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我明白了,果然是这样的”!

作品:《大宋主神王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香过楼栏,一院春光明,和风抱女睡。花黄鬓彩,襦绮软裙馨佩。凭阑眼阔,远近是,绿萝红媚。寻滋觅味,与这般景色,添做情醉……”

    窗户外面,入夏雷雨早停,云开日现,朝阳胜火。

    果然不出所料,朱子龙把大米的事向起床后的李三娘一解释,她只是一脸的娇羞,却没有多说什么。

    在李三娘看来,这明显是朱子龙对她一番情意的表现。要知道这年月一吨多的精大米,米价基准宋代市斤是克。宋代石合宋斤(沈括的梦溪笔谈卷三有,“凡石者以九十二斤半为法,乃汉秤三百四十一斤也”)。

    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现在的米价每石在-贯钱左右,也就是换算成现代的公斤制,这一吨多大米是-多石,并且是精大米,只有富贵人家才会吃的,价格还要加倍。

    那就是价值在一百到二百多贯钱左右!

    而贯铜钱约合现代世纪的一二百元人民币,等于是朱子龙过来半路帮忙,就在她家休息了一晚上。什么都没落着,反倒是送了几万块人民币的大礼包给她。

    而这算起来几乎是李三娘开个小店,一年的收入了。

    -

    磨坊内,因为明天小店又要开业了,加上今天家里也多了几十张口要吃饭。尽管那些女娘们,自己也会做饭的,但是这豆腐就自然只能李三娘自己做了。

    这会儿李三娘请的女佣工不在,她一个人抬物极其不方便。

    木桶本身很厚重,再加上满满一桶豆腐脑,怕要超过二百多斤。朱子龙于是怀着学做豆腐和吃美女豆腐的双重用意,义不容让的上前帮忙。

    二话不说接过扁担,一头担起一只大木桶,稳稳的单手挑了起来,快步如飞的挑到店门口。

    豆腐西施李三娘见了,在磨坊中惊愕的说不出话来,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这还是人么……老天爷,两只大木桶加一根粗杠子,怕有五百斤上下吧……都说王爷平时风流,手无缠鸡之力,看来世人皆是蒙骗我等!”

    眼看店门开了,那怕外面贴了今日休店的条子,也仍然有熟客进来询问,可有豆腐售卖。

    李三娘见此情况,一看反正豆腐似乎做多了,干脆一并照常出售吧。

    而朱子龙在边上,则是望着渐渐有了人气的街道,嘴里开始自言自语:“宋朝……已经有了城市的模样,也似乎有了市民阶层。瞧着人来人往的,不得不说真有几分现代中国三线城市的样子……”

    说大宋的首都,有了现代中国那边三线市级城市的模样,不是在贬低大宋,而是在称赞大宋。

    要知道这可是多年前的宋朝,能有这种类似的规模,放眼这个时代,绝对是!

    再回首,看了看店面摊前售豆腐的李三娘,一副女强人的样子。朱子龙又不经意的点了点头,论所有古代王朝之中,要说到男女平等,也唯有唐宋二朝仅也!

    究其原因,很简单!

    那就是因为在唐朝时,出现了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女皇帝——武则天,因为她的原因让唐朝的女性地位,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宋朝时女人的地位也不低,女性是否得到社会的尊重和认可,首先要看她们的政治地位。

    从北宋到南宋,有八位皇太后九次垂帘听政,这在历史上都是空前绝后的。

    其中有两位更是风华绝代,一个是有“宋代武则天”之称的,仁宗章献明肃皇后刘娥。她从一个卖唱孤女到母仪天下的皇后,直接上演了一个中国式灰姑娘的传奇。

    另一个是将铁腕宰相王安石拿下的,英宗宣仁圣烈皇后高滔滔,她执政多年,被后世称为“女中尧舜”。

    不仅如此,在同一个时代,还有契丹辽国承天皇太后萧绰、断腕太后述律平;西夏还有掌权多年的梁太后。

    可以说,唐宋两朝是女权觉醒到了一定程度,和现代中国男女平等最相似的社会王朝。

    就算不谈政治和上层的关系,只看民间也是如此。

    以大宋为例,文坛更不必说了,单李清照一人便是光芒四射。在这个轻武重文、才子辈出的时代,能够与苏轼、周邦彦、辛弃疾等一起被写入中国文学史,不是因为性别身份,而是那些传诵千古的诗篇。

    这就是才能得到了世人一致的认可,女人也可以达到男人高度的一种承认。

    其实不仅是李清照,宋代女性的文化素养普遍很高,像朱淑真、吴淑姬、张玉娘等才女词人还有很多。影响所及,连远在北方的契丹辽国也涌现出了萧观音、萧瑟瑟等女作家,让人惊叹不已。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波光潋滟柳条柔”的时代,这是一个“岸夹桃花锦浪生”的时代。

    繁华的宋朝都市催生了锦绣灿烂的文化,也让身处其间的女子们,多了一份知性优雅和从容自信。

    虽然程朱理学也已经诞生,并且渐渐开始流传,但这些宋代女子们依旧不甘被埋没、被束缚、被禁锢。她们多情、坚韧、努力,活得恣意张扬、有声有色,为这个时代增添了美丽动人的音韵华彩。

    -

    不过,很快。

    朱子龙的这份内心感概,就在一声大妈式的叫声中给惊醒。

    “哟,三娘。我刚听说你又嫁了,是这个汉子吗?”一个中年大妈顾客,站在李三娘的摊店前面,明显是熟人的模样,用眼睛看了一下朱子龙,然后大声的向李三娘调笑起来。

    李三娘顿时满脸通红,稍停,她泼辣的问:“哪个在胡说?你快快看清了,这是护送官府女娘们过来的差人!”

    谁知,那妇人听了李三娘的话,反而笑的更明显了。

    “哟,还是位差人呀,那感情好……三娘,我就说嘛。你长的这般花容月貌,即便一嫁再嫁,可也是守身如玉的人。最后也不能随便找一个啊,你要模样有模样,要产业有产业……果然,只少也得是一个差人,拿的出场面的才是。”

    好吧,这下误会更深了。不过也是,男女这种事,一但让人误会了,只会越解释越黑。

    “三娘,这位是?”朱子龙突然上前问道。

    他这一插话,豆腐西施李三娘更加羞得手足无措,她急着上前推朱子龙加屋内:“二郎,你还站这儿干什么,快回屋里去。这外面交给我就是了!”

    立时,李三娘眼下这副又推又搡,说话的语气说像是责骂,还不如说像撒娇的模样。

    让外面的一众熟客们,全都露出一付“我明白了,果然是这样的”的表情!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