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圣人模式!

作品:《大宋主神王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朱子龙见她贴的极近,闻得一股幽香渗肺,当下脸色又是一红,不过已经渡过了心里的第一关,后面再脸红,也能挺过去。

    当下,坦然的坐到桌前。

    同时,朱子龙也知道女人都喜欢听好听的这一句真理。所以,入席间左一句花魁娘子,右一句花魁娘子,礼数周全。

    不清楚他为人的人看了,恐怕还当真以为他是东华门唱名的才子。

    上官师师听朱子龙称她为「花魁娘子」,顿时莞尔,掩嘴娇笑道:“王爷就是嘴甜,今儿我虽夺得『花魁』,却尚未出阁,如何称我娘子?”

    朱子龙连忙打起哈哈,说起什么,这是必然的,只是早晚而已,当的起,当的起。

    很快,有仕女进来摆好酒宴。

    上官师师亲自为朱子龙把盏,先吃一杯,道:“王爷适才说今日到此间,实有别由,似乎并不是特意来寻什么有缘人的,却不知是何事?”

    一般人得美女相倍,不知为何,必定会突生一叙衷肠之意。

    然而,已经渐渐适应下来后的朱子龙,却是一个看了多年新闻联播,会各种坑蒙拐骗。只是一直没机会尝试一下!

    精通封杀,造谣,人肉,禁播等多种手段,会上万种歌功颂德的方法,精通几千种空话套话,认识几百种骗术,制作各种假象,巧妙利用政治,舆论,伪科学等多种迷惑工具的人!

    所以,头脑一转,就猜到了这是上官师师在套他的话。

    新中国太祖曾经说过,面对敌人的糠衣炮弹,我们一定要吃掉敌人的糠衣,再把炮弹打回去。朱子龙对此,深以为然。

    当然,如何把糠衣吃了,却把炮弹打回去,就得看个人修为,以及表演技术了。

    朱子龙低头准备了几分,再抬头时。亦然把自己与李三娘的事情,来了一个艺术加工,用现代电脑里看过的各种免费玛利苏电影情节,添加到自己身上。也不管是真是假,反正就这么玩!

    半真半假的,就如同给上官师师说了一回,真人式说书表演。

    上官师师渐渐听的入迷,当然更多的是好奇。来青楼的男人多不胜数,都是为了xxoo。而在此的女人,也是跳舞唱曲的,陪酒划拳的,脱衣就睡的,唯独没见过有男人在青楼里讲故事的。

    朱子龙这一说,就是半个时辰。

    等到口干之时,拿起手边的茶杯,轻抿一口,忽然发现,茶杯上留有淡淡的红唇印记,啧啧嘴,甜滋滋的。他转头一看,清冷如仙的上官姑娘已涨红了脸。

    哦,原来自己拿错了杯子,当然,我是故意的。

    要的就是这种,最后快结局时玩暧昧的感觉。否则,等到哥的故事讲完了,总不能干坐着,没有发展吧?

    在青楼听曲,和后世在洗浴中心买钟陪小姐聊谈基本上没区别。而朱子龙反其道而行之,只是性别换位了,但是效果却更显著!

    等到朱子龙和上官师师之间依靠交谈,关系越来越融洽之后。朱子龙这种闷骚宅男的天性,终于是暴露出来了。开始讲起了现代加工板的《金瓶梅》!

    要知道,这原著都还没出呢,你都讲加工货了,上官师师哪能受的住。

    到最后,朱子龙口沫横飞,反正这里是青楼,没有礼教传统,没有礼义廉耻,更没有河蟹大神在。

    上官师师听他说的挚诚,又不做作。而且,双方又定义为有缘人,何况今天晚上又比较特殊。不由暗赞道:“果是个有情郎!见了我,也不动半分色心。他虽非我意中人,却是个有情有义的男儿。也罢,第一次给了这种男人,也算值的!」

    当下,上官师师又把盏一杯道:“王爷,你我果是有缘,不妄结识一场。且与再饮一杯。”

    朱子龙接过酒道:“如此多谢姑娘,多有劳累了!”

    少时,朱子龙借口探风,询问上官师师的身份经历。

    上官师师见他今夜与己述说衷肠,也不来瞒他,便道:“我的身世,自己也不了然,父母是谁,至今未知。”

    朱子龙听她说的凄凉,便不敢接口。只道,也许她只是和自己家里的柳月眉长的相象,却并无亲戚关系吧?毕竟,中国人多,宋朝时也有人口不少,有几个人长的容貌相似,并不奇怪。

    不过,隐约间,上官师师还是记的一些幼年时的事情,朱子龙顺道记在心中。

    言到最后,上官师师凤眼忽亮,轻轻站起身来,莞尔道:“我这身上,打小便绣有九色玫瑰花一朵,曾有人说是生母所纹。你我既如此有缘,便让你首见这花绣。”

    言罢也不等朱子龙回话,转过身去。只见,上官师师缓缓褪去红袍,轻轻脱下白衣。

    -

    朱子龙只感觉眼前一亮,白光一闪。只见眼前美人肩如刀削,背似粉研;再看她雪白背上,果绣有一朵九色玫瑰花。

    花瓣分红、黄、蓝、绿、青、白、紫等九色,色彩艳丽夺目,好似活物!

    宋时流行纹身,多有身纹花绣者,但这九色玫瑰,端的乃是一绝,世间再无二人纹得出。同时,也必定是上官师师的生母,有意用做他日相认之用的。

    不过,看着看着朱子龙发现自己不应该硬的地方,似乎硬了起来。呼吸渐促!

    他怕抵受不住,做出失礼事来,终于言道:“姑娘果一身好绣,请速速穿上衣服,莫再这般了。”

    上官师师嗔道:“那,那我便穿上了。”

    然,转过头去时,她一双含春凤目,不由的多看了朱子龙几分,如此美色面前还正人之君者,当真是值得托付之人。

    想罢,上官师师却是穿回半衣,走近朱子龙,用手帮其按摩松骨起来。甜甜地媚声道:“哥哥且放松些,今晚特殊,妹妹亦然动情,**秋爽之夜,断然不可浪费了!”

    美人都如此主动了,男人再不行动或者配合,那就当真是连禽兽都不如了。

    朱子龙也不是什么烂好人,吊丝骨子里都是好色的。

    上官师师这声音媚入骨髓,下一秒,朱子龙只觉血气上涌,再难抵受,忙道:“姑娘好手段,本王抵受不住,只能得罪了!”

    然而,显然朱子龙高估了自己吊丝的战斗力,其实是在平均线以下的这一事实。

    还未抱全了美人,就当即闷叫一声,随之进入了圣人模式。

    有道是:天姿国色信心强,初生羔羊不惧狼;不知天高有种马,欲诱恶少解情长。

    横批:-----初战女方告捷!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