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老司机闪了腰!

作品:《大宋主神王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主神系统是不是神,朱子龙不知道,不过连穿越这种事都能做到,就算不是神,也是神器了。

    和神沾上点关系的事,有时候你不能全信,但是也不能全不信。神佛之道,那句,信则灵,不信则不灵的太极式发言,传了无数年。

    就算是到了后世21世纪,也还是有人相信这一套。更何况是跨了位面的无数世界!

    都说中国人是无信仰主义者,特别是现代21世纪的人。但是朱子龙只想说,中国人的信仰就是他自己,以及他的妻儿老小。

    也就是说,信仰利益,信仰亲情,信仰保命,信仰本性。

    为了小命着想,朱子龙决定以后做有神信仰者,当然,这个信仰能有多真,有多少水份,就不得而知了。

    刚才随随便便发誓,似乎不太稳当。朱子龙决定补救一下,何况他对上官师师也确实有几分动心。

    思到此,朱子龙看着上官师师秀丽的脸庞,那有半分风尘女子的样子?

    心中暗想:“如果不是古代社会的不公,她今日不该是在这里,应该是在真正的家中闺房里弹弹琵琶,或到山湖之间游赏景致,或和心仪的对象谈笑,像一般的姑娘一样结婚生子。只是因为社会的不公,就害了一位青春年少的好姑娘,世间之事,如何公道?”

    不过转眼一眼,朱子龙发现自己似乎在21世纪,也是惨遭过诸多不公对待,一时间更加感同身受。

    想到此处,朱子龙在动了情的同时,不觉又动了侠义之心,牵住上官师师的手,说道:“师师姑娘,你放心,我必想法子赎你出来,绝不会让你在这里残等终老的。”

    上官师师眼中闪过一丝讶色,略现喜悦之情,没想到,变成真爱粉的事,这么快就出现了?

    试想,哪个女子不希望从一而终?但凡能和第一个发生关系的男人结婚者,而且不反感对方者,除开后世现代的话。在古代的话,多半每个女人都会希望和那个男人结合,过此一生,上官师师自然也是如此。

    但转眼便过,上官师师摇头道:“那不成的,妈妈定然不许的。”

    朱子龙锁眉,也对呀。换成他是青楼老板,也是不会把自己的赚钱台柱子随随便便放走的。想到这,他道:“要很多银子吗?本王最近手上宽松了许多,钱财自是小事。”

    上官师师却摇了摇头,道:“以前也有人想买我回去,开价到五万两银子……妈妈却说什么也不答应,而且我也不想跟那人回去。”

    刺!

    尽管最近朱子龙赚了点钱,但是还是让五万两白银的价钱,小小的吓了一跳。

    这钱有人可能以为兑换成现代的人民币,大概只有几十几百万罢了。其实远不止真实的价格如此而已!

    中国本土银矿很少,所以宋朝日常的货币是铜钱,白银很贵,黄金当然更贵。银子和金子主要是作为储存货币的,类似于现在的黄金贮备。

    宋高宗后期在临安城,一钱可以买三个馒头,如果请客下馆子的话,可能需要几十、上百,但一般用不着一贯(一千),一般不会有人带着白银去买馒头的情况出现的。

    也就只有高档次的地方,以及要大宗商品交易才会出现大规模的白银交易。

    白银那么值钱,通常是作为国家统计单位结算的。在原来的历史上,南宋提供给金国的岁币大概是二十五万两白银。

    一两白银大概是二千到四千钱,五万两白银用现在人民币换算的话,大概是2到5亿人民币左右。

    之所以和以后的清朝价格不一样,那是因为大航海时代后西班牙人在美洲大肆掠夺金银,而中国长期贸易顺差,美洲的白银大量流入中国,所以清朝时白银价值远比宋朝的低。

    而现在,不仅仅上官师师的赎身价格高是一回事,还有青楼后台和真正的老板,死活不愿意把这个吸金的金凤凰放走的原因在内。

    也就是说,单纯的有钱,也不好使。不太可能帮的上官师师赎身!

    -

    上官师师见朱子龙锁眉思索,又道:“出得起这么高价的,都是些高官富豪,要说到人品,未必好到哪里去,只怕是另一个虎口。至于王爷你……”

    朱子龙晃然大悟,原来还有第三个原因?还是得你上官师师看顺了眼,三个条件缺一不可?

    于是,朱子龙连忙解释道:“在下只是想赎姑娘出来,并无强占姑娘之意。”

    上官师师生怕朱子龙误会什么,笑道:“二郎侠义心肠,小女子好生感激,其实就算你……”说到这,她脸上忽然红了,低声道:“你要我陪着你一生,我又能说什么?我们是……是……有缘人嘛。”

    佳人声音不大,但是却难逃朱子龙之耳。下意识的朱子龙面露惶恐和感动之色,心里却是乐开了花。此仍男人天性也!

    时机难得,朱子龙连忙接口说道:“百花楼的妈妈,现要多少银两?”

    上官师师却是一声叹息,道:“五万两仍是以前的价格,今儿不比以前,有我在她不怕没有银两赚,怎么肯让我走?师师,错过良机了!”

    靠!

    这一刻,朱子龙目瞪口呆。

    说好的三个条件,天时地利人和在望,这车转弯的速度也太快了,迫不急防的我闪了老腰呀!

    穿越之前,我在络上可是无人不知的秋名山车神,没想到在这了车。

    不过身为老司机,朱子龙是不会这么轻易认输的。

    朱子龙顺道接口,怒道:“这老鸨可恶,看我叫上人来,拆了这百花楼,看她允不允!”

    上官师师突然一笑,道:“师师差点忘记了,二郎可是比那高衙内还要霸道的人。想来,若是要硬来,妈妈也阻拦不住,此事必然可成。”

    说完,上官师师走到朱子龙的身边,两只柔荑小手贴着他手背,四手融成一双。

    稍时,上官师师轻声道:“二郎,我……我现在……感觉好轻松。”娇躯软软的靠在朱子龙的肩上,后者亦不自觉地伸臂,将其搂在怀里。

    一阵风吹进窗来,几上烛光摇动。忽听旁边一声轻笑,似是女子口音。

    上官师师和朱子龙都是一怔,堂上明明只有彼此两人,这一笑声却是谁所发?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