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曹员外!

作品:《大宋主神王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此时此刻的李三娘店铺内,李军李强等人一时间激动的差点当场跳起舞来。

    满脸笑得阳光灿烂,对李三娘连连保证道:“三娘,你只管放心,我们一定用心做事,老实做人,不会给你添岔子的。你只管服侍好王爷,我们安前马后,全力效劳!”

    很快,当店铺开张之后,外面又是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像之前一样,几乎是大家从早忙到晚,中间吃饭也只能是轮流来吃。

    再也不比昨日里那般轻松,不过吃食方面李三娘也没有亏待大家。

    尽管不能上桌久坐而食,却也精致多样。毕竟是从酒楼里叫出来的酒宴菜,单从价格和美味程度来看,似乎比昨天在家做的饭菜,还要更上一层楼。

    因而,百忙之中,众员工们对李三娘的宽仁,心存感激。

    今儿个店铺外面设有多个摊点,加大了售货的平均面积和时间点。能购买到香皂的人群数量,比之前几天只少多出了百分之五十左右。但是,香皂的数量亦然是到傍晚时分,就告急售而完。

    晚餐时分,朱子龙带人过来送明天的货,听到售空的消息后。很是高兴的表示,这个月底会发奖金给大家,引的众人一阵欢呼。

    食过晚餐后,众人加班的加班,休息的休息,各自有事。

    就在此时,有人来通报,说是有一位员外前来拜访。

    “员外?”朱子龙锁眉想了想,决定由李三娘出面接触一下。动不动就他这位一把手,而且还是王爷来接见外人,在生意场上会显的很掉价的同时,也显的过于随便了。

    毕竟,员外这么个人称,现在又不是明清时期,连官员都算不上。

    若是南北朝时,又有殿中员外将军、员外司马督等,都在官名上加“员外”。算是高级公务员,王爷亲自出马接见也算过的去,但是在宋朝,员外就是一个有钱点的一般人而已,无品无级的。

    如此有钱点的一般百姓,又不是认识的人,动不动就一位王爷随便可以让他见到,而且来意不明。这就跟后世的随随便便一位家产百万而已老百姓,可以跑到省长的家里,喝茶聊天称兄道弟一样逗比。

    -

    少时,那位员外由李四接引了进来。

    中等身材,长得白白胖胖的,留着一丛山羊胡子。他头上戴着一顶四方平定巾,身上穿着一件茧绸直辍,外面套着一件鹿皮比甲,显得十分的富态。

    身后还跟了一随从,手上并无拿其它物件。

    见了李三娘后也不立刻说话,而是拿眼睛上下打量几下,仿佛看着个稀奇似的,似乎在思索什么。然后,才装腔作势的作揖行礼道:“这位就是李三娘子?在下,曹员外!”

    曹员外?李三娘下意识的紧了紧眉头。

    对面的曹员外,紧接着笑着说道:“李三娘子啊!一个月而已,你这本事怎么就变得这么大了?当真是佩服的紧呀!”

    李三娘有些搞不清对方说这话的用意,干脆装傻充愣,笑道:“不知曹员外此话怎讲?”

    曹员外摸了下小胡子,把头往后一仰:“还此话怎讲?李三娘子,何必谦虚。你这香皂生意,已经做得天子脚下家家叫好,人人都要来买几块了。这不是本事,还有什么是本事?”

    说完这话,曹员外从怀中掏出一块香皂,笑着说道:“这是昨天我让人在李三娘子这里买的香皂,我试用了一下,确实是个好东西啊!又能洗衣服,又能洗身子,而且香味久久不散。不知,你从哪里弄来这样的宝贝?可妨吐露一二?”

    这话明显就是说的有些唐突了,人家的私人门路,凭什么对你一个外人说?

    不过,李三娘想了想对方姓曹,眼睛眯了下。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心里思考了几分,然后才缓缓答道:“此物,是从江南那里进的货。区区洗刷事物,如何经得起曹员外这样的夸奖?想必,以员外之能,去向江南一访,此物必然轻松而得。”

    双方都在打着似知非似的哑语,好像明白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见李三娘不太吃自己这一套,曹员外想了想,笑了笑,只好直接了当的说道:“李三娘子,这么说吧,我不管你是从哪里进的货。今儿个,我是来和你说上一说,如何在这开封城中,做大这香皂的买卖的。你看如何?”

    李三娘淡淡回道:“仅然是来说大生意的!还请说个章程吧?”

    “好!我每个月和你买十万块香皂,不知道李三娘子能否做的了主,给个什么价钱?”曹员外语出惊人道。

    这个数量,让心里有些准备的李三娘也是一突。

    十万块香皂一月?这几乎是朱子龙目前半个月所做的极限了,应付现有的旧客人,就越发吃紧了。但是批发大生意来钱最快,而且对方姓曹,这就让人不由的深思了。

    拒绝自然是不太可能的,别说他姓曹,就算是一般的员外,要的量这么大。那怕其中有些文章,但是生意却是实打实的,这钱不可能不赚。

    不过,心里同意是同意了,但是李三娘嘴上却把得紧紧的,根据朱子龙之前有过的类似交代。就算没有这么大的一笑批发交易,也能大概推算的出来。

    于是,张嘴答道:“若是每个月十万块的交易量,小店能以三十八文一块的批发价,卖给曹员外!”

    每月十万块香皂的交易,批发价三十八文钱,显然这个价格并不能让曹员外满意。随着李三娘的话音一落,他脸上一黑,说道:“李三娘子,我每个月跟你买这么多,你还给我这么高的价钱?我可是带着诚意来的!”

    李三娘自然也知道生意生意,就是要重在一个谈字。

    现在这种情况很正常,所以,她很淡定的说道:“曹员外,我这香皂如今是供不应求啊!恐怕只要你贩到京师各地,甚至是其它地方。到货没几天就能卖个精光,绝不是难事。说句实在的,我三十八文一块的批发价是低价了。曹员外精于此道,这其中的转手利润巨大,大家都是明白的。”

    眼见对方尽管只是一介女子,却精于商贩之道。曹员外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想了想,又说道:“没错,转手间我能赚一些,但是明人不说暗话,我今儿个能来,也是知道一些香皂的成本底细的。你这三十八文钱的批发价,着实是高的离谱了一些!”

    李三娘却是脸上更无表情:“你不知道我才感觉怪了,毕竟你姓曹。”

    眼见对方知道自己姓曹,却无半分敬意。曹员外脸上闪过一丝怒容,不过最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强压了下去。调整了一下呼吸,一脸的没面子,咳嗽一声又说道:“好吧,那就换个方式。但倘若我要买更多的香皂呢?”

    “哦,买多少?”李三娘俏眼一挑。

    曹员外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精光,说道:“每月五十万块!”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