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得美如此,夫复何求也!”

作品:《大宋主神王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初升的晨曦,慢慢的发亮。

    余晖沿着做工精致的窗格散落到房间内,为地上添上了斑驳的光影。窗台前俏立着一道身穿紧身纱袍的丽影,她背向木雕花床上的朱子龙。

    一头乌黑的长发并没有太多的修饰,稍显凌乱的随意垂落到背股处。清风吹来,发梢就沿着那纤细的腰肢,挺翘的隆股微微荡漾,配合着阳光闪烁出迷离的光影。

    什么叫秀色可餐,什么叫美人如画,这就是最真实的写照。一幅充满艺术气息的美人画卷,就此展现在了朱子龙的面前。凭君采摘!

    上官师师一动不动的站立在窗前,那迷人娇躯与绝代芳华,却无时无刻不散发着罂粟花般的妖异魅力,让人一眼看上去就舍不得离开。

    不得不说上官师师当真是一个懂事的妙人儿,昨夜明明朱子龙多次行那方面之事时,体力略有不支。但是,她却能丝毫不在意,并且以处子之身引导朱子龙行为妙事儿。

    不仅如此,美人绛舌。

    让朱子龙不由的陷入了美好的回忆之中,那画面儿里阵阵酥软窜入百骸,一时飘飘然不知所在,全凭心头一点清明守着神智,不绝本能的喃喃背诵,脱口而出:“是气所磅礴,凛冽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啊呀呀呀!”

    上官师师听他呼叫,转过身来,笑盈盈地道:“明明是那事儿,二郎却还想引经据典。看你还说什么天地日月的?“天柱”?“磅礴”“凛冽”,却当真“贯日月”吗?”

    这男女间一但突破了那道关系,说起话来也是十分的亲热,以及各种调侃。

    见美人如此,朱子龙哭笑不得,道:“丞相一首正气歌,风骨凛凛,有浩然不屈之节,那有像这样胡说八道的。”

    上官师师却是不肯,反跑回来坐与床前,娇笑道:“我可不管,孔夫子也说过,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二郎,你的让我!”

    常言说的好,男人撸前狂如魔,撸后圣如佛,朱子龙自然也是如此。

    当下大声道:“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此举让上官师师白眼直冒,反转端坐绣榻,手中琵琶,微一垂首。

    一串如是珠玉碰落之声响起,紫缘手上抚弦,十指各司其职,就这么一张平凡无奇的桐木琵琶,忽似化作仙乐灵器,其音清婉,斐然而成无上妙曲。

    朱子龙立刻也不念啥子狗屁诗了,只怕扰了这等人间绝奏。

    琵琶声涌泉也似流转出来,紫缘星眸半闭,玉手拂动,弦上柔音恍如千万飞燕穿于葱葱绿林,倏忽一燕已过,转瞬次者又至。

    老实说,朱子龙亚根就听不懂,但是音乐美到极致却是没有国界之物。音韵精奥,前不让后,后不容前,如白璧之无瑕。

    不知她手指灵巧何如,每一指寸动,就像杨柳点点啜湖,清音为涟漪,一圈圈泛了开来。

    朱子龙听的心神激荡,险些忍不住赞叹出来,却突然连忙摀住嘴。并非这曲子不该赞,然而时机不对,此时一出声,便乱了这绝顶弹奏,再如何忍不得,也非等曲终不可,当真难以压抑。

    就算再不懂韵律之人,此时也必盼曲子始终不歇,一辈子听着紫缘的琵琶,再也没有可求之事。

    听到最后,朱子龙惊喜交集,心道:“果然名不虚传,世间竟有此才貌俱佳的女子!比起后世的什么演个电视剧,台词都记不住,还要后来电脑加工上去的,什么天王天后级明星。这等美人儿,才真当的起天后之称!”

    下意识的朱子龙,就是一阵脱口而出:“得美如此,夫复何求也!”

    然而,朱子龙一番真动情之处。听在上官师师耳中,女人感情情绪多变难测。微一垂首,幽幽地道:“小女子这等低贱女子,终究不过是他人玩物,并非怀疑王爷品格,只是小女子身处风尘,实在愧于与王爷谈琴论乐……唐突了!”

    说着似乎又要落下泪来。

    朱子龙没想到女人的脸,就像三岁小孩子,说变就变。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儿就因为身世问题,心觉卑下。虽然是名满天下,但毕竟是沦落风尘,并非光彩之事。纵然她心境高洁,旁人又岂能尽知?

    心念至此,朱子龙陡觉胸中一热,说道:“师师姑娘,你千万别多虑,姑娘仁善助人,洁身自爱,在下只有钦佩之感。姑娘落入风尘,必有苦衷,然而一个人身份之贵贱,不如品德的高下来得重要。便是青楼史上,也有女中豪杰存在,人所共敬。”

    不得不说,男人的天性就是如此。没事的时候,喜欢把良家女子拖下水。有事的时候,又喜欢劝失足妇女从良。

    都说女人的心思你别猜,其实男人也一样。

    劝词至此,朱子龙忽然握紧了上官师师的双手,说道:“师师姑娘,天下知音难逢,你我既然聚首,何必强分贵贱?我等也不过区区凡人,又有如何?”

    上官师师身子一颤,脸颊染上绯红,柔声道:“二郎,你……你当真不嫌弃我吗?”

    朱子龙喜道:“当然不会,天地为证,若有为誓言,自当五雷轰……”

    “二郎不要说了,我信你就是。举头三尺有神明,切莫胡乱发下誓言!”上官师师连忙用玉手,挡在朱子龙的嘴唇上。

    朱子龙表情亦然感动,不过心里却是抿抿嘴。

    拉倒吧,还举头三尺有神明?我们现代人,天生不信这一套,男人发誓比吃饭喝水还轻松。也没见五雷真的轰下来过,怕个屁啊!

    -

    轰!

    朱子龙心里的想法刚刚升起,外面的天气就是一阵突然阴转多雨,凭空一个急雷轰然而下。

    窝槽!

    这一刻,朱子龙目瞪口呆。-------(我收回刚才那个想法,神明哥,你好!)

    “这都穿越了,有些事不能以常理而思之,我还是三思而后行为好……”朱子龙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轻轻的暗想着。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