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大宋京城十大恶少之一!

作品:《大宋主神王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王府客厅中,此时站着一高一矮两名男子。

    那个矮一些的少年人长相俊秀,面容隐约间有几分和曹玉婷相似,朱子龙不用猜不用看迷之感知术的提示,都能知道,他必定就是曹玉婷的堂弟,曹草。

    而那名高一点的华丽男子,朱子龙只瞧了一眼,还没来得及回想一下记忆,光看那迷之感知术的提醒,整个人都感觉不太好了。

    他的眉头狠狠的抽了一下,心想竞然是他?

    此时此刻,朱子龙亚根就没有仔细看这人的长相,因为感觉太辣眼睛。反正这会也记起来了!

    只见那人儿的头顶上,天空飘来一行字。那都不是事儿!

    (高大尚衙内,高俅义子,本是叔伯弟兄。)

    (仗势欺人是他的本性,为非作歹是他的个人爱好,恃强凌弱是他的天性。京师众人怕他权势,谁敢与他争口?人称“花花太岁。”是也!)

    (对你的忠诚度为:点。不要误会,他并非对你忠贞不一的人,只因你是皇帝的儿子,而且你欠了他许多钱,同为人渣的你,欠钱的是大爷,所以他对你有些许忠诚可言,希望你死的别太快。)

    (对你的好感度为:-点内随机波动!)

    (不用怀疑本感知术出现错误,因为高衙内的性格就是如此的扯淡。你请他喝花酒,吹捧他几下,一起欺男霸女几次,他对你的好感立刻就会爆棚。反之,他立刻就对你炸毛!)

    看着这些感知提醒,朱子龙直接愣比了下。

    倒是曹草见朱子龙进来了,立刻一脸笑容的紧走几步,抓住赵柽(朱子龙)的手臂笑问道:“二郎哥,你的身体最近可是大好了?你大婚这段时间我们也不好立刻上门,多日不见,可想死我们了!”

    朱子龙表情木然的回答:“好,好,好……让各位兄弟记挂了。来日,我请酒上花楼!”

    “哈,这倒是,二郎不在,我们去勾拦院里玩耍,也都感觉没力气。总是三缺一啊!”对面的高衙内,笑哈哈的接口道,只是表情怎么看怎么让人感觉咯应。

    三人聊了些闲话后,朱子龙总感觉曹草似乎有什么话,想单独和自己说。但是因为高衙内在这,最终没有开口。直到朱子龙在交谈中提到了,自己做的香皂,并且送给他们几块时。

    曹草接过东西时,朱子龙和他的手一撞,明显感觉在香皂的下面,他递了一个纸条过来。下意识的,朱子龙不动声色的没有声张,接过纸条收进了手里隐匿好。

    那高衙内果真并不精明,接过香皂只是好奇的问了几下怎么用,听说效果和澡豆类似后。只当这是贵族王公子弟,特制的澡豆替代物,也没多想。

    他收好香皂好,忽然开口道:“二郎,名士王诜在一个月后要举行一场诗文集会,就在原驸马府的的西园中,到时开封城中的贵族子弟与诗文名流全都会参加,你去不去?”

    “王诜?就是那个名将王全赋的后人,诗词歌赋无一不精,书法也颇有名家风范,画术更是一绝。而且当年还与宝安长公主喜结连理的大驸马?他又回京了?”朱子龙眉头一挑,反问道。

    “没错,就是同为我高家的旧恩上,苏大名士的同窗好友!”高衙内笑答。

    朱子龙扫了眼高衙内的笑容,心想,你们高家人也算就这点还算讲义气,那就是恩怨分明。

    比如说,高衙内的义父高俅这个人就有一个鲜明的人格好处,就是对有恩于他的故人不忘报答。之前有刘仲武在边关对他的提携,之后他与刘仲武家一直保持密切关系。

    刘仲武在政和五年(&bsp;年)打了败仗,但他的仕途却没有受到影响,因为有高俅在朝中替他说了好话。

    刘仲武死后,高俅又极力向徽宗推荐其子刘锜担任大将。这可以算的上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了!

    另外,当年蔡京等残酷迫害苏轼及其家属,同为一殿权臣的高俅对苏轼一家并未落井下石。而是伸出了援手,史载,他“不忘苏氏,每其子弟入都,则给养恤甚勤”,颇为时人赞许。

    这高衙内混混习性确实是有,但是却也传承了高俅这种在道上混的人,要讲义气的处事方针。

    不过,拿皇家长公主的杯具婚姻,在自己这个皇子面前如此说道,高衙内却一点不担心。

    可以想象的到,当年这个赵柽行事作风是得有多么的人渣,否则,别人也不可能在朱子龙面前说这事。

    如此一想,朱子龙就更郁闷了。因为,自己这个王爷,原来以前是个人渣中的战斗机!

    最后一点好心情,立刻烟消云散。

    朱子龙立时说道:“亏的官家不记前嫌,这王诜年事渐高,却还如此折腾,想来也是无趣。我新婚尔,就不去了!”

    听到朱子龙提起新婚为由,边上的曹草低声笑道:“二郎,当初你向我家三姐儿求亲时我就劝过你,我们曹家的姐妹娶谁都行,但就是不能娶三姐儿。可你偏偏不听,一心给三姐儿的美艳迷住了,现在吃到苦头了吧?我看,你日后难得逍遥起来了!”

    “呃,食色性,汉儿郎也……嘻嘻,我等知晓,二郎还能日日起得了床,就了不得了!”高衙内嬉笑起来。

    朱子龙只是白眼直冒,却不作答。

    -

    三人继续闲聊了几句,朱子龙正准备打发他们二人走人。一时漏嘴,说出了自己今天的打算,说想要去寻点鲜花园采集花油。

    啪!

    高衙内手中的折扇一收,高声说道:“此事有何难!城外三十里,有一处妙花庵,仍是有朝庭正式通蝶的道庵。周边数十里内尽是花田,平日里常有赏花者过去游玩……以我等身份,采些花草回来,全无困难!”

    好吧,人家最多赏花,不能乱采。算是采也要付钱的,到高衙内和朱子龙这,那就是路边的野花,它不采白不采,而且绝不花钱的那种。

    脸皮何尔在也?

    不过,目前朱子龙和曹家的交易还没有正式签约,手里没钱,一分钱都能难倒英雄汉呢,何况是人渣?

    能省钱就好,反正自己这个王爷以前的名声也丑大街了,有高衙内带头,那就跟着混了。

    大宋京城十大恶少之一,反正也不是白叫的!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