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足以让人疯狂的利润!

作品:《大宋主神王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http://www.16wx.com 更新最快!

    曹玉婷拿起桌面上的几块油黄色的东西,向朱子龙问道:“这是块蜡烛,还是?”

    朱子龙的脸色一红,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因为动作快,又怕别人看到细节太清楚,外加配方出了点小意外。尽管大问题没有,但除香皂外的其它产品,全都算不上多美观。

    就比如说蜡烛做的,就有点抽象画式的,也难为曹玉婷还能看出来这是蜡烛。

    “时间匆忙,呵呵,就是做出个样子。要美观也是可以用上模子可以搞定的!”朱子龙解释道。

    曹玉婷点点头,然后看着朱子龙将那一坨,没错,就是一坨蜡烛点燃。很快,众人就看出来了这玩意与平常所用蜡烛的与众不同之处。

    不但蜡烟极少,而且火花明亮,稳定无怪味。

    曹玉婷逐渐地收起了轻视蜡烛之心。良久后试探地问道:“这是油蜡?而且,真是刚才那猪油做的?”

    朱子龙重重的点头!

    宋代夜禁制度松弛,城市中出现了繁华的夜市,市民的夜生活很是丰富,酒楼茶坊夜夜笙歌、觥筹交错。瓦舍勾栏每晚都上演精彩节目,令人流连忘返;店铺与街边摊营业至深夜,乃至通宵达旦;街市上热闹不减白昼!

    仅然这夜生活如此丰富多彩,自然这照明之物,绝不可少。

    《东京梦华录》写道,“凡京师酒店,……向晩灯烛荧煌,上下相照”!

    宋朝时,尽管普通百姓家大多用的都是油灯,但是但凡家里有点钱的人,都会使用蜡烛。

    古人很早就掌握了从蜂巢中提取蜂蜡的方法:“蜡,乃蜜脾底也。取蜜后炼过,滤入水中,候凝取之,色黄者俗名‘黄蜡’。”

    只是因为蜂蜡熔点低,易软化变形,难以制成细长的管状烛。加上成本太高,所以没有人人普及!

    宋神宗年间,朝廷给予官员的奠仪包括,“秉烛每条四百文,常料烛每条一百五十文”。

    所以,宋代每根土著蜡烛的价格为至文不等(约合人民币一百多元到几百元,确实是坑爹了),相当于一名,宋朝城市下层平民两三天的收入。

    和现代蜡烛一元钱一根相比,这真是天壤之别。

    -

    此时此刻,厨房里的蜡烛之火,稳定而明亮。

    众人越看越是欣喜,而曹玉婷瞧了瞧朱子龙刚才造货的那口油锅,再看看蜡烛,又看看边上的香皂。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呼吸一阵加粗,加紧。

    声音有些轻轻发抖的问道:“王爷,这肥皂和油蜡当真都是同一锅猪肉油制成的?并不用其它成本?”

    尽管刚才众人都在现场观看,但真到了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曹玉婷还是有些激动的难以置信,这就跟现代人去超市里,看到牛肉从五十元一斤,变成五元钱一斤。

    明明是明码标价,但是还是感觉无法相信,所以一定要找营业员再确认一次一样。

    现在不止曹玉婷,其它人心中也是如此想法,如此心态。

    “当真,你们不是都看见了吗?”朱子龙双手一摊开,回答道。

    “也就是说,二十多斤猪肉油,可以出二十多块香皂,外加十几根无烟猪油蜡烛?”

    “没错!”

    刺!!!

    当听到朱子龙肯定,以及确定的再三答复。现场包括曹玉婷在内,环儿和管家金山胖等人,全都是在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尼麻,是要发大财的节奏啊!

    要知道,这香皂取代澡豆绝对不成问题,每块售价几百文那在大宋都不是个事儿。要是再额外添加一点香料,包装一下,分个档次,估计其中部分卖相极佳的,售价千文,甚至于千文以上给那些有钱大户人家,绝不是个问题。

    而那猪油蜡烛,同样也是最少可以定价文轻松的物品。如果想打开市场,定个文也是可以的。反正也是附赠同一锅猪油产出的,基本上等同于无本生意。

    二十几斤猪肉油才多少钱?

    一斤猪肉不过几十文钱,(过去两斤)就算因为要榨油,所以要用到不少猪肉。算成每斤猪油近百文,也就顶了天了!

    二十几斤猪肉的成本是文左右,加上其它的杂七杂八,成本也就多文。

    可现在能出二十多块香皂,外加十几根无烟猪油蜡烛,售出的总价。按照市价算,约为一万多文,接近文左右。

    这可是实打实的近十倍左右的利润啊!

    寻常商家做生意,有一倍的利润,他都不敢想,半夜里都能笑醒。这十倍左右的利润,足以让人疯狂好不好?

    想到这,曹玉婷激动的站起来对环儿吩咐道:“快去把曹家的老管家老福找来,就说咱们郡王府要办一个香皂作坊,哦不,再加多一座蜡烛作坊。和曹家的店铺合作!”

    谁知,就在这时。

    朱子龙一摆手,拉住曹玉婷的纤纤玉手,轻声说道:“婷儿别急,您再看看,这两坛酒如何?”

    说完这句话,朱子龙就当着大家的面,把那边的一瓶子初级甘油,倒进了桌上的两坛果酒之中。搅拌了几下后,倒进几个碗中,摆在了几人面前。

    曹玉婷等几人狐疑的看了看,拿起碗看了一眼。立时眼睛就亮了!

    原本应该是浑浊不清的果酒,此时清撤鲜亮。在碗中就好似一块荡着波纹的琥珀!

    “这果酒居然不浑?”几人对视了一眼,想法皆是一致。

    宋朝果酒历史悠久,就跟后时的水酒和米酒差不多的意思。做法简单,当地产什么水果时鲜,就用什么做酒。

    比如说,两湖盛产柑橘,就酿桔子酒为多数。江南之地产荔枝,就做荔枝酒为多,其它次之。

    果酒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不管如何过滤,都是杂质众多。因而,多有一丝苦涩之味,长伴其中!

    王府管家金山胖是一个老酒客,当下第一个将手中清澈的果酒一饮而尽。随即,下一秒,双目猛然又是一亮。

    刚放下空碗,就迫不争待的冲朱子龙问道:“王爷,这酒怎的一丝苦味也没有?”

    朱子龙却是笑而不立答,反道是问道:“这酒和市面上的一比,又之如何?”

    管家金山胖锁眉想了想,评价道:“不苦不涩,酸甜可口。当为果酒中的极品!”

    边上的曹玉婷和环儿,闻之评价也是立刻端起碗来小尝了一口。当场表情也是一副极为惊讶的模样!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