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西门庆的干哥哥!

作品:《大宋主神王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千万不要走开,广告之后更精彩。

    果然不出所料,等到上官师师上楼而去后。各种姑娘缓缓而来,身着红黄蓝绿四色长裙,各持青笛,古筝,笙竽,云锣,翩然而至!

    好酒好菜如流水一般上桌,姑娘们莺莺燕燕,妙语欢颜,男人们开怀畅饮,纸醉金迷,一派骄奢靡费的场景。

    这是酒托,肉托,菜托上场的时间。随随便便一个菜,一个水果的价格就堪比外面的老百姓,一个月的收入。

    朱子龙的大脑生意经立刻飞快的转动起来,以超凡的视角和记忆力,就自己看过的青楼物价表,和龟公们的报价表。联系起现场一百多号人的消费额,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麻的,就这么中间广告时间一小时,光依靠酒水和饭菜,还有打赏。这家新开的青楼,晚上的收入已经和自己三分之一的香皂每天销售额不相上下了。

    比如说,朱子龙为了占一张桌子和一个包厢,点了几个小菜和一瓶子酒,花了足足一百两银子。

    一百两呀,相当于大宋百姓平均年收入的大半年左右了。

    这才几分钟?

    这是在抢钱吧?

    难怪有人说,黄,赌,毒,还有军火,这四样东西,简直就是在抢钱。

    当然,放在后世,这四样东西在国内都是非法的行当。不过在古代,除了军火是国家控制的外,前面三样,可都是私人只要有关系,都能算是合法营业的。

    想想就是让人感觉醉了,朱子龙累死累活的用高科技赚钱,竞然还是比不过妹子们一张脸,一身肉。

    果然,这个看脸的世界对吊丝,充满了深深的恶意。

    -

    一个时辰左右其实很快,特别是在你爽的时候。

    没过多久,上官师师的第二曲时间到了。朱子龙恍惚看到一束白光从天而降,他忙抬头看去,只见那木梯上,一个女子伴着阵阵仙乐翩然而来,只见她一袭白色罗裙如雪般圣洁,翠袖巧裁,轻笼瑞雪,裙摆下金莲微露,素体轻盈,仿佛天外仙子落凡尘。

    正是上官湿湿,哦不对,上管湿湿,也不对,是上官师师。

    上官师师翩然而来,如一片雪花飘落,冰凉的感觉就如同她清冷的气质。

    摆上琴案之后,没有任何开场白,仿佛多说一句话都是对凡人的恩赐。当她一双素手抚在瑶琴之上时,原本嘈杂的大堂瞬间安静下来,犹如一凤入林,百鸟哑音。

    下一分钟,上官师师螓首微顿,纤细如葱的玉指翻飞,琴弦波动,美妙琴音如水缓缓流淌而出,其他四个伴奏姑娘立刻跟着和声,一曲时急时缓,婉转悠扬的曲子飘荡而出。

    上官师师朱唇轻启,声音如如幽幽空谷中水滴青石,清泉流淌,空灵清丽,宛如天籁之音,涤荡人的灵魂。

    不过,然并卵,朱子龙一个字也没听懂,她似乎是唱的一个地方的民歌。

    台下众人听得如痴如醉,摇头晃脑,远处一个桌前,富安和西门庆也是一副听的认真的模样。深知富安小学三年纪文化水平的朱子龙,他就纳闷,我都听不懂,你富安一个混混听得懂吗?

    一曲终了,众人还沉浸在美妙的乐曲之中,有人在回味歌词,有人在欣赏绕梁的乐曲不可自拔。

    当然,更多的人是在偷看上官师师的魔鬼身材,比如说朱子龙。

    第二曲一唱完,上官师师毫不拖沓,立刻起身屈膝行礼,随后转身就走。

    朱子龙知道,这广告时间又tm的要来了。

    眼见上官师师转身上楼,犹如她来时一般,不带一丝俗气,走时不然一丝尘埃,只卷走你的银子。就在这时,观众们才回过神,鼓掌叫好打赏之声此起彼伏。

    下面的龟公们,四处走动端着托盘,负责接赏银。其中一个龟公队长的托盘里,突然间一大锭金子砸入。

    当的一声,金光四射!

    边上有人一看,好家伙,超级大金元宝,哪来的神级败家子?

    朱子龙也是用眼睛一扫,心道,这金元宝真扯淡一般的大。别人的是用两计算的,这个是论斤的吧?

    亚根不是国家法定货币呀,西门庆你这是私自融化合成的吧?

    只见那打赏超级金元宝的西门庆,手还有些颤抖,仰着下巴,似乎在等待什么。龟公队长按理说,是要报唱名的。

    但是,一来他不知道这位西门庆姓甚名谁,二,这锭金子到底是多少钱呢?多重呢?他的手又不是秤,怎么能知道几斤几两呢?

    情急之下,这位龟公队长扯开嗓子大吼道:“这位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貌似潘的公子,打赏上官姑娘……很多很多很多很多金子!”

    朱子龙听到后,差点绝倒。这样也行?

    果然,这句很多很多很多金子的说法,一下子就把所有人的打赏压了下去。众人都朝这边看来!

    就连已经上楼去的上官师师,都不自禁的停下了脚步,向下面看了过来。

    当众人看清楚那一锭金子的时候,纷纷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见过败家子,但是从来没见过这么败家的。

    -

    西门庆的豪爽出手,让青楼的老板娘也为之心动。

    只见她摇曳身姿来到西门庆身边,绢丝手帕一抖,一股香气袭来。然后,微微一福,嗲声嗲气道:“哟,这位公子端的豪爽气派,可是眼生得很,可否请公子赐名奴家,让我等好好敬仰一番呢?”

    西门庆微微一笑,仰着下巴道:“本公子姓西门,单名一个庆字。乃是帮义兄高衙内打赏上官姑娘……”

    他报上名号,顺便报上了自己的‘来源’,顿时引来一边哗然之声。

    朱子龙在远处,嗤之以鼻,难怪后世经常有人喊出‘我爹是xx,我爹是x长’,原来是有传统的。这西门庆三个字的名字,比起高衙内可更容易让他记住。

    没想到,西门庆竞然去抱高衙内的大腿了,还认了比他年纪轻的高衙内当干哥哥。

    嗯,等等。如果高衙内成了他干哥哥了,以自己和高衙内的关系,欺不是也成了西门庆的干哥哥其中之一?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