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异界奇妙冒险 > 第202章 走火入魔

第202章 走火入魔(1 / 1)

总算在萨欧莉丝的保护下,罗伦斯才刚刚平息了体内的气血翻涌,刚刚想继续冲击新的经脉时,却敏感的察觉到有人的到来。还好有了老邦加之前给的教训后,罗伦斯才刚刚准备继续冲击经脉,现在犹有余力去做预防,要不再一次被人惊扰到,罗伦斯可不保证自己会幸运的仅仅只是气血翻涌而已了。

而就是在这样的双目失明却对外界的一举一动都分外敏感的情况下,罗伦斯十分有幸的察觉到了不知道具体是谁投注在自己身上的厌恶眼光,虽然他也察觉到那些眼光的目标是对着自己身上的伤痕来的,处在现在的环境下,罗伦斯却难免有些多余的别样心思。

到底是谁现在进入了主卧室里的呢?是厌恶的视线没错,感觉上是对我身上的伤疤来的,会仅仅只是对我身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伤疤感到厌恶么?还是对我整个人的厌恶?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却不方便暴露出来,所以才表现出仅仅只是对我身上的疤痕的厌恶?罗伦斯竭力想要平息下翻涌的思绪,但在安静无人的房间内,却怎么也无法让自己的思绪平静下来。

……情况不对,这应该是传说中的……走火入魔?草,无论是不是,现在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都不利于我继续冲脉下去,必须先平静下自己的思绪。罗伦斯艰难的在翻滚的思绪中思考着,纷飞的杂乱的念头,已经开始慢慢的影响罗伦斯的心智。虽然罗伦斯已经开始极力的想要收拢自己的发散的念头。却怎么也无法把他们归拢在一块。

没办法了。要不就破釜沉舟吧!谨守灵台清明,仍由思绪翻飞!尽管来了极力的节节抵抗,却仍然慢慢的失去更多的心神空间,无法可想之下的罗伦斯,万不得已之下,只好放弃仅存的一点心神空间,携带着仅有的一点心神之力,死死的固守住了最后的一点理智。牢牢的护住了灵台清明。

罗伦斯的心神空间之中,风来了,带来了自己妻子、琳娜女仆长、依汶莱娅、众多认识不认识的美丽精灵女仆、甚至还有自己妹妹茉莉亚的独特香味。传来了让罗伦斯快点醒来,跟他们一起做爱做的事情的轻声低语;雨来了,带来了阿根、坦维、巴特、杰克弗利特等等,甚至还有罗伦斯的几个弟弟、这具身体的父母双亲的独特体味,他们让罗伦斯快点睁开自己的双眼,与他们一起并肩作战,共同抵抗天灾军团的入侵。

云来了,带来了洞穴人、异种蜂、掘地虫、人类、精灵、比蒙等等等等各式各样的。或是死于跟罗伦斯交手,或是跟罗伦斯对战过。或是死于牛头人小队之手的生物的怒吼。他们咆哮着叫嚣着宣泄着,发誓要当着罗伦斯的面把罗伦斯所在乎的一切统统都摧毁;雷来了,带来了刺穿了异种蜂尸体,然后贯穿罗伦斯身体的那骇人一击。带来了第一次见到萨欧莉丝时,那铺天盖地让人绝望的威压。带来了米诺陶而那几近开山辟地的野蛮冲撞。带来了萨欧莉丝与比蒙对撼时,那毁灭天地般的互相对撞。带来了凤凰涅槃时,那让人无法逃避却又让人绝望的堕天一击。他们没有在继续叫嚣出声,却比出声叫嚣更加的让人恐惧。

老君闲居作七言,解说身形及诸神,上有黄庭下关元,后有幽阙前命门。呼吸庐间入丹田,玉池清水灌灵根,审能修之可长存,黄庭中人衣朱衣。(摘自百度百科-黄庭经)罗伦斯是一个无信仰者,或者说罗伦斯是多信仰者也可以。前世作为宅男的罗伦斯,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里听来看到的一句存在即是合理,从而确立了自己多信仰或者说是无信仰的基本信仰道路。你跟罗伦斯谈论无神论,罗伦斯也能跟你聊两句。你跟他说诸天神佛,满世界的各种神袛神系,出名不出名的,他也能跟你掰扯。

而现在罗伦斯之所以会去诵读黄庭经,却是有他自己本身的原因在内。在地球时,罗伦斯的家里有着一对信仰基督上帝的长辈,偏偏这对长辈还十分的喜欢罗伦斯,却看不惯罗伦斯每天宅在家里无所事事的当一个宅男。因此经常三不五时的跑到罗伦斯的跟前,劝罗伦斯去信教去信仰上帝,在罗伦斯耳边唠唠叨叨的全是宣扬基督教的教义。对此十分反感与抵触的罗伦斯,为了不让这对赶又不好赶,恶言又不能说出口的长辈离自己远点,不得不在他们面前宣扬自己信仰的是本土的道教信仰,并且为了证明自己信仰,更是在几天之内强行背下了《黄庭内景经》的全文。在他们再在自己面前宣扬基督教教义的时候,小声却让人能够听到的,背诵《黄庭内景经》。……结果十分不幸,有着一定侵略性的,国内修订版的基督教教徒无法容忍自己的亲人,却去信仰别的教派,光临罗伦斯的家庭的次数更加频繁了,罗伦斯被骚扰得更加不胜其烦了。

而也因如此,罗伦斯就算来到这方世界后,从来没有再次背诵过的《黄庭内景经》,现在却成了罗伦斯沉淀起自己心绪,对灵台外翻飞的思绪和心魔的最好的防御以及反击的手段。长长的数千字的《黄庭内景经》在罗伦斯的灵台内流转,帮助罗伦斯巩固自己的心神,不时还帮助罗伦斯扩大他的心神领土,渐渐的平息下盘踞在罗伦斯心神空间中的沸腾心绪和心魔。或许是一天或许是三天或许仅仅只过了一顿晚饭的时间,罗伦斯终于完全平息下在自己心神空间中的风波,在一次的沉寂下自己的心神。

继续冲击经脉吧,反正现在也是失明状态,睁开眼睛也什么都看不到。罗伦斯已经无法再保持五心朝天的姿势。大开的四肢瘫倒在柔软的天鹅绒床上。粗粗的大口大口喘息几下。又一次把心神沉浸在自己在走火入魔之前。未完成的事情上。

比起之前来,经脉脆弱了好多啊。如果说之前的经脉虽然曲折,虽然也是难行却还算是乡间土路的话,现在根本就是田间泥梗路啊,而且还是雨后的泥梗路……,走一步都要带起一腿的泥。法克。罗伦斯郁闷的仔细感受着走火入魔后,身体以及经脉的具体变化。之前的走火入魔不单单是罗伦斯心神空间的事情,反应到罗伦斯身体上的。还有因为失去了罗伦斯的心神控制约束,走在半道上就突然开始四处乱窜的内力造成的破坏。

还好仅仅只是经脉变得脆弱而已,内力没有四处乱窜乱跑到什么死穴啊大穴啊之类的地方,也没有出现什么四肢瘫痪或者不举的后遗症。阿弥陀佛,上帝保佑,三清在上,阿门!罗伦斯在心里把所有自己知道的神袛全都感谢了个遍,也不管自己这样乱摆神会不会引起神罚,劫后余生的他实在是太高兴了。

那么,是继续冲击经脉好呢。还是等莉莉回来?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啊,不会莉莉还没吃完晚饭吧?要不问问那些女仆?罗伦斯犹豫了。现在身体的状况已经不允许他继续冲击经脉了。偏偏他又不知道萨欧莉丝到底有没有吃完晚饭,无奈之下,只能靠着记忆摸索着跌跌撞撞的抓起了那只据说能召唤来女仆的铃铛。

疼,妈的,我撞上什么了啊!失明真是个可怕的事情……。罗伦斯又一次撞上一个有棱有角的坚硬东西,吃痛的抖了抖自己的手,继续摸索着。

“铃铃,铃铃,铃铃。”好容易抓住了那只传说中的铃铛,罗伦斯也触碰到了放置在自己身旁的不屈之刃。靠着不屈之刃传递来的信息,罗伦斯总算没有再次撞到别的一些东西。

“呼,您有什么吩咐么?罗伦斯先生。”一道罗伦斯从来没有听过的悦耳声音,在罗伦斯不远的地方响起,给安静死寂的房间内带来了一股子让人喜欢的生气。

“我……,咳咳,谢谢,我练功用了多久的时间?莉莉,也就是你们的巨龙主人,现在在哪里?帮我准备了饭食了么,我现在很饥饿。”罗伦斯被自己干涩的声音吓了一跳,还好那不知道是谁长的怎么样的精灵女仆,十分机灵的马上给罗伦斯递来了一杯温水并且服侍着罗伦斯喝了下去。罗伦斯再次说话时,声音总算没有那么干涩难听了。

“罗伦斯先生您已经昏睡了三天了,莉莉夫人她怕我们打扰到你,吩咐没有你的召唤,任何人包括她自己都不能进到这个房间。您的饭也被莉莉夫人交代要随时准备好等你食用,您稍微等一下,我马上去叫人拿来您的饭食。对了,老邦加先生他现在还在龙巢之中,他说他要等到您清醒过来再回去。”女仆温柔的搀扶着罗伦斯半依在床头,细细的声音让人听了十分的舒服。

“知道了,你快去吧,不用太担心我。对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如果莉莉睡下了,就不要去吵醒她了,你们去吵醒她可能会发生危险的。我去当然是两说了,哈哈!去吧去吧!”洞中无日月,岁月不知年。这两句诗词可不仅仅是说修炼时间长短的问题,而是重点提醒人们说,一旦没有了参照物,人们会很难分辨具体的时间与日期。特别是罗伦斯这种情况,长时间没有参照物的话,你告诉他他这一修炼就用了三五个月,只要没什么大的破绽并且安排好,说不定他还真信了。

“关于这点,莉莉夫人她也早安排好了,您先放心的修养好身体,其他的一切都有我们在,会帮你办好的。”女仆轻笑着带着轻轻的脚步声离开了主卧室,声音里的轻松感觉是个人都能听得出来。

“不屈么,老邦加把你重铸成什么样了?让我看看,不对,现在我暂时还看不到,那还是让我摸摸吧。”女仆轻松的情绪感染到了罗伦斯,罗伦斯轻轻的举起了一直握在手上的不屈之刃,用自己的手掌去感受着不屈之刃重铸之后,改变的每一点每一滴。

“加大了刀刃前部的重量。是这样比较利于劈砍么?总体的重量却相对一致。老邦加是怎么做到的?加大了刀刃的弧度。有些不太像开山刀的样式了啊!刀柄被加长成双持型的了么,是为了平衡前后的重量?刀身总体长度没变,但宽度似乎也经过加宽了,好一把大砍刀。可惜不能起来试试,会让他们担心的。”罗伦斯对不屈之刃的新形象心里有了个大概的谱,满意的点点头,不愧是老邦加这个矮人出品的武器,果然让人光摸着都感觉十分舒坦顺手!

“内力在刀身内的损耗变得更小了。尽管史诗进化之后,已经没有了多少损耗,但现在的感觉更加让人舒坦,而且似乎还有着对内力的加成?!不屈你似乎更加坚固了,而且似乎有些别的感觉,具体是什么,不屈你能告诉我么?……攻击到人身上后,会随机带有火焰闪电中的一种伤害,并且被动带着破甲伤害,破甲伤害是你史诗进化之后。就出现了的吧,现在破甲得更加加成更多了?增添了放血槽的数量。以后捅到身体上出血的数量会更加严重了么。谢谢你啊不屈之刃,为了我这个主人,你也在努力的变强啊!”罗伦斯对手里的不屈之刃有些爱不释手的感觉了,如果不是就算用不屈之刃捅到自己身上,或者用它去割自己身上也不会破一块油皮的话,罗伦斯都想现在亲身感受下新生的不屈之刃的威力了。

“怎么样,喜欢我帮你弄的新.不屈之刃么?这是我给它取的新名字哦,重铸后的兵刃在我看来,就相当于它的一次新生,用原来的名字也没问题啦,但你不觉得用一根新字来,区分他跟之前的区别不是更好么?”老邦加用力的用自己粗糙的手掌拍着罗伦斯的脑袋,第一次跟罗伦斯一样高的他,恨不得罗伦斯永远跟现在一样,这样他就能时不时的拍罗伦斯的脑袋了,而不是被罗伦斯时不时仗着身旁拍他的脑袋。

“你想要造反么,老邦加。我虽然不是牛头人小队的队长了,可我多少还是你的朋友和你的前上司,你居然敢拍我的脑袋,还那么用力。你想怎么死?在被不屈之刃砍死,或者被莉莉咬死之间选一个吧。死矮子,你取的什么破名字新.不屈之刃,你不感觉太老土了么?还是直接叫不屈之刃好了!”感受着老邦加一如既往的友情,罗伦斯同样恢复了跟他以前一样的拌嘴,互相调戏的习惯。半开着玩笑互相调笑着。

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以防万一,权宜之计,村子掩面泪奔。

ps:村子不会《黄庭内景经》,实话

热门推荐
我曾爱你执迷不悔 皇女之金牌弃妃 冠宠嫡妃 修仙狂徒 我和阎王女儿有个约会 最强召唤 我的穿越异能 灵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