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真正的高手?”

作品:《大宋主神王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九品知县官,那就是县太爷了,放在现代世纪的中国,那就是一县之长了。

    就算打个折扣,当不了这个。王都头混个从九品,那也只少相当于世纪的“县政法委书记”了。

    从一个城管兼职刑警式的大队长,一下子变成一县的二把手级别,这种跳跃式提升,不可谓不大。

    当然,吏员即使升任官员,已经是“特恩”,他很可能就在这个官位上,一直到老再也无法升迁一步。除非再次出现奇迹!

    但是,王都头并不在意,一步登天后,他就是官了,以后他的子女也能成为官宦子弟……

    从此他的子女以后,见了百姓也可以自称小衙内了。这是质的区别啊!

    当然,中国以前衙内并不是指官二代。“衙内”本是掌理禁衙的官职,唐代籓镇相沿以亲子弟管领这种职务,宋元时便称官家子弟为“衙内”,犹如称“王孙”“公子”一样。

    《武瓦闻见记》中记载:“近俗尚武,是以通呼公府为‘公牙’,府门为‘牙门’,字稍讹变转而为‘衙’也。”

    唐朝以后,“衙门”一词广为流行。到了北宋以后,人们就几乎只知道“衙门”而不知有“牙门”了。

    骑在回程的马上,王都头王泰安乐颠颠的,向书记官说道:“这下俺真该回家给祖宗上香了,祖宗保佑,祖宗保佑……书记,你且坐着,我这就跟小娘子们,还有进马车说道说道去。”

    州衙给的待遇如此优厚,几乎不存在讨价还价的余地。他相信,只要把这些事儿一说,必定所有人都会同意的。

    果然,那些学子带来的几个书童一听这消息,当场为自家公子高兴到手舞足蹈。

    古代读书就不容易,更不用说坚持考到殿试的了。现代人对科举考试制度都一知半解,以为考上了秀才,便可以考举人,考中了举人之后,就可以轻松的到京城考进士。其实这过程并不那么简单的!

    考生需通过县考、府考和院考之后,才能取得秀才资格。秀才考试,称为童试。童试通过之后,再参加府试;府试通过之后,才能参加院试。

    县试和府试分别由知县和知府主持,院试则必须由钦派的学政主持。童试每三年举行两次,大县录取三四十名,中县二三十名,小县十余名。

    古代科举考试顺序是绝对不能带入现代教育体系的,童试绝不是幼儿园升小学,童试屡考不过的读书人大有人在。也就是说,现代的大学生来考古代的童生,可能也十有八九通过不了!

    古代科举,一人得中,乃是举整个宗族之力才能办到的事情。

    而后世的世纪新中国,你要读北大清华,靠一个家庭和自己的努力,就可以支撑了。其中区别之大,一想可知。

    科举三年开科一次,在中国漫长的年的科举考试历史中,也就一共只产生出多名状元、近万名进士。举人也不过几百万人而已!

    细算起来,平均每年能考中的举人只有不过数千人。而整个大宋可是有一亿多人口的!

    所以,范进中举最后疯了的故事,一点也不好笑。而是透着一股杯凉之感!

    然而,中国现代的重点大学生,一年考中的人数有多少呢?

    根据年的数据统计,高校毕业生为万,年的时候是万人。考进重点大学的,只少也在几十万人左右波动。

    一个是平均一年只有数千人中举,一个是一年几十近百万人考上重点大学。

    可想而知,中国古代中举有t的多么困难。

    现在,这些书童们得到了通知,说他们的主子们,百分百可以在今年或者之后的考试中,中举得名。这其中的意义之大,足以让人为之疯狂。

    哪有人不愿意的,不愿意的才是傻子。只不过老实闭嘴,别以后乱说话就行了。

    这种交易,不答应天理不容。真要回去乱说话了,指不定官府就给小皮鞋穿了,也许以后一世都没可能中举了!

    消息通知到朱子龙和高衙内这里,他们也都纷纷表示同意。那些给拐来的女娘们,也是没有意见。

    倒是朱子龙好意的多问了一句:“这件事过后,被拐小娘子们的名声不免会受到影响。府衙门仅然体恤,也不可只偏向学子等等,总得多给她们一点钱,让她们今后出嫁的时候,不至于受到夫家小看……王都头,我觉得,你去和那书记官说一声,要他回告一声,让府衙定下一人二百贯左右,如何?”

    朱子龙的话一出嘴,那些小娘子们纷纷向他露出感激的表情。

    嗯,借花献佛而已,又不是花自己的钱,朱子龙这叫圣母婊行为。当然,出发点只少是好的!

    王都头苦着脸回道:“一人二百贯呀,加上暂住的开支,恐怕总数得近万贯上下,也不知道府衙会不会同意。”

    啪!

    高衙内在边上把扇子一收,喝道:“不是说城内富商也会捐款吗?府衙也出不了多少的,你只管去说……”

    王都头只得连连点头,然后下了马车远去。

    朱子龙借着话题由头来了个神展开,叹息道:“衙内,此次祸事当真是危险。若是平时多带几个高手在旁护卫,那就好了。”

    “二郎不必担心,我禁军之内高手如云,待我回去,挑选几个。以后常陪我等左右就是!”高衙内回道。

    “高手?哼,陆谦这等吗?”朱子龙冷哼一声道:“衙内不是我说你,像陆谦这等小人之辈,精于算计多过实学,武艺必定不佳。要是撞见高手,恐怕不顶用的紧。我看,还须精挑几个真正的高手才是!”

    “真正的高手?”此话显然把高衙内给难住了,他左思右想,也没想出来禁军中有多少真正的高手。

    平时里,他倒是认识几个教头,但是因为军营中极少进,却是没有见过真正的高手与一般的高手,差距在哪里!

    朱子龙一看火候差不多了,轻笑道:“衙内,我知一人,必为真正的高手中的高手。只是,恐衙内不肯罢手割爱呀!”

    “二郎多虑了,只要你要,那怕他是禁军总教头,我也必定安排他当你王府的护卫。你只管讲来!”高衙内让朱子龙这么一激,当场拍板。

    “好,衙内真汉子也,那本王就说了!”朱子龙脸色一紧,认真的说道:“林冲!”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