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昂贵的小广告,以及保护费……

作品:《大宋主神王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有宋一朝,因为不禁海,所以海外和国内经济基础很是强势。商人十分的活跃,也因此许多人从事的工作间接或直接的与商业有关,于是在土地兼并最厉害的时候,宋朝也没有发生过类似后来明朝那般的灾荒事件。

    因而,曹家等皆是国公将门之后,却世代皆在经商。朱子龙就算以后暴出了王爷的身份,也还是可以一样经商的。

    反倒是,如果朱子龙不是王爷,是太子的话,那就不方便了。因为太子和皇帝是国本,文官们会天天没事就找事的骂人,那基本上别想做生意了!

    眼看形势不错,当天下午,朱子龙又拿出来几十块香皂,让小梅等女孩子们去街上分发。不仅如此,他还在屋里拿起纸笔,写了几十张大大小小的宛如告式一样的东西。

    张贴在四周的墙壁之上,这种类似后世世纪的街头小广告,大字报式的宣传方式。放在宋代一般只有官府发文张贴时才用的多,一般人若是张贴的多了。是要去衙门里通知一下,得到允许才可以的。

    然而,朱子龙是王爷,这附近的衙门里,县官不如县管的王都头也是熟人,所以他自是随意贴的。

    朱子龙原本还想用纸张写上几百,几万张小广告,让女娘们外出分发。

    不过想想,这个时代的纸张并不便宜。一印造纸墨工食钱,共伍佰叁拾肆文足。大纸壹佰陆拾伍张,计钱叁拾文足。换言之,北宋的凡纸每张文,大青白纸每张文。

    也就是说,凡纸过于粗劣无法写成广告。若要大规模的推广,出现广告效应,就必需使用大青白纸,约合人民币十元钱一张左右。

    想想一块香皂以后可能也只定价几十文钱,约合几十元人民币左右。然而,现在随随便便一张广告宣传单,成本就得十元钱左右,还打个屁的广告呀?

    还是先在附近用大字报的行式,到处张贴宣传一下了事吧!

    众人皆忙,李三娘也没有闲下来。因为听到了之前,朱子龙说过的,正式售货的前三天别人每购三块香皂,就免费送一个块豆腐。所以,她不得不提前开始作准备。

    相传豆腐制作技术,是汉代淮南王刘安始创的。但其实他只是记录者,并不是发明人。就像纸张也是一样,中国人因为宣传的需要,也让后人误以后是蔡伦发明了造纸术,之后中国人才有了纸张用。

    其实也不是这样的,东汉元兴元年()蔡伦在现有的技术上,改进了造纸术。他用树皮、麻头及敝布、鱼网等植物原料,经过挫、捣、抄、烘等工艺制造的纸,是现代纸的渊源。

    基本上,许多历史上所谓的发明人,都是再加工主义者。真正的源头发明人是谁,已经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仅然找不到之前的人了,就只好把贡献最大的那个人,当成是发明人。

    -

    做豆腐也是个技术活,并不是任何什么人都能做的了的。

    在宋代,豆腐改用石膏或盐卤作凝结剂后,洁白细嫩的豆腐制作出来。因为宋人少食猪肉,所以给了豆腐很高的地位,比起猪肉来还要正统。

    类似于后世我们现代人所说的,是和鸡,鱼,鸭,等高档食材料稍稍齐名的家中美食菜肴。

    所以,这里的豆腐可不是像世纪那样的价格,什么一块钱来三四块。不好意思,这里可是几文钱(几元钱人民币)一块的豆腐。

    而且,还分个三六九等,精品豆腐价格更上一层楼。

    因而,朱子龙这才有了叫嚣,搞活动时但凡购买三块香皂者,就额外送一块豆腐的说法。如果这豆腐价格贱如现代世纪那般,那朱子龙可没面子拿出来当礼品。

    李三娘这边对于朱子龙要她这里出豆腐的行为,没有一点反对意见。不谈二人的亲密关系,就光说今天朱子龙送了一吨多的精大米在她家里,这就相当于李三娘平时一年左右的收入了。

    赞助点豆腐又如何?

    何况这香皂的卖买,朱子龙也是说了事后要给她提点分成的,那就是自家的生意了。自然上心!

    少时,到其它街面上分发赠品的几个女娘回来了。

    其中小凤的脸上似乎还有泪痕,朱子龙连忙上前关心的询问:“可是摔倒了?还是眼里进了风沙?”

    小凤答:“这些都不是,是奴家手上的赠品,全让那条街道上的地痞混混们抢走了。他们甚至于还要奴家交保护费,说是每家经商皆是如此。”

    “欺有此理!”朱子龙当场怒形于色,混混收保护费都收到他头上来了?

    这t的还没开张呢,只是发个宣传单,就有混混收保护费。真等开张了,还得了?

    “平日里皆是如此,二郎少见多怪了。说起来,我等其实比起害怕高衙内这等人来,更讨厌和害怕这些混混帮闲们。只可惜些许治安小事,只要不死人,衙门里人手不够。就连开封府平时也很少来管,我等皆是苦不堪言!”边上的李三娘见此情况,上前叹息道。

    听到李三娘这么说,朱子龙眼睛闪了几闪,心想他们这么吊?只要不打死人,搞下刑事大案,这种混混们的行为,衙门亚根就不太管?

    难怪,《水浒传》里写的大宋满大街的好汉,随随便便就能撞见几个。如此管理方式,混混自然多不胜数。

    正思索中,朱子龙看见远处一熟人似乎走过。仔细一瞧,这不正好就是富安吗?

    连忙把他叫过来,询问这等事由是真是假,他知不知道。

    看着富安眼神中,神色闪避,朱子龙明白了。这种事,像高衙内手下的这些混混小头子们,又在官方里面挂个公务员名号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历来这种事,只有黑白两道都打点好了,才有可能长久的存在。

    想到这,朱子龙手持扇子,仿佛相公升堂一般的正色对富安说道:“别的街道我不管,这附近几条街,以后的保护费都交给本王的人来收了,记下了吗?”

    “是,是,是,小人知道了!”富安一头的冷汗珠直冒。

    要说这保护费,其实开封不少地方都是归高衙内来收的。否则,就凭借他这仅仅只是给高俅当义子的每月开销,没有外块的话。如何能过的如此逍遥自在?

    高俅是认了高衙内当儿子,但是老子还没死,儿子手上每个月的生活费,再多也多不到哪里去的。

    所以,这才有了高衙内借虎皮收保护费的,这么个暗中的差事。要不然,像富安这等大把的混混人士,是怎么到了高衙内手下听差的?

    而一般的衙门里,为什么又对街道上的混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然是因为这当中有了潜规则在内!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