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一流文学网 > 碎星物语 > 篇末小剧场

篇末小剧场(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一流文学网」地址:www.16wx.com  碎星物语更新最快!

自从那难以索解的一夜,温家开始重兴后,老管家温在乎一直注视着温家的发展,甚至觉得,事情会否已经失控了?

一夜之间,少爷从著名的“温氏败家子”,变成了著名的“危险人物”。猎头的赏金猎人,原本就是捞刀口舔血的偏门生意,一出手目标就是落单的碎星者,这更是偏门中的偏门。

碎星团威名赫赫,里头的每个成员,哪怕只是寻常兵卒,都是能越阶挑战的猛人,斩妖破魔如割草,岂是易与?

再者,尽管帝国宣布碎星团为叛逆,可战时长期宣传的印象,民间对碎星团存有好感,甚至感恩戴德的人,为数仍不少,在山陆陵、褒丽妲丧命后,更有谣传,封刀盟之主,如今大地上硕果仅存的九重天阶,“无珠刀尊”司徒无视,将亲上帝都,要求停止对碎星团的捕杀……

在这样的气氛下,许多先前热切追杀碎星者的势力,全都抽身,大门大派更纷纷袖手,不再组织追杀行动,少爷却在这个所有人退后观望的时间点上,把这当成发财良机,一脚踩入,这……不仅仅是冒险,还真的很危险。

哪怕首次行动成功,得到人们的注目,也未必是什么好事,温家本是酱油商家,就算有什么实力,也都在商场上,而不是武力,即便一次偶然得手,又如何承受得起随之而来的后果?

最明显的事实,就是从隔日起,街头巷尾到处在传说,温家的败家子,半夜喝醉走在路上,撞到一个已被打成重伤,拖命而逃的碎星者,他拿酒瓶砸在对方头上,再用小刀把人头割了领赏。

这个谣传,反映了没人相信温家败家子的现实,而这谣言更在一日内数变,有说温去病遇上重伤碎星者,假意要助其逃亡,却引来官兵,将其出卖杀害;有说他是阴谋毒杀后割头;还有说他根本就是撞大运,直接遇着一具尸体,直接把头割了,吹嘘领赏!

谣言四起,身为当事人的温去病置若罔闻,而在接下来的那段时间,他经常出门,每次出门的时间不一,有时当天归来,有时却是一走就十天半个月,每次回来,就带着碎星者的人头,或是成了俘虏的碎星者。

不管是生擒还是授首,都能兑换大笔赏金,温家狂热猎杀碎星者的名声,也不胫而走,没有人再怀疑温家交出这些头颅,是因为幸运,反倒觉得温家高深莫测,与此同时,各式各样的谣传也在各处散开。

……温去病擒捉幼童、孕妇为质,逼一名碎星者束手就擒,斩其首级。

……温去病针对碎星者的家眷,擒捉之后,逼迫目标人物与其战友归降,集体坑杀,还从他们口中,逼问出其余碎星者的下落。

……为了搜刮碎星团的遗产,温去病拷问俘虏,在众目睽睽之下,活剥了一名碎星者的皮,惨嚎之声,吓得在场的群众腿软失禁。

一个个消息从外头传回又传开,随着温去病一次次回来,人们看他的眼神整个变了,没人胆敢再小看温家的败家子,昔日卖酱油的名门商户,终于摇身一变,成了“奴隶商人”、“猎头者”的耀眼新星。

街头巷尾,都在商议,温去病本人不善武事,温家又衰败已久,哪来的战力去猎杀碎星者?难道……真只凭毒辣诡计,不靠武力,就能成事?

各式流言如雨后春笋,温在乎困扰于这些流言蜚语,他不了解自家少爷,事实上,他一直没弄懂少爷到底在想什么,不过,那晚少爷离家之前,他亲眼目睹,跟随少爷一同行动的那些黑衣客,那些……只怕没一个是人类。

百族大战后,非人者部族罕现于帝国,特别是战力最强的兽族,现在一批兽族化形进入帝国,潜藏身分,却甘受家主所用,与他一同猎杀碎星者,这背后定有惊天图谋,不然,素来憎恶人类的兽族,怎会甘愿供少爷驱使?

少爷该不会……背弃了人族,成为非人者的奸细?他在外浪迹的那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做了什么?

通敌卖国,素来是祸延家族的大罪,更别说这已经超乎了家国,涉及人族。百族大战方休,如果少爷成了异族奸细,潜伏帝国活动,那可是毁家之罪……

老人心如铅坠,这个严重的后果,比之惹上碎星团还重几分,他希望能向少爷问个清楚,却又觉得,少爷不可能对自己坦然相告……

意外总是来得突然,正当老人心怀忧虑,急成热锅上的蚂蚁,一天温去病忽然将他找去,表情慎重,似要商谈什么大事。

进到屋里,温去病让他穿上一套从头到脚包紧紧的防护衣,连双眼都盖了护罩,这古怪的装扮,着实让老人不安,幸好,要做的事情并不危险,帮着同样穿了防护服的温去病,将几个管子里的液体,倒来又倒去。

每支磁管都只有指头粗细,液体五颜六色,也看不出是什么东西,这似乎是三岁小孩都能做的事,温在乎也不明白他何以如此慎重其事,不过,在倒管子的时候,他才发现家主的手不住在抖,拿不稳管子,这或许是找自己来的理由。

“少爷,你的手……”

“别分神,这些材料超级贵,滴错一滴,东西坏了,我都只能上黑市卖内脏去!”

温在乎练过武,实力不差,虽已年老,手仍是稳健,轻易把几瓶液体照温去病的要求,调来倒去,最终成了一罐金黄色,发有异香的琼浆,温去病松了口气,拍了一个封印上盖,将罐封好,又慎重其事地放入一个锦盒。

眼见似乎工作完了,温在乎看着桌上的瓶瓶罐罐,想要帮着收拾,看旁边有几张黄纸,上头各有不同的花纹,非图非字,也看不懂,就随手拿起,擦拭瓶罐,声音一出,正在装盒的温去病一下顿住,闪电转身。

“你……”

看见温在乎的动作,温去病眼睛一下瞪大,但看清他手中所持,多少松了一口气。

“吓死了,运气真不错。”温去病拍了拍胸口,“幸亏你没拿错,这四片纸上的涂料与符文,分别代表水火阴阳,你刚才拿的,是水与阴,这两个组合没事,如果弄错了组合……”

“薄薄几张纸,能有什么?家主是吓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美女姐姐的贴身杀手 神话原生种 无敌悍民 水浒逐鹿传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为头越) 魔鬼主教 系统让我去算命 大仙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