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你真当我傻?

作品:《大宋主神王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北宋民间曾有歌谣:“打了桶(童贯),泼了菜(蔡京),便是人间好世界。”

    其中蔡京可谓人人皆知!

    但是,这个时间段蔡京同志,尽管位极人臣来了,但是就论坏到骨子里来谈,还没有到达他人生的巅峰时刻。

    暂时扔开这些不谈,光是朱子龙知道的部分,有时候也挺佩服他的。

    比如说,就以在职时间来看。他蔡同志是我国封建王朝历史上,任宰相时间最长的历史人物。

    不仅如此,生前曾被人誉为“太平宰相”死后却被骂为“六贼之首”。风格和民间传言差距之大,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有天地之别。

    在原来的历史上,蔡京被贬饿死之后三十七年,南宋高宗皇帝赵构下旨颁诏,蔡京遗骸按宰相,国公礼遇迁葬故乡枫亭。

    并且,赦免当年受其诛连子孙,五年之后,蔡京遗骸终归故里,落叶归根,入土为安。

    穿越而来的朱子龙,比任何一个人都更了解类似的情况。因为,有些事情,在历史书上你是看不见的。

    当然,他不是给蔡京洗白。

    而是因为,每个人都有其复杂的地方。每一个真实的人,都是好人同时也是坏人。所谓,一时善,一时恶皆是人性使然。

    过去的评书、小说及后来的宣传都是简单地把人分为好人和坏人,导致后人看历史时好人全正确、坏人全错误的单线惯性思维。

    对于接受多年一体化灌输式思想的中国人来说,你打碎他固化思维对他们来说是极端痛苦的。

    这也不是上位者希望出现的情况,因为只有原来那样,统治者才可以更好的控制民心,民意,民动,达到治国的要求。

    通俗的来讲,就是希望他们说什么,下面的人就信什么。有些时候,甚至于是下面的人越傻越好。

    孔子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他的思想一直受各封建王朝的统治者们喜欢,不就是因为这么来的,容易控制老百姓吗?

    只是到了后世的世纪现代,信息和知识大爆炸时代,任何一个国家的统治者想再玩这一招,都不好使了。

    哦,还有一个暂时还算成功的棒子国小太阳,嗯,看他还能支持多久。

    -

    《水浒传》当然不能当正史来全盘当真,但是有些事却是一理百通。

    朱子龙深知细观整个《水浒传》,才发现蔡京才是里面真真正正的终极坏人,连高俅在他面前,都要恭恭敬敬,而最后阴损的坏主意,比如害死卢俊义坑死宋江,几乎也全由他拍板。

    关键是坏事干了一票,挨骂却远不如高俅多。手腕圆熟到这一步,才是真正的大恶。同样位高权重的高俅和他一比,完全就是混混级别。

    而放在真实的宋朝历史上,同样位高权重的蔡京,比小说里也可怕得多。比起宋代同时期的奸臣来,他是极有技术含量的一位。

    朱子龙自问官场智商和情商都堪比小学生,就如同打王者荣耀,开局他铁定送一血一样扯淡。

    何况目前,蔡京正是如日中天,走向人生巅峰的时间段。

    考虑再三,朱子龙还是感觉自己这小胳膊小腿,又不是太子和皇帝的休闲王爷,还是暂时别和人家大佬硬碰硬的好。

    金管家购药很快就回来了,山胖出马,必然可靠。

    拿了药的朱子龙,吩咐一声老规章制度,工作室重地,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就是一只蚊子也不能放进来,特别是母蚊子!

    床上的梁红玉,果然没有再出意外。都绑成s型和型了,并没有变成堪比后世的逃生界的巅峰魔术师布莱特·丹尼尔斯。

    还是那个熟悉的形状,那个熟悉姿势,全国销量领先。汗,这让朱子龙轻轻的松了口气。

    他还真怕,一打开门又让人反戈一击了,那就真t的坑爹了。刚才都好生警惕的,拿了个铁锅当盾牌挡在前面,万幸没有用上那玩意。

    “赵柽,你总算回来了,药草可曾购齐?”床上的梁红玉可能是睡了一觉,又内息了一会,调息的比刚才要好一点,张口问道。

    “你要的东西我都买齐了,不过我有一点迷惑之处,还想请教一下,不知可否告知一二?”朱子龙放下一大堆的药材,嘴巴抽了一下。

    “不知是何事?”

    “你知道这些药材,除去我自用的和做来掩护的,光你要的那些,花了多少钱吗?”朱子龙有些不淡定的问道。

    “我怎么会知道,这又不是我去买的。”床上的梁红玉扭头向一边,有些不敢正视的模样。少女果然还知一些荣耻!

    “整整几万两银子,药店要不是知道是我这个最近声名雀起的王府所要,都怀疑是不是撞上仙人跳,可能都要暗中报官了。我说,你是故意的吧?就因为,我拿了你的包袱不给你,里面有不少值钱的东西,你可真是够记仇的。”

    朱子龙终于,装恶人也是不像真恶,最终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说道。

    梁红玉沉默不语,扭头看不到表情。不过看其耸动的香肩,朱子龙可以断定,这货悄悄的在暗笑。窝靠!

    “好吧,你包袱里的那些银子毕竟是不义之财,花了些也便罢了,只是这些药材都是你需要的吗?你知不知道,我还让管家问过药店。就说如果用其制做一些常用药,能得量几何。结果人家回答我,可供我王府一年之用!就算只是你那些量,我实在是怀疑,十个你的用药量都过了,你有种都给我用完试试?浪费是可耻的,好不好?”朱子龙还是忍不住吐槽了。

    “还有,你要的百年人参,药店没有,我购的五十年人参。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一点失血过多和伤势,要用上百年人参?”朱子龙拿起一棵好像大萝卜一样大的人参,继续吐槽。

    他都怀疑,床上的少女,是不是准备消化掉百年人参后,来个打通任都二脉。然后,给他来个突然袭击。

    就算是后世的天朝扯淡导演,也没有在抗战神剧里面,写过治失血过多,要用上百年人参这种梗呀!

    你真当我傻?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