身再去与陈丽卿、祝永金会合协力一并突围冲杀了何况陈希真也很清楚就算他与自己的女儿、女婿三人再是本事奢遮,只三个人若是被重重追兵围堵住却又能济得甚么事?遮莫在这等山岭密林间,凭借个人的本事各寻路径,非但受追击撵杀时更容易在地势复杂的山岭间隐蔽潜行,而教那些贼厮们分头来追

    杀声喧嚣得山岭间陈希真焦急的高呼几声,随即立刻转身疾驰,眼见身形也要渐渐的隐没在北面茂密的林荫之内。而祝永金、陈丽卿各自挥剑舞枪的奔袭突围,所过之处鲜血迸溅,也留下了不少拦截军兵的尸骸,然而追随陈希真奔逃的败军溃兵尸体横七十八,层层叠在此间山间岭地,四下流淌的鲜血染红了大片草地,遮莫仍得暂时苟延残喘的余众也已是十不足二

    此时解珍立刻上前搀扶起被被陈丽卿一枪搠中了腿股,伤口处泊泊正有鲜血流淌的刘二,也连忙亲自扯下了麻布替他包扎伤势。而刘二忿怒的狠狠咬牙,说道“可恨陈希真等几个厮鸟确实奢遮,明明已拦截杀至,却到底被那厮们冲出一条血路,煮熟到了嘴边的鸭子,怎生能就此飞了?哥哥也莫要管我,趁着那些奸厮尚未曾远遁,赶紧继续去撵杀追赶才是!”

    解珍微微颔首,说道“固然合当继续去追,但眼下也将陈希真等几个厮鸟盯住,就凭我等山岭里追踪狩猎的本领,如何将能教那厮们逃了?何况萧唐哥哥那边,还有萧义所统领的部曲弟兄当中也多有关于巴山度岭的好手,那几个奸厮鸟跑得了一时,任他一边在密林峭岭中苦耗力气,一边又要竭力厮杀,却又还能生生磨耗多久?”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