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有缘人?

作品:《大宋主神王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西门庆在《水浒传》、《金瓶梅》,以及部分历史书中都有记载。   他武艺不强,几乎都是反面角色的同时,还是配角式的存在。

    但,就是这么一个配角式的存在,其名气甚至于都盖过了宋江,武松,以及诸多历史上的皇帝们。

    不可谓不是一个奇迹!

    就宛如你去参加好莱坞奥斯卡电影节,明明最佳奖项应该是天王天后级的电影主角评论,但有些最佳配角的人气,却在网络和现场,与天王天后齐头并进,甚至于略胜一筹!

    朱子龙做为穿越而来的现代人,本来就对这类人很关注。又因为主神系统的原因,必须要扭曲历史进程,自然就对这种历史名人格外上心了。

    此时此刻,这里一百多号人的青楼现场,他却将目光在人群中,死死的锁定在了西门庆身上。

    而随着西门庆扯起了高衙内的虎皮,这又有关系又有钱的人物,立刻就在人群当中引起了诸多的注意。别看高衙内在民间的声望狼藉不堪,但是超级官二代的名号还是很实用的!

    不管在哪个时代,有个好爹都能让你少奋斗几十年,甚至于比在职人员的权利还要大。这一点,在中国历朝历代这种人情社会之中,犹为突出。

    于是,青楼老板娘很是风骚的当场一番狠夸了过后。

    就连已经上楼的上官师师也停住脚步,缓缓转身过来。朝这位‘西门公子’微微一福以表谢意!

    身在青楼,即便是当红头牌,也要守些规矩。青楼老板娘看好的恩客,她是要有所表示的!

    “西门公子快快请坐,快上佳酿。好酒好菜再重上一轮!”老板娘很是热情的开始招待起来,但是朱子龙看在眼里,却是白眼直冒。

    这老板娘的招待确实是热情了许多,西门庆和富安桌上的菜基本上才吃几口,就又给换新的。但是,这换新的之后的酒菜饭菜,估计又得多算一次价格,多收费一次。这是变着法的宰客呀!

    这是表面上对你客气,实际上拿你当人傻钱多速来对待。

    西门庆显然心知肚明,但是今天有事而来,而且强龙不压地头蛇。一摆手,道:“不用客气,本公子久闻上官师师姑娘大名,今日专程为其而来。”

    众人一听这话,顿时感觉气氛变了。

    吹捧是一回事,今天晚上,大家伙谁人不是为了上官师师的初夜权而来的?凭什么你一个关系户,就能后来者局上?

    老板娘小心翼翼的向西门庆说道:“西门大官人,我们师师是清倌人,平时可是只卖艺不卖身的。就算是今晚,那也是由她来选客的!”

    却见西门庆冷哼了一声,有些不宵的表情一闪而过。

    他经常流连于风月场所,自然知道其中内幕。清倌人?都说卖艺不卖身,只不过没有合适的价格而已。

    正如这世间没有不好色的男人,只是分有色胆,和没有色胆罢了!

    眼见现场一人独唱,深知竞争才会有暴利的青楼老板娘,突然眼珠子一转,又说道:“各位,莫要性急。我这女儿,打小学得十八般耍令,最会风流宴乐。非老娘不愿,实是我女儿自立规矩,初夜要会有缘人。非王公贵族、英雄好汉、重情重义之人不见。若是有缘,她便分文不取,也与你厮见。”

    还有这等好事?

    众人一愣,能省些钱财,还多些风流名气,谁人不喜?

    一时间,只见大厅内如炸锅般,抢成一团,众豪客有的抢着嚷道:“我是王公贵族!”

    有的高叫:“我是英雄好汉!”

    有的却喊:“我是重情重义之人!”

    如此一来,现场完全进入了疯狂火爆的争风吃醋气氛之中,纵使西门庆豪爽,也不再最为显眼了。

    只是,这样有好处也有坏处。对青楼老板娘而言,坏处就是一时哪能分辨,她是个好利的,爱的是金宝,见局面已乱,直跺脚道:“人这般多,叫老娘如何分辨真伪,也罢,还是按老规矩,大伙报个贴价竞争吧?”

    朱子龙在包厢里哑然失笑,我tm就知道最后会这样!

    老板娘的手段,任你千变万化,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多赚钱。什么才情,要会有缘人,都是一种广告宣传而已。

    眼看局面最终变回了报价竞拍会的节奏,众豪客大喜,纷纷加金贴价。老板娘喜上眉梢,正要收取金银,忽听楼上珠帘房内,上官师师的节操似乎还残存一些。

    清扬之声传来:“妈妈,既分辨不出,也不必收钱,便依我之法,选得有缘人。”

    好吧,这是借力打力了,如此当场一说,青楼老板娘总不能当场自己把自己的理由推倒吧?一时间,只得沉默不语。

    上官师师如玄女般清丽之音,顿时让众人静了下来。

    下一分钟,上官师师身边的贴身丫鬟,又一次替她出声道:“上官姑娘感谢诸位客官打赏,不过我家姑娘的规矩也不难。她平日最喜书画和音乐,若谁画得好,唱的好,被她瞧中,便得一见继会,分文不取。后院,后院已设下数张桌案,请各位移步!”

    众人纷纷道:“小娘子倒是会设乐子,就依此规!”

    朱子龙终于在包厢里忍不住了,听到这法子,甚觉荒唐,不由大声笑将起来,越笑越觉畅快。

    上官师师轻「咦」声,在楼上言道:“那位包厢里的公子,不知为何发笑?”

    朱子龙仍不出包厢,止住笑,高声回答道:“师师姑娘,你欲见有缘人,只是这法儿当真荒唐之极!”

    平时少有人会如此和自己说话,上官师师却是不怒,反而甜声笑道:“我这法儿,有何不妥,公子不防说来听听?

    众豪客见上官师师竟与一个包厢里从没叫价,也不出来的男子说话,都觉有气,更有人高声道:“兀那包厢里的汉子,叫价不起,这是什么地方,哪容你说话?打扰师师姑娘清静,快快闭嘴!”

    倒是西门庆侥有兴趣的看向了包厢之处,而富安似乎感觉朱子龙的声音很耳熟,陷入了思索之中。

    尽管朱子龙自己也是二十四小时处于发情之中的吊丝穿越,但是,这时候要装一装清高,才会显的自己有水平。何况隔了包厢,别人也看不到他脸红的模样。

    当下,朱子龙心里想了想台词,然后发音凄然道:“上官师师,世间情义,又怎是你这二八年华的少女能全等晓得?真是有缘,在千百万人中,千百万年间,不早不晚,正好碰上了,相识了,相好了,这叫有缘。相遇是缘,相离也是缘。”

    “若真因缘生爱,便是缘份注定如烟而逝,情爱也将长存心中!便是那人**失节,却又如何!所谓有缘,又怎能凭一画一曲而定?”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