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坑爹的高公子!

作品:《大宋主神王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朱子龙不走寻常路,没有像那些穿越小说里写的那样。   动不动就呤(淫)一首什么,人生若只如初见,用来泡妞装比。

    在他看来,这上个官师师就是一个不合格的中二文青少女。不是什么人都能以诗(湿)会友的!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朱子龙其实也不记的什么装比古诗!

    一个现代人你tm,平时是有多吃饱了没事做。会去记那些古代诗词的?

    他又不是历史学科的大学生毕业的,就一个平凡到极点的吊丝青年穿越,穿越之前还是处男,深受房价,生活费高涨,中国男多女少,新的三座大山所压。

    实在是没有闲情雅志,平时去记,去看什么诗词。

    不过,这世间有些事就是这么的怪。有的人就是王八对绿豆,你不按常理出牌,反而对上了她的心。

    这不,上官师师见朱子龙说得甚痴,不由动了念头,心想:“倒是个痴男儿。今夜楼下那些客人,虽甚有钱,却是些浮夸轻佻之人,都不中我意。他既说得出缘之意,也算有缘了,好歹也见一见。”

    当即唤李妈妈上楼,轻轻吩咐几句。

    这青楼老板娘下得楼来,苦着脸道:“众位,倘有些撅撒。我女儿说了,这号包厢内的小哥言之有理,便请他留下一叙。”

    众人听了,都觉好生泄气,口中骂骂咧咧。有人更是直说,这是暗箱操作,炒作,实足的炒作。

    更有一来晚的公子哥,事情的经过都没听全了。突然间就感觉自己给污辱了,差了下人就是上前来大喝:“高公子驾到,敢说有缘人不是我家公子?”

    一听高公子,下意识的众人就是向后面一瞧,就连准备出包厢的朱子龙也是从窗口向那里一看,他还以为是高衙内来了。

    可是这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知道。此高公子,非彼高公子也。

    仍是武烈王高琼之孙,高遵裕!

    “麻的,竞然是这个坑爹货。我没空去找你,你倒自己来这里争风吃醋了?”朱子龙暗暗的心里真骂娘。

    在融合了主神给的记忆力,然后融会惯通之后,许多宋朝的土著名人,除开他以前知道的。现在也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了他的记忆之中!

    这个高遵裕,就是其中之一。

    之所以,这么多当地人,他能清楚的第一时间记起是他,那还得是因为这个年轻人,是超级坑货说起。

    甚至于在重要时刻,宋朝还让他给坑坏了。

    北宋王朝辉煌的政治文明历史里,唯独憋屈的,就是军事。开国就碰上辽国,中期碰上西夏,都是打到头破血流后,咬牙花钱买太平。

    待到更狠的金国崛起,却是花多少钱也买不来,直接被人一击打穿,凶残横扫半壁河山。一场靖康之耻,简直憋屈到痛。

    不是宋军不能打,实在是背的锅太重。五代军阀石敬瑭轻松一跪,幽云十六州打包送了辽国。接下来的北宋就悲剧了,战略要地和战马产地全丢。

    待到西夏也崛起,更是被两大强邻夹到了死角,时不时被猛锤。就这样还能扛一百多年,确实不容易!

    办法不是没有,而且北宋的君臣们也早懂:有一个说起来很简单的办法,只要北宋办得到,不但能轻松甩锅,而且战局满盘皆活。

    如此美的办法,只是做起来比较难——先灭西夏!

    再过些年,宋朝下定了这个决心:西夏,大宋必须啃掉!

    从牙缝里挤出钱来,不惜血本打造了足以争锋辽夏的骑兵军团。好似新出炉的青锋宝剑,锋芒直指西夏。天赐良机更摆在眼前:西夏爆发内讧,夏惠宗被母亲梁太后囚禁,内部一塌糊涂。

    北宋历史上著名的“元丰五路伐夏”战役,就这样轰轰烈烈上马,动用四十万作战部队,如果算上配合作战的后勤民夫,总人员数更接近百万。

    这是大宋赌上国运的一战!

    可就在这历史性的时刻,败事的人终于姗姗来了:刘昌祚的“友军”,环庆路统帅高遵裕!就是现在这位还年少,没有入官场的高公子。

    他爷爷是北宋开国功臣,亦是抗辽大英雄高琼。

    就是那位澶州之战上,护卫着宋真宗登上城楼,激得宋军士气大振的高琼将军。仗着这么牛气的家世,投身军界的高遵裕,不但混的顺风顺水,更惯出了心高气傲的毛病。

    都说北宋重文轻武,其实跟论资排辈的毛病比起来,重文轻武真是个浮云。做军人的再能打,都不如摊上个好爹好爷爷。功臣子弟在大战中担任要职,早就是正常现象。

    但放在高遵裕身上,这事就真坑爹了!

    高遵裕私下里以监军的身份,抢了军权。到处瞎指挥,哪里难攻朝哪攻,让宋军碰的头破血流。

    宋朝赌国运的一战,严丝合缝的机会,却毁在了一次错误的用官二代身上。此情此景,好比一句老话: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更叫人无语的,却是北宋此后的处理,闯了大祸的高遵裕,只是被轻轻责罚。前方几十万将士的血,白白流了!

    一想起这些,朱子龙此时此刻,就是心如刀狡,直感觉想杀了这货。

    -

    那边,青楼老板娘快步上前,扶着高公子坐下:“高公子能光临我们这村野小店,实在是让小店蓬荜生辉呀。不如我再叫两个姑娘来陪你?”

    高遵裕却是一摆手,道:“慢着。本公子久闻上官姑娘大名,今日专程为上官姑娘的初夜而来。”

    好吧,又一个闻名而来的,比西门庆还直接,还露骨。

    众人一阵直冒白眼,就连西门庆和富安也是如此。

    这货一听说刚才有人打赏金元宝给上官师师,也不二话。从腰间取下一个荷包,又掏出两锭更大的金子,砸在桌子上,砰砰带响的。

    一些龟公们见了,惊呼出声,喃喃念叨:“我的天呀,一百多两黄金呀,足足能在城里买一座三进三出的大宅院,还能之下几十亩田产,一辈子一世无忧啊!”

    朱子龙在包厢里也是一惊,他对开封城的房价,还暂时不太清楚。主要是没有关注,现在一听,才知道这古代的房价,也是如此的惊人。

    放在后世的现代,要是给开放商竞拍的话,即便不是黄金地段,恐怕也要数千万之巨。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